新华网 > > 正文

火车上,那杯热开水的背后——一位列车上水工的春运生活

2017年01月21日 16:52:44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南昌1月21日电(记者郭强)春节回家的火车上,旅客们灌满一瓶热腾腾的开水,沏上一杯热茶,缓解旅途的烦闷。但火车上源源不断的开水究竟来自哪里?

  日前,记者深入春运一线,揭开列车上热开水背后的故事。

  20日晚上7时51分,江西鹰潭站,从九江开往苏州的K1369次列车刚刚停稳,候在股道上的罗水金迅速捡起皮管,对准2号车厢上的水口,熟练地拧开水阀,为车厢上水。注满一个水箱后,他又疾步跑向3号车厢,重复同样的动作。

  这是他当天第21次为列车上水。位于沪昆、皖赣、鹰厦3条铁路干线交汇处的鹰潭站,是连接赣闽浙皖4省的枢纽,也是南昌铁路局管内上水作业量最大的中间站。

  今年58岁的罗水金是鹰潭站客运车间56名上水工中的一个。参加工作41年来,他先后在列车上生过炉子,在装卸队扛过大包,在货场里开过叉车。4年前,他才转到上水工的岗位。

  上水工是铁路运输幕后最苦的差事之一。夏天,铁轨上温度之高,如蒸桑拿;冬天,寒风瑟瑟,冷如刀割。冒着严寒酷暑,上水工既要查看水管和溢水口,又要留心邻股道上通过的列车,还要防着头顶的高压线。

  2013年,因生产结构调整,车站考虑将年纪比较大的罗水金调到相对舒适的服务岗位,他却主动请缨,干起了上水工。“我年纪大了,直接面对旅客的服务工作,没年轻人做得好,但我有力气,上水的活没问题!”他说。

  成为上水工以来,罗水金负责的车厢没有发生过漏加现象。

  今年春运,从鹰潭站途经和始发的列车有213趟,其中需要上水作业的有174趟,比平日多了近五成。罗水金说,春运期间,他和同事每人需负责5个水井,单趟跑下来是100米,一个班下来,光跑步走路就是20公里。

  “冬天,冷不怕,就怕出汗。”罗水金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告诉记者,这样的天气,汗水湿透衣背,非常难受。

  晚上11时多,股道上难得没有列车,忙了大半天的罗水金才得空歇一会儿。他爬上站台,一路小跑到休息室,脱下外套,端起茶缸,猛灌了几口热茶,让冻得发抖的身子稍暖和了一点。“春运比较忙,只能见缝插针地休息。到了后半夜,车更多,更没法休息。”

  21日7时多,给最后一趟列车上完水,罗水金结束了这一晚的工作。揉了揉充满血丝的眼睛,他说,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继续!

【纠错】 [责任编辑: 唐斓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0358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