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煤矿去产能 经理喜忧事

2017年01月26日 14:39:38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呼和浩特1月26日电(记者任会斌、刘磊)李红计是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一座大型煤矿的副总经理。春节来临,煤矿按照国家规定停产放假,可是他的手机总闲不下来。

  “不好意思啊,我们的煤都订出去了,您问问别的矿吧……”客户不断来电,李红计表达着歉意,把这几句话说了一遍又一遍。

  “去产能政策实施后,市场逆转得这么快,真是没想到。去年下半年的煤价涨幅,更是超出我们的预料。”经历过前几年煤炭行情的大落大起之后,李红计非常感慨。

  从2012年下半年起,国内煤价受经济下行、产能过剩等因素影响持续下跌,到2016年一季度才触底。以鄂尔多斯市出产的5000大卡发热量的电煤为例,坑口价最高时每吨340多元,最低曾跌至101元,跌幅达70%。

  “大跌之前,煤炭市场已经红火了10年。”李红计回忆说,“那会儿煤矿的日子好,有些矿门前的卡车,能排出一两里地去。客户为了买煤,托关系,套近乎,谈妥了合同还得提前付全款。一个月两三万吨的订单,我们这样的大矿都看不上。”

  “一掉价,成了我们求人家了,销售员天天在外边跑,赶场子投标。一个月几千吨的单子也稀罕了,大矿小矿一起抢,争到后,我都能高兴地蹦起来。”

  行情持续低迷,让众多煤矿陷入亏损的境地,许多亏不起的煤矿只得减产、停产。全国最大的产煤县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共有煤矿135座,除去少量在建矿、技改矿,2015年12月只有60座煤矿生产,生产率仅为45%。

  “拿我们矿来说,5100大卡的洗精煤,行情最差时每卖1吨亏近40元钱,市场还看不到底!”说起2015年底到2016年初的那段苦日子,李红计表示当时压力很大,“2015年亏了近3亿元,去年上半年又亏了近1亿元。虽然我们是年产能上千万吨的大矿,但是成本潜力基本挖尽了,如果再跌一年半载的,肯定也撑不住。”

  关停小煤矿、按276个工作日减量化生产、清理整顿违规建设煤矿……随着一系列去产能政策的实施,从去年2月下旬起,煤炭市场开始企稳,随后逐步回升,下半年更是出现了疯涨行情。

  发热量5000大卡的电煤,去年5月底鄂尔多斯市的坑口价升至每吨130元左右,比低谷时上涨近30元。去年下半年,随着去产能政策执行力度加大,煤价涨幅不断扩大,到11月底已经涨至每吨300元左右,短短6个月内翻了一番还多,与2012年的历史高点已经相距不远。

  “真是松了口气。”与2015年11月底接受采访时满脸愁容不同,如今李红计是春风满面。去年虽然执行减量化生产政策,但是他所在的煤矿经营效益却比2015年大幅提高,不光填平了上半年近1亿元的亏损,全年算下来,还净盈利1亿多元。

  “实行去产能政策后,行业发展秩序得到规范。煤矿产量压缩,效益却大幅改善,还延长了资源服务年限,职工的休息日也多了,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去年12月底以来,随着去产能政策的优化,国内煤炭市场价格上涨过快、供应紧张的局面已经得到缓解,煤价经过小幅回调后,近期已经趋稳。但是去年冬季出现的煤价疯长、供求紧张局面,却让不少煤矿从业者忧虑。

  “4年的跌幅,涨了大半年就几乎填上了,特别是去年下半年的涨幅,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如果不是国家及时调整政策释放产能,估计会冲得更高。”李红计说,去年入冬后,煤价几天一变,客户蜂拥而至的景象重新出现,许多人重新搞起了围追堵截、托熟人的老套路,但是仍然买不到煤。

  “跌得过猛,涨得太快,对供求双方的冲击都太大,不利于产业健康发展。比如,煤价大涨后,一些煤矿与用煤企业开展联营的意愿降低,不利于煤炭产业的格局优化。去年11月和12月煤价疯涨、供应紧张时,有的煤矿忍不住诱惑,违法违规生产,导致了多起重特大事故。”

  “以行政规定的方式调控市场,见效快,但是也存在一刀切的现象,对市场的变化反应滞后,容易造成供求失衡,导致价格大起大落。”李红计说,2017年,希望政府在落实好去产能政策的同时,能进一步增强政策的灵活性,发挥好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把煤炭行业引入健康发展之路。

点击查看专题
点击查看专题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新华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81120386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