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文创空间让城市更有韵味

2017年01月14日 08:45:41 来源: 大河报

  一个城市需要精神栖息之地,比如书店、剧场和艺术空间,没有它们,城市就是死的,就是沙漠。随着城市体量的增大,呼吸吐纳变得更加厚实,这些存在也悄然发芽、生根、蔓延,越来越多。

  在河南,曾经因为缺乏当代艺术园区,一批当代艺术家远走他乡。而今,随着城市经济实力的不断提升和市民精神消费需求的勃兴,一大批艺术空间、艺术聚落、文创园区已经在郑州、洛阳、登封等地旺盛生长,文艺青年们再不会吐槽周末没有文艺范儿的去处,而热衷于在朋友圈转发一个又一个版本的“文艺地图”。这些空间不仅汇聚了一大批艺术家,也极大地改变了一座座城市的精神风貌,因为,它们不只是精神栖息之地,也在酝酿着新的想法和文化、经济创意。

  壹

  国际范的莫空间为何落户河南

  1月7日,为迎接莫空间三岁生日而筹划的“莫三年”,在新密城郊的莫空间开幕。这既是一场展览,也是莫空间的三年总结与回顾。

  三年间,莫空间在这个略显偏僻的所在悄然生长,曾被叫做“郑州最孤独的艺术空间”,但在河南乃至国内艺术圈,这个独一无二的艺术空间连同它的创办人已成为一个传奇。

  自2014年5月至今,莫空间以莫妮卡·德玛黛(Monica·Dematt )为艺术总监,姜楷洛(GianCarloCalza)为学术主持,策划了13个不同类型与媒介的展览,8位不同国籍的艺术家在此驻留创作,并进行了多场包括国际性的学术讲座和与教育机构的合作。

  意大利策展人莫妮卡是这个空间的精神名片,1988年,她参加了著名的“黄山会议”,之后为中国当代艺术做了很多推动工作,被评为影响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6名外国策展人之一,不少目前国内一线艺术家都受过她的帮助。姜楷洛则是莫妮卡大学时代的博士生导师,意大利亚洲艺术和美学权威。

  为何莫妮卡会将唯一一个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艺术空间放在河南,放在新密?几乎每位来莫空间的人都会问这个问题。莫空间的两位中国创办人邢培俊、慎伟峰就是新密人,在他们看来,这是一种神奇的缘分。邢培俊受访时说,莫妮卡在河南关注很多艺术家,每年都来河南住一段时间,和朋友们一起徒步、交流、看作品,“她热爱河南,莫空间的出现是个必然”。莫妮卡接受大河报记者采访时也曾说,莫空间能够存在并实现很多想法,也源于河南人的热情,“我喜欢河南人,我喜欢河南人的做事方式,我觉得做艺术首先要有好的人品,我喜欢和人品好的人一起做事”。

  而对河南当代艺术很有裨益的不只是有了这么一个莫空间,还因为莫空间的行事法则。它像一个画廊,却没有浓郁的商业气;它是一个展馆,但并非所有艺术品想进就能进;它不迎合大众,在这里也许看不到名家,但那些艺术家的未来却不可限量。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河南有个莫空间,不少外地的艺术家抑或普通文艺青年来郑州都会往新密走一趟。而莫空间依然保持着独特的个性,在展览水平、视野、国际性和学术性上被圈内公认为是国内的佼佼者。

  

  越来越多艺术空间悄然成长

  莫空间只是近年河南艺术空间崛起的一个缩影。曾经一提艺术区,人们总说北京“798”、上海“莫干山”、广州“红专厂”,在河南,这些年艺术家和文艺青年扎堆的“根据地”也越来越多。

  2006年,旅美艺术家黄国瑞回到郑州西北郊的石佛村,在自家房上搭起了红屋顶工作室,竟引领风潮,最多时有两百位艺术家落户石佛,激情四射的红屋顶覆盖了大半个村庄,艺术家们成立的石佛艺术公社也引发了媒体和社会的关注。随后,老石佛村面临拆迁,石佛艺术公社迁至村南,开始建设一片全新的艺术区。2015年底,一场“石佛·石佛当代艺术展”展览重新宣告了石佛在河南当代艺术领域的存在,石佛艺术公社也正向告别草根、不再和村民相邻为伴的2.0时代迈进。

  二砂,则是省会郑州的另一个文艺标志。宁静的老厂房,整齐的法桐树,一栋栋德式建筑静静矗立在高大的高炉之下,1964年建成投产的“中国第二砂轮厂”沉寂多年,近年却成了著名的文创聚集地,最受文青关注的地方。自2013年底起,一批咖啡店、摄影工作室、展览馆等相继进入二砂,试图创造“更接近艺术的新生活”。2016年4月,二砂旧址进入河南省第七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录,而根据郑州市的规划,这片近现代优秀史迹建筑将被打造为文化创意产业园区,以保护这份永不磨灭的工业记忆。

  在洛阳,八里唐文创小镇同样是由旧厂区改造而成,不仅留住了工业基地的昔日景象,也将艺术和文化旅游融入其中,音乐节、儿童艺术嘉年华、画展、文创体验等让古旧的厂房又有了生气。在登封梨面沟、古荥镇纪公庙村和南阳黄台岗镇岳庄,一批艺术家走出了城市,走进古村落,在青砖瓦房、土墙窑洞中创作、生活,艺术家的妙手也让村落面貌一新,并吸引着一拨又一拨的外来访客。

  此外,从各级美术馆和各个高校的展览馆,再到城市里自发生长的良库工舍、彩虹盒子、With空间等大大小小的展览馆和独立书店,热爱文艺的年轻人、创业者和诸多本土成长或者从北上广乃至国外“回流”的艺术家,也在用文字、画笔、镜头、雕塑记录着城乡发展进程,共同参与着中原艺术气息的一场改变。

  

  本土艺术家活跃起来了

  文创空间多了,为这些空间注入活水的本土艺术家、策展人也活跃起来。郑州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高云就是近年来开始在郑州独立策展的一位,原本教授平面设计的她2014年被公派到英国做艺术管理访问学者,成为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的荣誉研究员,并选择策展领域深造。2015年回国后,她开始实践策展,目前已经在With空间策划了4个展览,每个展览类型都不一样,从团结了郑州几乎所有插画师、设计师的以吃为主题的展览《郑在吃》,到本土插画师潘类类的个展《100PS》,再到2016年底刚刚结束的留英艺术家Yor-da·唯以影像和大型装置为主的《失真》,用她的话说,一步步靠近当代艺术。“一个展览最后呈现出来的样子,我总是第一个观众。我很享受做策展人,我最享受的过程就是跟艺术家沟通。”高云说。

  另一位本土策展人阮琦告诉记者,在河南,只要有好的策划和内容,就能找到合适的地方做展示,一样可以拥有关注度,有很多优秀艺术家也逐渐被更多本地的观众所了解。2016年12月24日,阮琦策划的禹露个展《状态》在郑州种子画廊开幕,尽管作品偏抽象,仍然在艺术圈引起关注。

  禹露是生在河南、学在重庆、工作在京的90后画家,两天后,她的三幅作品又出现在郑州举行的第七届新星星艺术节开幕展览上,这是这个全国性的青年艺术家海选展览平台首次来到郑州,同时带来的还有这个艺术节的首届圆桌论坛,来自全国的10多位青年策展人、

【纠错】 [责任编辑: 闫丹丹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0915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446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