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工业盐勾兑色素造酱油 废料回收做出“十三香”
2017-01-16 07:59:30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造假者的熟人圈子

  独流镇是我国北方著名的醋乡,位于天津市区西南30公里。为千年古镇,因南运河、子牙河、大清河在此汇成一条河流而得名。镇上为标准的北方建筑格式,胡同交错,一家一个小院,红砖砌成的高高的围墙,模样相似,从外面看不到里面情况。

  在这些高墙院落的民宅中,一间稀疏平常的院子就可能是一处调料造假窝点。当地知情人士介绍,独流当地调料造假人员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互通的圈子,一家警觉,其他所有的造假人员都能得到风声。

  “外人就算是想要买货,这些造假者也不一定会卖给你。特别是一些做得规模大的,他们已经有自己全国稳定的客户群,陌生人需要熟人之间相互介绍,才会卖货给你。”这名知情人士说。

  独流镇的假调料生意在市场上早已名声在外。河北沧州一家调料商介绍,独流镇假货齐全,销量大,可以从当地一个制假经销商这里把所有品牌假调料采购齐全。

  做得大的假调料商,在当地也颇有关系,手下几十号人为他们服务,加工、送货、采购,一条产业链分工明细,窝点分散,每天各品牌总和出货量都在几千件,三辆货车为其送货,分散到天津各个物流发往全国各地。

  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新京报记者调查掌握的造假点至少10家,均在独流镇。而据当地行业内多个人士称,整个独流镇的造假窝点至少有四五十家。

  上述知情人士说:“在独流,全国所有的知名调味料都可以做得出来,包括酱油、醋、味精等等。”造假售假人员在卖货到全国各地,与经销商联系时,并不采用真实姓名,有些人可能一直在做生意,但是相互之间并不知道姓名。

  经当地知情人士介绍,新京报记者以“调料商户”的身份联系到了独流当地7名造假者,对方均表示,有货(假调料)可以出,包装和质量放心,可以先发样品给记者看看再做决定。

  一名自称姓刘的造假人员说,自己这里“大众货”都有,例如“太太乐鸡精”系列,“海天酱油”系列,“雀巢美极鲜”,“家乐辣鲜露”和“家乐鸡汁”等。如果遇到没有的调料,就会从朋友那里调货,“好多朋友都是做这一行的,每个人都做几样不同的调料,相互之间可以串货。”

  另一名主要做醋、酱油、“家乐系列”、“太太乐系列”的造假者颇为谨慎,反复询问核对记者的身份。

  当地知情人介绍,此人有多个窝点,其中一处位于独流西南友好街一处胡同,在独流当地人称“二姐”,销量每天在上千件。

  “二姐”自称姓王,独流本地人,已做此行业多年,每天一个点可以生产几百件货品。她向记者发来的“报价单”显示,共有22种调味料,涵盖酱油、醋、火锅料、酱料、鸡精、蚝油等,假冒对象包括美好、财神、旧庄、安琪、东古、海天、老干妈、水塔、白顶、黄飞鸿、味达美、家乐等知名调料品牌。

  据她介绍,报价单上有的价格是一白皮纸箱的价格,例如家乐辣鲜露一白皮纸箱为8箱装,就是20元每箱,每箱6瓶,每瓶约3.33元。有的报价是调味品本身每箱的价格,例如假冒“太太乐鸡精”系列1千克装的是55元每箱,每袋价格5.5元。

  在多名造假者发来的假调料中,记者看到,这些假货的外包装箱,品牌标签,与真品看不出丝毫差别,甚至连二维码都可以扫出。例如,“二姐”卖出的假调料,“家乐辣鲜露”和“太太乐鸡精”1千克装,品牌标签与真品对比,字体颜色大小均相同。假冒“家乐辣鲜露”扫出的二维码结果显示,京东商家价格为每瓶20.5元。假冒“太太乐鸡精”1千克装扫码结果显示,1号店价格为每袋29.9元。

  王守义十三香打假负责人表示,根据以往打假查处的情况估计,独流镇每天生产的假调料产值大概在50万元。以此推算,该地假调料的年产值超过亿元。

  造假窝点分散,大老板开保时捷

  前述独流当地知情人表示,独流镇大规模的制假窝点被四五家垄断,这些窝点雇用当地人,分散在镇内多个地方隐蔽加工。当地做得大的窝点,一天出货量差不多五六车,都是用福田货车运送。假货老板以刘某、邢某某等人最为知名,两人年龄均为四五十岁,平常开着保时捷和奥迪轿车,但很少在窝点出现。

  当地知情人士介绍,一个大老板的窝点会分布到独流的各个地点,到了晚上或者下午,这些小作坊货物汇集到这一个地方。比如一个点做酱油,一个点做别的,采用这样的模式把风险分散。

  上述造假者“二姐”说,自己有造醋的窝点,还有一些生产报价单上其他调味品的多个窝点。每个地点生产不同的产品,“都是要分散开来的,不能放在一个院子生产,不然查到不就一锅端了嘛。”

  知情人士介绍,当地制造假调料盛行,刚开始时,造假人员之间竞争比较大还会有相互举报的,让厂家来打假。但随着这么多年厂家及相关部门的查处,造假人员之间开始抱团,相互通气串货。但是对于他人的制假窝点,相互之间都是不知道的。

  去年12月中旬,记者来到上述被查处的酱油造假窝点探访,这是一个院墙贴有白色瓷砖的院子,墙角处安装有监控摄像头。中午1时,该院门前停放着一辆灰色面包车,一名中年男性正在搬一箱箱没有任何标志的白皮纸箱上车。见有车辆路过,该男子便会停下警惕地看着路过车辆。记者驾车路过后,在前方100米转弯处再次掉头路过时,两分钟后,便有一辆此前停靠在门前的白色河北牌照轿车跟随着记者车辆,一直跟踪20公里才折返。

  同样,在独流镇西南友好街附近胡同及西北主街附近胡同内,两处在胡同深处的院子,也安装着监控摄像头。

  每天下午四点之后,上述三个地点便开始有进出的面包车进行拉送货物。1月7日下午5点30分许,在独流镇主街独静路与静霸线交会处西北方向胡同内,昏暗的路灯下,胡同内的院墙上安装着两个监控摄像头,周围停放着多辆面包车,一辆蓝色小货车在胡同深处正一箱一箱地装运着货物。

  连续多日,记者蹲守发现,该货车每天均在此上货,随后送往物流公司。

  独流当地一名知情人士称,上述地点均系调味品造假窝点,他曾为其送过货物。这些窝点内生产有各种酱油、鸡精等,工人都是亲戚朋友,不会对外招工。“家家户户都长得一样,如果不了解情况,没有线索是根本找不到的。”

  他说,这些造假者警惕性很强,造假作坊都设在民宅里,屋外都安装有监控。而且今天在这里,明天到那里,具有隐蔽性。白天在窝点内生产,等到下午4点左右,就可以将生产好的货物运走。

  据之前媒体报道,这些造假者为逃避监管,往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选择在下午或晚上生产,生产完马上运走,现场一般不储存大量造假成品或材料,这给执法人员现场检查带来了难度。曾经有一次,质监部门接到举报,一印刷厂正在生产假冒各种品牌的外包装箱,执法人员赶到现场后,整个工厂空无一人。原来,造假者在院门口安装了摄像头,一有情况便逃离。

  当地形成相关产业一条龙

  大量造假窝点长期存在,在当地延伸出完备的上下游产业链。在独流当地生产的假调料,使用的包装纸箱和标签均可买到,而生产瓶装类的调料,还有专门的人回收旧调料瓶,利用火碱刷洗干净再卖给造假者。

  1月7日上午,记者根据知情人士指引进入独流静霸线与京福公路路口东北角一处大院,院内最里面左手边堆放着大量瓶子,有“海天”、“加加”、“东古”等字样的酱油瓶。进入到里屋,有两个水泥砌成的约4平米的大水池,两名中年妇女正围着围裙,戴着手套刷瓶子,水池内堆放着大半水池的瓶子,屋内也杂乱地摆满了各种瓶子。见有陌生人进屋,两名女子颇为警觉。随后,一自称老板的男子进入询问记者,记者称是来购买调料瓶,这名男子称,并没有调料瓶,也不卖。

  当地知情人士介绍,此处是一个专门为造假者提供瓶子的地方,他们将回收来的调料瓶利用火碱洗刷完,再将其卖给各个造假点。

  此外,独流镇南边王家营村有一处未挂牌的纸箱厂,当地知情人士介绍,该处是一个为造假窝点生产各种外包装纸箱的地点。该厂的张姓老板称,自己这里可以做各种调味品的外包装箱,例如“辣鲜露”的1.8元一个,“美极鲜”的是2.5元一个。其他的可以根据需要,利用模板来印刷。

  “年前这段时间生意好,但是原材料紧缺,每天基本生产几百个,都供应在独流本地,还不够,一点存货都没有。”他说,自己打算转行了,整天干这行,利润不高,还提心吊胆的,怕出问题。

  记者联系到独流当地另一位郭姓男子,对方表示可以提供各种调味料的品牌标签及外包装箱,“太太乐的全系列都有。”

  当地一位造假者说,“其实做太太乐鸡精都是用劣质鸡精贴标,说到底其实就是侵权。”业内人士透露,劣质鸡精的生产企业违规使用国家禁止使用的含有致癌性和致畸性的日落黄色素。其次则是鸡精鲜度指标和鸡肉成分含量不合格,有些鸡精竟然有异味。

  独流当地有专门生产劣质鸡精的人员为当地造假者供货,记者联系到这位生产鸡精颗粒地点的员工,他表示,他们生产的鸡精主要都是两三千元一吨的,不会生产太贵的鸡精。以此推算,劣质鸡精仅1到1.5元每斤。

  (新京报调查组记者 赵吉翔 报道  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大路)

   上一页 1 2 3  

+1
【纠错】 责任编辑: 郭洁宇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傅园慧最新表情包来袭
    傅园慧最新表情包来袭
    中国女排队员盛装亮相2016体坛风云人物
    中国女排队员盛装亮相2016体坛风云人物
    江苏:艺术类招生校考拉开帷幕
    江苏:艺术类招生校考拉开帷幕
    巴西警方平息一监狱暴动 至少10人死亡
    巴西警方平息一监狱暴动 至少10人死亡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21120316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