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临汾二氧化硫浓度四次破千
2017-01-16 14:31:08 来源: 北京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环保部和山西省政府联合专家组经过连日紧张调研,已对临汾市大气高浓度二氧化硫污染的成因得出初步结论,认为:散煤燃烧、工业锅炉和采暖锅炉没有脱硫排放、环境监管不力等原因是临汾市大气持续高浓度二氧化硫污染的原因。

昨晚8点,山西临汾市全部六个国家级监测站点中,工商学校和南机场监测站点二氧化硫浓度测得值均已破千,分别高达1302微克每立方米和1047微克每立方米。这是自2017年1月4日以来,临汾空气二氧化硫浓度数值过千的第4次,高浓度二氧化硫大气污染使临汾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国家环保部与山西省政府联合派出专家组赶赴当地,经过三天的调查分析,初步确定临汾二氧化硫浓度超标的五大原因,其中煤炭消费量大、居民燃烧散煤是最主要的原因。据估算,2016年,临汾全市煤炭消耗量高达3660万吨,炼焦用煤和发电用煤占据了91.8%。二是居民燃烧散煤做饭取暖,煤烟排放加剧了冬季二氧化硫污染。

临汾市环保局副调研员赵素丽表示,“我市二氧化硫主要来源是燃煤,包括工业燃煤和生活燃煤,目前我市规划区范围内155平方公里范围内大概还有3万多户居民没有实现集中供热,周边部分乡镇大概还有7万多户的居民采暖使用散煤,居民燃煤量虽然不大,但是因为没有任何的脱硫措施,而且是低空排放,如果再使用劣质煤的话,二氧化硫的排放量就会更大。市区周边20公里范围内还有2家电力6家焦化和4家钢铁企业,这些企业都是以燃煤为主的工业企业,采暖期燃煤量是390万吨,二氧化硫排放量是2535吨。”

此外,推广使用洁净焦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燃煤供热锅炉、清洁能源改造滞后,市区目前仍有86台燃煤锅炉基本上无脱硫措施,东城集中供热脱硫装置形同虚设,如此等等,也都为高浓度二氧化硫污染推波助澜。专家组指出,临汾市对二氧化硫卫生防护预报、宣传不够,预案中没有专门针对二氧化硫的预警措施,没有对群众应对二氧化硫超标问题进行重点宣传和专门预报提醒。根据专家组建议,临汾制定了《关于控制市区二氧化硫排放的十条措施》,控制用煤总量、突出散煤整治、强化工业污染防治。在控制散煤燃烧方面,临汾市统一换居民存量散煤,进一步将洁净焦配送范围扩展至155平方公里城市规划区范围之外等等。目前,从各机关抽调的54名监管员已经进入到尧都区、侯马市、洪洞县、霍州市的27家重点企业驻厂监管。

山西大唐国际临汾热电有限责任公司驻厂监管员荣卫国介绍了他的职责,“在集控室、发电室看它的数据,实时监测它的数据,让企业在正常保暖的情况下,最大程度的限产。”

据央广网

+1
【纠错】 责任编辑: 华政
新闻评论
    “小候鸟”王心彤的漫长归途
    “小候鸟”王心彤的漫长归途
    傅园慧最新表情包来袭
    傅园慧最新表情包来袭
    中国女排队员盛装亮相2016体坛风云人物
    中国女排队员盛装亮相2016体坛风云人物
    江苏:艺术类招生校考拉开帷幕
    江苏:艺术类招生校考拉开帷幕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2191294487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