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冒死拦车封桥 5人接力救人

2017年01月16日 07:40:55 来源: 广州日报

  原标题:冒死拦车封桥 5人接力救人

  热心路人、辅警、交警接力30分钟疏散封闭大桥 避免二次事故

交警李喜军和辅警冯伟贤讲述封桥疏导的经过。

  1月8日晚,“惠丰年298”重载散货船运载着碎石撞上了洪奇沥大桥引桥右侧桥墩立柱,碰撞造成桥墩严重受损。与此同时,受损桥墩上的桥面正在机动车的碾压下逐渐下沉,随时有坍塌的危险。面对洪奇沥大桥可能发生的危险,1名过路人发现了异常立即报警,随后1名交警3名辅警在不到30分钟的时间内冒着生命危险,与时间赛跑完成了洪奇沥大桥路面的查勘和封锁疏导工作,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悲剧。

  记者昨日从广州市公安局南沙区分局了解到,在处置洪奇沥大桥事故中,报警人及时发现路面凹陷,3名辅警在疏导工作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为此将对第一报警人郭兆平,辅警冯伟贤、冯国源、肖超成进行表彰。

  热心报警:

  骑车回家发现桥面凹了

  连接中山和南沙的S111番中公路洪奇沥大桥全长1公里左右。在距离桥体南沙与中山分界点约100米、靠近中山市桥面上,有一个长约50米、宽6米左右的下陷位,坑的底部是被撞歪的桥墩,两边桥面向中间凹陷。

  1月8日晚,50多岁的南沙人郭兆平开着电动车从中山驶向广州。由于家住南沙,工作在中山,郭兆平每天都要往返一趟S111公路上的洪奇沥大桥。正是每天的往返让他对大桥的情况了如指掌,一个小细节让他察觉到不同寻常。

  “咦,怎么对面马路看上去陷下去了。”他骑车从凹陷位置对面经过时发现,在路灯和对面车灯映照下,对面车道的护栏有一块大阴影,在阴影的衬托下,路面让人觉得歪斜了。郭兆平连忙放慢车速,缓缓通过凹陷路段。由于后车较多,他不敢停车到对面车道检查,只能慢慢往前走。在确认桥面凹陷后,他立即加速驶向桥下。

  刚刚下桥,郭兆平找了一个方便停车的位置停好车,掏出电话,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当时我和110说,发现洪奇沥大桥路面在灯光照射下有凹陷的痕迹,因为后方车辆较多,不能停车查看,可能是我看错了,也可能是真的凹陷了。”郭兆平说,他能力有限,没有办法确认路面情况,但打个电话很平常,只要一个电话就能确认桥面是不是平安,“马上要过年了,大家平安,一路平安才最重要。”

  冒险查勘:

  迅速出动确认桥面危险

  当天19时20分许,南沙交警大队分控中心接到上级指示,横跨南沙与中山的洪奇沥大桥桥面发生塌陷险情。横沥派出所已派出2名辅警巡防员冯国源和肖超成前往查看。洪奇沥大桥是南沙通往中山的交通要道,过往交通流量较大,双向单日车流量达2.26万辆左右,若不采取果断措施,一旦桥梁发生问题,后果将不堪设想。两人没有耽搁,立即驾着摩托车开往桥面查看。

  “当时以为就是桥面路面哪里损坏了,第二天可以找路政部门进行修补就行了,没想到是这么大的事故。”冯国源说,他们上桥前并没有想那么多,也不知道在几十分钟前,桥下的桥墩被运沙船撞了。

  两人到达桥面,发现桥面确有凹陷,桥面摇晃得厉害。两人迅速驾车从南沙方向下桥,桥脚位置正好是南沙交警二中队所在地。19时25分,冯国源和肖超成下车来到二中队反映桥面受损情况。

  与时间赛跑:

  30分钟封桥疏导完毕

  19时26分,正在二中队值班的交警李喜军听到简单情况汇报后,来不及多想就拉着搭档辅警冯伟贤,带上冯国源,开着警车往桥上驶去。1分钟后,警车来到凹陷位置,李喜军发现桥面已经开始下沉。S111番中公路是连接南沙和中山的重要交通要道,在广澳高速建成前,这里担负着连接广州和中山的交通重任。每到晚上,通过此桥的大型货柜车不计其数。

  “每当有大货车开过凹陷处,车都会向下猛冲过去,冲击着受损桥墩所在的桥面,然后在底部弹起,最后慢慢驶离凹陷处。”李喜军说,当时他站在桥上,可以感觉到凹陷的桥面在重型汽车和夜风的吹拂下有一种微妙的共振,人在上面能感觉到明显的摇晃和松动。李喜军每看到一辆机动车开进凹陷处,冲击破损桥墩支撑的底部,都觉得心头一震。

  他一边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请求封路和中山交警支援,一边和冯伟贤忙活开了。李喜军说:“当时情况紧急,省级公路封路需要得到上级批准,我向上级汇报说,因为情况很紧急,为了不加重凹陷部位压力,我会用最快速度先封路,请后方立即向上申请。”李喜军将警车斜停在凹陷处之前,立即拦停驶向中山的车流,用“雪糕桶”将凹陷处隔离出来。这时仍有不少摩托车、电单车准备绕开封锁继续前往中山。冯伟贤立即上前一一制止。

  车流暂时停了下来,凹陷处的压力小了不少,不过看着随时有坍塌危险的路面,李喜军知道必须马上疏导桥上车辆撤离。10年前,广东九江大桥出事时是在凌晨时分,车流稀少,而洪奇沥大桥发生凹陷时,正值当时交通小高峰,不少重型货车通过此桥来往于中山和广州。看着越积越多的车龙,李喜军决定先下桥从源头堵住车龙,然后逐步撤离桥上车辆。

  19时47分,李喜军和冯伟贤两人分工合作,李喜军驾驶警车带着冯国源来到桥脚处,和肖超成汇合,三人开始设置路障,将准备上桥的车辆全部拦截下来,劝阻他们掉头离开。冯伟贤则在桥上开始提醒准备前往中山仍在桥上停留的车辆掉头返回离开。“我当时要求冯伟贤一定要将封锁线一步步往后推”,李喜军说。冯伟贤站在桥上让一辆辆机动车掉头下桥,所有车不能再向前开,只能原地掉头。一辆、两辆、三辆……在冯伟贤的提醒下,车龙从顶端开始慢慢掉头,一辆辆车开始有序下桥。

  19时56分,李喜军、冯伟贤、冯国源、肖超成在接到报警半个小时后,顺利清理完所有桥上车流,也完成了封桥措施,共有50多辆车被引导着从广州方向驶下大桥。洪奇沥大桥上再没有一辆机动车。在这30分钟的疏散中,凹陷部位已经有了明显下沉。

  24小时疏导:

  封桥没对周边交通造成影响

  桥封了,可工作并没有停止。S111番中公路是广州通往中山的主要交通通道之一,封桥必然会对S111公路造成影响。李喜军和随后赶来的同事们开始疏导周边车流。

  广州市公安局和南沙区政府各级领导迅速做出指示,要求各级部门响应迅速、措施果断和有效防范次生灾害发生,对洪奇沥大桥桥面和水上交通实施双向交通管制,要尽快建立现场指挥系统,建立横向、纵向快速反应和联系机制,区各部门要积极配合牵头单位开展工作。南沙公安分局连夜研究制定了涉及5条道路16个交通节点的应急交通疏导方案,按照核心管控区、外围疏导区、远端分流区三个层次逐项推进落实。24小时内,封桥周边交通良好。

  1月9日,恰逢周一小高峰,周边交通没有受到封桥影响,交通顺畅。记者从警方处获悉,连续几天周边交通状况良好,堵塞警情为零。

  交警李喜军:

  想起来后怕,没敢告诉家人

  “现在看到桥墩的样子,想想当晚的情景还是会后怕的。”今年38岁的李喜军从事交警工作4年来,做过路面、负责过交通事故处理。

  对于1月8日晚的事情,他现在想来仍有些后怕。“如果处理不及时,很可能就是第二座‘九江大桥’,按照凹陷位置计算,就算整座桥不坍塌,只是凹陷位置坍塌,也会有七八辆车掉下去。”李喜军事后心有余悸地说,“当时恨不得多长几双手,多长几条腿,甚至多几个人,快点将桥面车辆疏导下去,不再给本已脆弱的桥面增加负担。”

  尽管后怕,李喜军还是没有将当晚的情况告诉家里人,“怕他们担心”。和李喜军一样,从事辅警工作的冯伟贤、冯国源、肖超成也没有将当晚的危险告诉家人。“家里对我的工作很支持,”李喜军说,“警察这个职业,有潜在危险的情况在工作中常会碰到,这是职责所在,理所应当的。”(记者张丹羊)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新华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81120316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