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他们为何恋上“高冷范儿”的帆船?――克利伯环球帆船赛船员选拔调查

2017年01月19日 17:23:15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青岛1月19日电 题:他们为何恋上“高冷范儿”的帆船?――克利伯环球帆船赛船员选拔调查

  新华社记者张旭东

  2017-2018赛季克利伯环球帆船赛“青岛号”大帆船船员选拔考试于17日至19日在青岛举行,共有来自全球的37名中国籍帆船爱好者参加,角逐14个正式船员和2个替补船员名额。帆船对国人来说有点“高冷范儿”,那这些报名者来自哪里?做什么工作?为何会恋上帆船?为何又要去尝试远洋航海?记者进行了调查。

  一次触碰,激起无限热情

  青岛市帆船运动管理中心竞赛和群众体育部部长刘卫告诉记者,本次船员招募共有57名帆船爱好者报名,实际有37人报到,将参加笔试、英语面试、体能测试和抗晕船测试等。其中,三分之二报名者有帆船运动经验,而且英语水平都非常高,克利伯英方组委会评委给予高度评价。

  记者了解到,这37人来自美国纽约、英国普利茅斯、北京、上海、深圳和青岛等城市,有的是大学教师,有的是创业者,有的从事金融投资工作,还有的是大学生。虽然职业、背景五花八门,但他们都迷恋帆船。

  在腾讯工作的罗小瑜此次专门从北京赶到青岛参加选拔考试,她说:“一次我到青岛旅游,海边的商贩问我想不想坐帆船。我说不想坐,想学帆船。”就这样误打误撞,她加入了青岛、厦门、海口和三亚的多个帆船俱乐部和帆船团队。

  “我这两年几乎所有的假期和空闲时间全部搭在了帆船上。”罗小瑜说,“从第一次学帆船掉水里,浑身湿漉漉地拖着帆船上岸,到克服风浪、无助,终于回到岸上的愉悦,我对帆船越来越着魔。”

  田梅虹是青岛人,在英国生活了7年,现在边从事会计类工作,边继续学习。她偶然遇到了在普利茅斯参加培训的克利伯中国籍船员,并受邀上船参观。“在海外看到家乡的船参加国际赛事特别激动,当时就热泪盈眶。”她说,“回到家我就想自己也要学帆船,并看了所有能收集到的克利伯资料,做了充分心理准备,并坚持每周三天跑步和游泳。”

  在北京一所高校从事美术设计的涂山2010年去意大利学习游艇设计,其中涉及帆船。学着学着,他就想自己去体验一下帆船到底是什么感觉,随后参加了学校的帆船协会。秦皇岛、北戴河、青岛、三亚、云南,他都留下了乘帆追浪的身影。

  在纽约从事金融工作的一名姓王的小伙子是2009-2010赛季克利伯环球帆船赛青岛站的志愿者,当时他还是一名高中生。“和外国船员交流几天后,我也想去尝试,但上学时还没有经济能力,就先去学帆板。现在已经在纽约学习工作7年,帆船帆板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他说。

  远洋航海是心中的梦

  对这些帆船迷来说,近岸航行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和帆船激起的挑战欲望。“这两年成了‘长航迷’,对远洋航行越来越感兴趣。自己驾驶帆船认知海洋,和坐邮轮完全不一样。”涂山说,“另外,在风险可控的条件下,和陌生人应对艰苦条件和挑战,对普通人来说是非常珍贵的体验。”

  罗小瑜则看重在远洋航海中扩大自己的“航海朋友圈”,她说:“参加克利伯这样的国际环球航海赛事,不仅可以学习帆船技巧和经验,更可以找到好的团队,结交更多的优秀帆船选手。”

  由于远洋航海安全的缘故,田梅虹的父母起初不同意她参加克利伯船员选拔,但最终还是被她说服了。“我现在是大龄女青年了,接下来就要结婚生子。如果错过这次选拔,将成为我的终生遗憾,因为接下来我很难有时间去参加这样的航海赛事。”她说,“如果能参加克利伯,将是给我单身生活的一个完美的感叹号。将来我就可以给自己的宝宝讲妈妈航海的故事。”

  向郭川致敬,则是田梅虹想要参加远洋航海的另外一个原因。“我非常敬佩郭川挑战极限、探索大自然的勇气。他来自我的家乡,我想用一次航海向他致敬。”她说。

  还有参加选拔的帆船爱好者表示,参加克利伯可以学到如何在极限状况下与人合作、与其他团队竞争,不管是对工作,还是学做人,都是非常珍贵的经历。上了船,不管对方来自哪里、你喜欢不喜欢,都是自己的队友,在靠岸前,不管遇到任何困难都要想办法一块解决。

  帆船潜力无限,但需去除“高冷”印象

  参加船员选拨的多位选手表示,帆船其实并不“高冷”,并不需要太高的门槛就可以接触、体验,只是它被戴上了一顶“高冷”的“帽子”,还很难摘下来。

  涂山告诉记者,因为学校会有一些补贴,加上赛事组织方一般会对来自学校的团队优惠,一年加上路费,花费在两三万元左右。一般一个人每年旅游加上爱好投入,很多人的花费都会超过这个数。

  “我每年放在帆船上的时间很多,花费大概四五万元左右,其实它并不是一项很贵的运动。但很多人都没有接触过,觉得遥不可及,距离感很强。”罗小瑜说。

  在纽约从事金融工作的小王说,其实大家可以从帆板开始尝试。租一个帆板很便宜,国内一个小时也就一两百元,逐渐可以尝试小帆船,花费也并不多。只要开始了,很多人就会爱上它。

  罗小瑜表示,国内外的海洋意识不同,国外鼓励孩子去多接触海洋,了解海洋,而国内是教孩子不要下水。其实在近海学帆船掉到海里也没什么,爬上来就好了。在这方面,意识需要转变。

  近年来,青岛、深圳、上海、北京、厦门等国内城市的帆船运动爱好者正越来越多。“我们学校的帆船协会会员已经达到800人,经常参加活动的有两三百人,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数字。”涂山说。

  一些参加船员选拔的选手认为,随着物质生活的不断丰富,人们的精神需求正不断增长,年轻人对新事物的好奇心越来越强,加上国内城市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帆船将成为一项快速发展的运动,而且潜力非常大。

【纠错】 [责任编辑: 唐斓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0346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