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媳妇感受别样中国年:在平淡中活出幸福

2017-02-05 19:21:18来源: 中国日报网

  原标题:洋媳妇感受别样中国年:在平淡中活出幸福

  杰茜卡是北京一所国际幼儿园的英语教师,来到中国已经6年了。去年她同相恋近5年的男友明杰结婚了,正式成为一名中国媳妇。今年春节,她首次以明杰妻子的身份回老家过年,当美国女孩遇到中国式大家庭,会发生怎样有趣的事情呢?下面是杰茜卡的春节日记,不妨来了解一下吧。

  我的婆婆在室外厨房大声喊道:“家梅(音译)!” “家梅”是雷州话,吃饭的意思。湛江地区都讲雷州话,而这句是我唯一熟悉的雷州话。庆幸的是,我丈夫的亲戚大都可以说普通话,因而我跟他们交流也不是什么难题。只有他的小侄子们听不懂我讲话,他们要等到上幼儿园才学习普通话。我丈夫的英语水平很好,比我的中文水平要高,所以每当我无法用中文表达自己的意思时,他就会成为我的私人翻译。

洋媳妇感受别样中国年:在平淡中活出幸福

杰茜卡和丈夫明杰。(图片来源:杰茜卡提供)

  这是我第四次跟他回老家,不过作为他的妻子,这还是第一次。去年在返京的前一天,我们领证结婚了。时间紧促,我们俩只是喝了一杯白酒庆祝一下,周围人都恭喜我们。

  通常我们从北京回湛江老家都要坐慢车,37个小时的卧铺。今年由于工作原因,我们两个人分开回家。他比我早回去一周,依然乘坐火车;而我则第一次乘飞机回湛江。对我来说,4小时远比37小时好受得多。飞机在湛江那狭窄的跑道缓缓着陆,而我的春节假期就这样开始了。

  下飞机后,扑面而来的是温暖而略带微风的新鲜空气,让我真想在这待上几个月。我真的受够了北京那寒冷又干燥的气候。4个小时竟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我的丈夫在机场迎接我,之后我们一起到公交车站等车,期间有几辆黑车司机过来问我们要不要乘车。当我丈夫告诉他们我是他的妻子后,他们的回答通常是一句拖着长音的雷州话“哇”。公交车来了,车身也就是北京公交车的一半大小,我们上车回家了。

洋媳妇感受别样中国年:在平淡中活出幸福

杰茜卡和“病号”母鸡合影。(图片来源:杰茜卡提供)

  他父母居住在东海岛,那是一座小小的渔村。当地距离湛江市还有段距离,我们乘坐公交需要1小时才能到家。村子里的路崎岖不平、十分颠簸,随处可见正在建造的高楼,沿路可以看到通往临近村子的路标。途中为了躲避过马路的牛,司机将车速慢下来。我有些晕车,忍耐了一段时间后,我们终于到家了。丈夫家是一座二层小楼,旁边挨着一个小型商店。老家旁边还有一个新公寓,这使得那栋房子显得更矮了。这座房子已有17年历史了,是我岳父和丈夫的爷爷亲手盖起来的。这种自豪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不过今年晚些时候,家里打算重建房屋,这房子就要被拆掉了。

  我们走进屋子,丈夫的弟弟、妹妹以及表哥都欢迎我们回家,随后是他的叔叔、阿姨等长辈。丈夫家的许多家庭成员都在当地成家。我估计他家有超过10个亲戚在当地生活。当天他的父母正忙着在租用的岛上养虾,我们要到第二天才能见到他们,家中非常安静。根据春节的传统,每个人都平平安安回到家中,一家人团圆在一起。不过屋子的墙上或门上并没有任何象征春节的装饰品,唯一的变化是,客厅的香火烧得更旺了。

洋媳妇感受别样中国年:在平淡中活出幸福

杰茜卡在放鞭炮。(图片来源:杰茜卡提供)

  这是我第四次来丈夫家里过年,我对他家中的传统都比较熟悉。大多时候,我们待在家里。我不大会做饭,但是我会尽力给丈夫的妹妹和妈妈帮忙打下手,准备午饭和晚饭。吃过饭后,我会跟丈夫一起在屋外燃放烟花爆竹,将坏运气通通赶走。丈夫老家的房子比较破,但是家里洋溢着的那种幸福和爱意,能够弥补屋内设施的裂缝和破损。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 张新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81120413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