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中国诗词大会》激活国人诗心

2017年02月10日 08:00:39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王立群、康震:将来可以搞诗词创作大会

  记者:《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这么火是否出乎您的预料?

  王立群(节目点评嘉宾):原先没有估计到这么大的反响。第一季我也参加了,反响不错,但没有这次轰动,这次成了现象级的电视节目。

  康震(节目点评嘉宾):之前没有完全想到,只觉得花了很大力气做这件事情,并没有想到热到这种程度。

  记者:您觉得节目受欢迎的原因是什么?

  王立群:我在微博上写了选题精准、命题范围恰当、重视孩子的中国教育、对娱乐至上的反拨、选手出彩、命题精到、点评嘉宾各擅胜场、主持人功底深厚等8点原因。

  而且这一次的播出时段好,从正月初二到十一,用了10个晚上在黄金时段准时播出。

  康震:一方面中国的古典诗词的确有很大的群众基础,并不像有些人所想的那样没落了或者被人遗忘了,恰恰相反,喜爱中国古典诗词的人大有人在。

  第二,诗词大会组织得非常好。出题范围从诗经一直到毛泽东诗词,范围很广。毛泽东诗词思想性艺术性高,也拥有大批的热情读者。

  第三,节目把竞赛性、知识性和趣味性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从最开始的百人团和台上选手的PK到后来的飞花令,再到擂主争霸赛,每一个环节不仅在推广知识,也在增强竞赛的激烈程度。

  最后就是主持人主持得很好,董卿既是一个非常有职业经验的主持人,同时本身也有很丰富的文化内蕴。针对现场评委、选手、百人团的表现,她都能恰当地调度。

  记者:考察选手的题目以记忆能力为主,是否存在偏差,其实也可以从理解、感受的角度入手,甚至让选手即兴创作。

  王立群:我们4个嘉宾都没有参与命题,我在微信中给命题组起了个名字叫“坑神”,也就是挖坑的人,为什么叫挖坑呢?因为命题和考察的能力遵循一个总原则,必须是广大观众熟悉和胜任的,否则不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响。所以命题人只能以中小学教材的名篇为基础,稍微进行扩展,这就叫熟悉的陌生。在熟悉的题中间,找那些有可能被人们忽略的知识点。

  康震:我们以前也想过要不要搞一些简单的创作,因为我们是诗词大会不是诗词创作大会,所以核心是通过选手来展示诗词的魅力,通过评委的讲述来理解诗词的内涵。如果要加入创作,首先环节要增多;第二,在很短的时间内很难评判谁更优谁更好。我倒是觉得创作这块将来可以单独设立一个环节或者单独搞一个创作大会。

  记者:您觉得嘉宾点评对节目起到怎样的效果?

  王立群:一是评作品,二是评选手。由此提醒大家容易忽略的古典文化知识。比如有一道题,“如何四纪为天子”的“纪”空出来,让选手们答。选手填了“时”。一纪是12,四纪是48年,四时就是春夏秋冬。再比如说平仄,这里“四纪”是仄仄对“如何”两个平声字,平平仄仄。选手填了“四时”,你这个“时”又是一个平声字,也是不对的。

  康震:诗词大会中的主角应该是选手。评委的作用体现在,第一,帮助电视机前的观众和选手进一步深化对于这首诗的理解,包括背后蕴含的古典文化、创作背景等。

  第二,现场激情点评能够迅速帮助观众和选手进入诗歌创作的意境当中,从而直观地感受到诗歌的气象和别样的风采。

  同时,评委可以以自己的身份与选手、主持人进行互动来活跃现场的气氛。

  记者:哪道题谁来点评,是事先约定的吗?

  王立群:没有约定。谁想说谁说。有的老师爱说,有的老师不太爱说。有的老师爱先说,有的老师爱后说。还有的老师愿意多说。每个老师的性格不一样。

  康震:从现场调度来说,导演是充分尊重现场评委的发挥,但是从技术角度来说,会提出指导意见。

  记者:您印象深刻的选手?

  王立群:一类是年轻的实力选手,一类是有故事的选手,这两类选手都很感人。第一类是彭敏、武亦姝,还有李宜幸、陈更。

  第二类像癌症患者农民白茹云,生活比较艰难的时候拿着诗词在记,这一年间背了很多书,最终从百人团中杀出来,所有9道题都答对了。只是总分稍微低了一点。

  记者:导演在节目的录制过程中对你们有什么要求吗?

  康震:总导演和节目导演把握这个节目进行的节奏。比如说我们评委特别投入,话比较多,导演会过来告诉你要控制时间,再比如老师讲的知识点太细太偏了,导演会过来告诉你要紧紧围绕选手答题的环节来做。有时候诗词重复出现,但是考察角度不一样。相同的诗词出来评委们就不愿意再说了。导演们就要提醒换个角度再点评一下。

  总之,现场的调度,导演是充分尊重现场的评委的发挥的。但是从技术角度来说,他们会提出指导意见。因为我们也不是搞电视的我们不懂,总导演看着镜头的时候就会说:“康老师说话的时候身子不要老偏着,坐过来。”大体上来讲他不会干扰你让你自由发挥。

  记者:您对学习诗词的学生们有什么建议?

  王立群:中国的学生还处于应试教育的大浪之中,不可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关注古典诗词。即使像武亦姝,她也是在应试教育的夹缝中间学了一些古典诗才夺冠。在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之下,节目能发挥多大的作用还是一个有待观察的问题。

  康震:多读多背多写,就这三个多。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哼。不要怕写错,放胆去写去读,多背诗词,时间长了就会成为一个诗词专家。(记者姜锦铭、李坤晟、张书旗 实习生孙楠、曾宇清)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琼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044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