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中国诗词大会》激活国人诗心

2017年02月10日 08:00:39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李定广:出“熟悉的陌生题”

  记者:《中国诗词大会》这档节目出台的缘由?

  李定广(《中国诗词大会》学术总负责人):2014年以来,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屡次强调要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要从民族文化基因的高度来看待古代经典诗词的独特价值,对古代经典诗词要加强传承与传播,以展现中华审美文化的风范。为响应习总书记上述讲话精神,中央电视台联合教育部语用司、上海市教委共同合作推出大型季播竞赛类节目,以弘扬中华经典诗词之美,促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扬,营造全社会尊重、学习传统文化的氛围,提升当代中国人生活品质和精神质量。

  记者:今年出题的过程是怎样的,为提高节目质量做了哪些工作?

  李定广:今年出题的过程:先是命题专家研讨题型,接着有两轮在京集中出题,与第一季只考唐宋诗词相比,第二季范围扩大至整个古代诗词以及毛泽东诗词。为提高节目质量,我们从内容和形式两方面下苦功夫。内容方面,首先,选择具有“当代意义”的经典名篇和名句。今年选择用来出题的诗词作品,约近400首,大都是思想情感方面仍有当代意义的经典名篇。其次,力求将题目与现实生活相关联。再次力求题目的生动活泼而不呆板。形式方面,完善赛制,使得比赛更激烈、更公平。比如加入“飞花令”环节。最后一场不从百人团中选拔攻擂者,而是以前九场成绩最好的选手来进行“巅峰对决”,既公平,减少了偶然性,也更激烈更好看。

  记者:您是中文教授,可能觉得这些题目很简单,但不少观众觉得题目很难,大多答不上来。

  李定广:因为是竞赛,题目当然要有一定的难度。当然,作为面向广大电视观众的全国性文化节目,题目又不能过于偏难、偏深或钻牛角尖。所以,我们定了一个出题原则,叫作“熟悉的陌生题”。所谓“熟悉”,就是一大半的诗词是中小学生平时就知道的,甚至课文里有过的或应该掌握的;所谓“陌生”,就是问的问题要出其不意。举例来说,杜甫的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几乎人人能背诵,但我们却出了道题,问问选手知道诗中写的是什么季节,许多人就答不出来了,这反映了很多人是囫囵吞枣地背课文,却没有去理解诗的内容与意境。

  记者:您如何评价参赛选手尤其是年轻选手们的表现?

  李定广:今年的诗词大会中,“00后”年轻人表现抢眼,最突出的武亦姝、姜闻页、叶飞、侯尤雯等,都是“00后”。“00后”孩子能凭自己诗词实力冲出百人团,战胜“40后”到“90后”的大批成年人,着实让人震惊,也非常令人欣喜。我们的传统文化传扬不仅后继有人,而且后浪超前浪。

  记者:有质疑的声音说小小年纪的孩子就饱读诗书,会不会是节目组包装出来的?

  李定广:我可以负责任地说,绝对没有包装。选手的脱颖而出并最终获奖,完全是他们的实力使然。

  记者:也有人说,凡是竞赛的方式,中国孩子都行,比如像奥数等;还有人说,这个比赛只是考查选手的背诵能力,衡量不出他们真正的文采。您怎么看?

  李定广:其实这是误解,看过全部比赛的观众不难发现,我们的考题半数以上是理解题,当然要考对古诗文的记忆,但背诵只是一个基础,重要的是理解与审美,否则他们不可能获胜。我认为,经典美文的传承与比赛没有必然关联,传承最需要的是审美,需要细嚼慢咽地慢慢品味。比赛只是促进全社会更好地弘扬和传承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形式之一,不可能是全部和唯一的途径,通过这档节目,现在大家对学习和弘扬古诗词的兴趣增强了,关注度也提高了,这就是这项比赛的一个重要目的。

  记者:的确有不少人称赞节目,称激发了自己学习古诗词的乐趣,您觉得节目受到追捧的原因是什么?

  李定广:原因有多方面。一是节目本身质量高,从内容到形式,高雅而不失活泼,很接地气;二是物质膨胀后,人们对高雅传统审美文化的需求;三是党和政府对传扬中华传统文化的提倡。

  记者:您认为现在中小学古诗词教育还有什么地方亟待改进?

  李定广:最关键的是要改变为应试而学习古诗词。不可“考什么教什么,怎么考怎么教”,背诵多了却不理解,诗句就会“串门”,孩子就会感觉很难而失去兴趣。更应该从理解、审美教育上下功夫。努力提高孩子的审美鉴赏能力,让其懂得诗词的意境和美感,自然而然地去提高学习古诗词的兴趣。

  记者:这个节目火了,或许会带动社会上出现古诗文学习热潮,在传播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过程中我们还需注意些什么?

  李定广:我们要继续营造社会大众喜爱、尊重和敬慕经典诗词文化乃至民族传统文化的强大氛围,将经典诗词从边缘地带走向社会大众中间,成为当代中国人文化素质构成的重要元素,其它传统文化亦是如此。但也要注意,不可走极端,不可因为强调传统文化而排斥其它文化。弘扬传承传统文化也不要强迫,从培养兴趣与氛围入手。

  记者:现在国内不少城市有校外培训机构开办的“国学班”,您认为学生们有必要去这些地方学习经典诗文吗?

  李定广:我觉得一是要因人而异,二是要看孩子有没有兴趣。孩子的兴趣和发展方向不能强迫。有的孩子不上“国学班”,通过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照样能够学好古诗文。(记者吴振东)

   上一页 1 2 3 4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琼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044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