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代表委员问诊实体经济:如何提高投资回报率?
2017-02-21 11:23:38 来源: 央广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我国经济脱实向虚的苗头,一直受到中央的高度关注,去杠杆等举措也被频繁提及。昨日,在工信部与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座谈会上,如何提振实体经济这个问题,再次成了关注的重点。

  工信部部长:制造业最大的问题是投资回报率过低

  2016年,工信部承办了全国人大代表建议661件,全国政协委员提案268件,所有这些承办的提案建议,全部在规定的时间内办结,按时办结率100%。像“中国制造2025”的“1+X规划”,和我国首个工业互联网战略文件等顶层设计,都是在充分吸纳代表委员提案建议的基础上出台的。

  工信部部长苗圩透露,这些提案建议不少都跟实体经济有关。由此,他提到了当前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面临的问题。

  苗圩:“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当前,制造业最大的问题还是投资回报率过低,客观上导致了企业家信心不足,资本避实就虚。建议代表和委员,呼吁全社会各方,更加重视实体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制造业的发展。”

  如何提高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给政策、给资金、降成本

  如何提高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这是一些全国人大代表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一直在思考、调研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沧州市政协副主席何香久认为,对于新能源汽车这样的新兴制造行业,可以用“政策倾斜”的方式,加大支持力度。

  何香久:“在深圳调研时,我打到了一个新能源的出租车,司机很感动。他说,别人打我的车时都会问:‘你是新能源车,还是燃油车?’,我说是新能源车,他们会说“”‘对不起,我再打一辆别的’。这是因为人们对安全的顾虑比较多。所以我认为应该在核心技术上对新能源汽车有所倾斜。”

  除了“给政策”,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钢研科技集团副总工程师李卫认为,对于高端制造业核心技术的研发,可以直接“给资金”。他指出,当前一些针对核心技术研发的专项基金存在持续性问题。而这个问题,苗圩也在思考。

  苗圩:“往年,中央预算内都安排一定规模的专项资金,但是在2016年就没有安排。从我们近期了解的情况看,以专项建设基金的方式给予的支持,在2017年也面临着再度被调整的可能。所以我们建议代表和委员,提议建立财政扶持资金长期保障的机制。尤其是专项建设基金支持制造业的比例、额度和优惠幅度不要再降低。”

  代表委员们表示,对于大部分制造业企业来说,最迫切的需求还是“降成本”。除了各界普遍关注的融资成本、税收成本,全国人大代表、完达山乳业董事长、总经理王景海说,有些制度成本也可以降低。

  王景海:“比如说配方注册的保藏实验问题,新的注册这一轮开始了,过去已经在市场上卖了很多年的产品配方,就不该再出现保藏试验和稳定试验这些东西了。因为它在消费者消费的历史过程中已经试验很多年了,只是这次要重新注册的问题。搞一次保藏、稳定试验可能是上百万的费用,还要等半年到一年,成本非常高。”

  央广短评:解决中国经济的“症结”,在于提高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

  资本为什么会脱实向虚?根本原因在于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太低。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平均利润率为5.59%,而金融业的平均净利润达到30%,房地产业利润也很丰厚,浙江省民营投资企业联合会会长周德文曾经感叹,温州一家1000多名工人的企业,苦干一年利润100多万元,而老板妻子在上海买了10套房子,8年后获利3000万元,年利润近400万元。

  利润率差异如此之大,导致的结果是:一方面,企业不愿意辛苦地做实业,更愿意做衍生金融产品和房地产;另一方面,银行也愿意把大量的资金配置到收益率更高的信托、证券、保险和房地产业,对实体投资意愿不强;因此陷入“实体经济不实,虚拟经济太虚”的恶性循环,“实体经济不实”,指实体经济的产业部门生产率低下;“虚拟经济太虚”,指的是金融脱离实体经济,泡沫化成分高。

  发展实体经济一直是决策层的重心,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着力振兴实体经济”。一国强盛之本在于实体经济,对于资本市场来说,应该压一压虚火、挤一挤泡沫,引导资本流向优质实体企业;而对实体经济来说,打铁也需自身硬,应该直面困难,加大转型升级力度,提升供给质量。如此双管齐下,才能提高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记者吕红桥 陈蕾)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新华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蝴蝶农场蝴蝶飞
    蝴蝶农场蝴蝶飞
    澳大利亚一飞机坠毁
    澳大利亚一飞机坠毁
    武夷山职业教育彰显特色
    武夷山职业教育彰显特色
    狗狗嘉年华
    狗狗嘉年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81120502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