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记者手记:独立25年,波黑民族和解路漫漫
2017-03-02 21:18:40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萨拉热窝3月2日电 记者手记:独立25年,波黑民族和解路漫漫

  新华社记者 袁亮

  3月1日是波黑的法定独立纪念日,位于首都萨拉热窝的总统府举行了纪念活动。而居住在巴尼亚卢卡的波黑塞族共和国居民斯特万1日在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说:“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这是他们的节日,对我而言,今天只是普通的一天,我还要上班呢!”

  波黑由两个自治实体组成,即波什尼亚克族(波族)和克罗地亚族(克族)组成的穆克联邦和主要由塞尔维亚族(塞族)组成的塞族共和国。由于民族隔阂,穆克联邦与塞族共和国连公共节假日都不能统一。比如,3月1日独立日,穆克联邦政府宣布它是法定假日,但塞族共和国民众仍然要正常上班。两个实体能够达成一致的只有两个法定假日——元旦和劳动节。

  独立25周年纪念活动上,波黑主席团三名来自不同民族的成员中,只有波族的伊泽特贝戈维奇和克族的乔维奇到场,而现任波黑主席团轮值主席、塞族成员伊万尼奇并未出席。

  1992年2月29日至3月1日,波黑举行公投,决定脱离南斯拉夫联邦。但由于三个主体民族对国家未来有不同设想又互不相让,公投遭到塞族抵制。长达3年多的波黑内战于当年爆发。

  为结束波黑内战,原南斯拉夫地区三方最高领导人1995年签署了《代顿和平协议》。协议规定,波黑仍作为主权国家保持统一,由穆克联邦和塞尔维亚共和国两个实体组成。这一协议虽然为波黑带来了和平,但并未有效地解决民族隔阂问题。

  为实现波黑的长治久安,国际社会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来帮助波黑进行经济重建和政治转型。初期,联合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2000年后,欧盟逐渐成为波黑治理的主导。

  独立20多年来,波黑的转型进展缓慢,各级行为主体之间尖锐对立的矛盾使得改革和经济发展停滞不前,更主要的是主体民族各有利益诉求:塞族寻求更大的自主权,克族力图建立第三个实体,波族希望有一个更集中治理的国家。

  2016年2月15日,波黑向欧盟正式递交了入盟申请。欧盟方面表示,波黑申请加入欧盟,标志着欧洲大陆向团结与和平又迈出了一步。但波黑入盟进展并不顺利。

  根据宪法,三个主体民族对行政和立法的每一个重大决定都具有否决权,大部分为达到入盟标准而进行的改革均无法在三个民族中取得共识,改革难以推进。最近,各方又在完成入盟调查问卷的问题上互相指责。据规定,波黑应在六个月内递交问卷,但以目前的态势来看,波黑恐无法如期完成。

  民族的隔阂与对立致使政府办事效率低下且政策缺乏连贯性,波黑经济增长乏力,失业率高企。很多波黑年轻人远走他乡,去欧洲发达国家打工。

  还有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波黑年轻人并不愿意谈论自己属于哪个民族,只称自己是波黑人。刚刚大学毕业的埃丁就是其中一位,他告诉记者,“历史不应成为我们的负担,不能总纠结于过去,我们应该向前看,多份理解与宽容,把主要精力放在国家经济发展上。”

+1
【纠错】 责任编辑: 聂晨静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无限镜屋”
    “无限镜屋”
    洞庭万鸟待北飞
    洞庭万鸟待北飞
    路灯下的劳动者
    路灯下的劳动者
    哈瓦那雪茄节
    哈瓦那雪茄节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559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