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二孩时代来临,助产士更显稀缺
2017-03-24 10:16:23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二孩时代,助产士是守护母婴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我今年47岁,到现在还拿自己当年轻人用,每三天上一个24小时的班。我们科现在一共有10个助产士,都是每三天或者每两天上一个24小时,还要全年加班,工作量很大。”张兰(化名)在天津一家妇产医院做了二十多年助产士,她热爱自己的工作,但对行业面临的困境,她也直言不讳:“一是从业人员少,工作量大;二是培养一名助产士的周期很长,培养速度常常跟不上人员流失的速度;三是助产士承担的责任重、风险大,但职称、待遇等方面的回报相对不高。”

  助产士:培养难,留住更难

  在刚刚闭幕的两会上,很多代表委员都在关注像张兰这样的助产士,为这些守护母婴健康的“第一责任人”、二孩时代的“护航者”建言发声。

  “助产士能干护士的所有工作,但护士干不了助产士的活儿。”张兰说,由于需要掌握的知识技能比普通护士更多,助产士的培养周期很长,她的同事大多毕业于天津医专护理系助产士专业,工作之后还要不断进行知识更新、熟练掌握最先进的接生技术,因此,“一个助产士毕业后,至少要工作3到5年,才算是真正成熟了,才能独立值班。”

  能培养出来,并不意味着能留得住。由于工作压力大,“不少助产士只要有机会到其他科室做护士,就不愿意再回产房了。做助产士要尽全力保证母子平安,这是天大的责任啊!在我身边,几乎每个同事都做过产妇产后大出血的噩梦,精神高度紧张。而相对来说,单纯的护理工作还是要轻松一些。”张兰说。

  助产士专业应设本科

  “助产士实在是太稀缺了,新人招不来,‘老人’还有很多选择转到护理岗位甚至干脆改行。现在放开二孩,我们医院的很多助产士怀孕六七个月还要坚持工作,一上班就是连续12个小时,夜班也要跟着,真的不容易。”这些年,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雅安市人民医院副院长张德明一直在为助产士鼓与呼。去年,他在提交人大的建议中提到,要建立助产技术人员规范培养的长效机制,增加医学院校内妇产和助产专业的设置。今年的两会上他提交了一件关于推广无痛分娩,降低剖宫产率的建议。面对采访,他一再强调,“要推广无痛分娩、提高自然分娩率,一个基本前提还是要解决医护人员特别是助产士不足的问题。”张德明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提高对助产士培养的重视程度,“应该在大学里设立专门的助产士专业,最好是授予本科、研究生学历,这样才能吸引高端人才加入到这个队伍中来,也让患者更加尊重助产士这个职业。”

  张德明代表的想法,与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副校长王松灵不谋而合。“一个合格的助产士,不仅要掌握护理知识和接生技术,还要具备产科、妇科、儿科等方面的专业知识,降低新生儿死亡率、保证产妇身心健康都是他们的职责,这对人才的要求其实非常高。”王松灵介绍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助产士人才培养模式应为本科及以上教育,而我国86.4%的助产士最高学历为大专。“在我国,护理是一级学科,培养模式齐全,中专、大专、本科、硕士、博士各个层次都有。而助产士目前只是护理学下的一个方向,且大部分停留在大专层次。大专三年,怎么可能学到那么多东西呢?”

  学历起点低,对于助产士的职业发展非常不利。工作压力大、晋升空间小,成了导致人员流失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王松灵委员建议,改变助产士教育从属于护理学科的被动局面,建立独立的助产士学科专业。充分重视助产士作为独立执业专业人士在母婴健康工作中所扮演的关键作用,将助产专业提升至高等教育级别,设置本科、研究生专业,现阶段应优先发展助产士本科教育,在有条件时还可设置博士专业学位。

  助产士可设独立职称系列

  除了学历起点低,助产士还面临职称晋级难的尴尬。张兰在岗位上辛勤工作了近30年,亲手迎接无数小天使降临人间,是产妇信任的主心骨,同事尊敬的老大姐。但这位资深助产士目前的职称级别还是中级主管护师。张兰说:“助产士走的是护理的职称系列,在我们这样的专科医院,因为有名额限制,所以晋升高级还是很有难度的。”

  “目前,大部分助产士走的都是护理的职称系列,与医生相比,在护理岗位上能取得高级职称的从业人员比例较低。”王松灵说,结合助产士的工作内容来看,这样的体系有许多不合理的地方。

  张德明也认为,缺少独立的职称体系,辛勤工作的价值得不到充分肯定,会严重削弱助产士岗位的吸引力。“二孩时代,我们对助产士的需求非常大,职称的问题如果不解决,人员的流失可能会更严重。”

  对此,王松灵建议,在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职务和职称系列中,增设助产士专业系列,根据助产学科的知识体系和技能要求、助产工作的职责和内容,设置独立的助产士职务以及相应的能力评价标准。“人事部门、卫计委等单位,要一起想办法,建立新的薪酬体系、职称体系、岗位体系,这样才能支撑助产士队伍的发展。”王松灵说。

  两会期间,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为适应全面两孩政策的实施,要加强儿科医生、助产士等紧缺人才培养,在职称评定、待遇上向紧缺岗位倾斜。两会刚结束,各相关部门已经“动起来”:河北医科大学等国内首批四所高校将增设助产学本科专业,代表委员的呼声正转化为现实。

  “我觉得我是天生的助产士!”尽管工作很辛苦,但张兰从没有过转行的念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我们,我们也要更努力!”怀里抱着新生儿,她总是笑得比谁都灿烂。(记者 雷琨 实习生 王文杰)

+1
【纠错】 责任编辑: 潘子荻
相关新闻
  • 全面二孩时代,代表委员支招如何缓解“民生焦虑”?
    80%左右的父母在选择是否生育第二个孩子时,首先考虑的是公共服务因素。一些代表委员指出,落实全面二孩政策,需要完善医疗、教育、就业等与民生密切相关领域的配套措施。
    2017-03-10 22:03:55
  • 放开二孩一年多 部分家庭“不愿生”
    在小曦看来,二孩的到来给家庭带来欢乐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小的负担。如果没有足够的经济收入、没有分担辛苦的老公、没有帮忙带孩子的父母,要老二压力很大。
    2017-03-08 17:51:56
新闻评论
    摩苏尔博物馆遭“伊斯兰国”严重破坏
    摩苏尔博物馆遭“伊斯兰国”严重破坏
    恐袭后的伦敦
    恐袭后的伦敦
    世预赛:中国队战胜韩国队
    世预赛:中国队战胜韩国队
    南京孩童着汉服行古礼拜师传孝道
    南京孩童着汉服行古礼拜师传孝道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031120686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