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首例“毒跑道”公益诉讼调解结案 被告拆除跑道并捐款10万
2017-04-12 10:08:22 来源: 央广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说起“毒跑道”,人们都会想起,去年各大媒体头条都被它独占的日子。不过,舆论聚焦过后,毒跑道的后续处理,就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似乎没有了下文。就在前天,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信 “京法网事”通报,全国首例涉及“毒跑道”的公益诉讼案件在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以调解方式结案。

  案件的原告是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绿发会。被告是北京市朝阳区刘诗昆万象新天幼儿园。案件调节的结果是,涉事幼儿园拆除园内铺设的塑胶跑道,并捐出10万元用于绿色校园的宣传活动。案件中有哪些细节,公益诉讼能否成为解决毒跑道问题的新途径?

  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通报,2016年3月26日至4月1日,刘诗昆幼儿园铺设塑胶跑道。同年4月该塑胶跑道投入使用,使用后向外散发刺激性气味。

  中国绿发会在获知该情况后,向刘诗昆幼儿园发函,要求其采取措施,拆除塑胶跑道,消除对大气和土壤环境的污染。随后,中国绿发会以刘诗昆幼儿园破坏大气和土壤环境,对社会公共利益造成侵害为由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刘诗昆幼儿园承担拆除该幼儿园内的塑胶跑道,对污染的土壤和大气环境采取修复或替代性修复措施等责任。

  中国绿发会副秘书长马勇指出,铺设问题塑胶跑道之后,因为强烈污染物的释放,对公共环境、对孩子的身体健康造成明显损害。通过调查取证确认事实之后,向法院提起诉讼。通过法律的手段推动问题的解决,环境公益诉讼就是很好的一个抓手,通过环境公益诉讼的影响,在短期内使他的行为得到及时有效地改变,对孩子们的损害在短期内能够得到解决。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通报称,在案件审理的过程中,刘诗昆幼儿园认可确实铺设了塑胶跑道,在出现问题后于2016年6月就动工拆除了,而且表示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弥补造成的损害。在此基础上,中国绿发会与刘诗昆幼儿园均有通过调解方式解决纠纷的意愿。

  昨天,记者多次致电涉事幼儿园,幼儿园的工作人员拒绝就此事作出评论。

  中国绿发会副秘书长马勇表示,对此案的最终结果感到满意,也感受到了被告方的诚意。法院立案之后,他们已经采取措施把塑胶跑道拆除,初步诉讼目的已经达到了。通过跟对方的调解,不光是这一家拆除了,而且对旗下幼儿园有问题的塑胶跑道全部拆除。另外,他们也有实际行动,自愿的向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捐赠一笔钱,主要用于绿色校园环境宣传。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京法网事微信公众号的通报中指出,法院通过调解方式解决了具有社会影响的全国首例“毒跑道”引发的公益诉讼案,不仅及时保护了环境,案结同时执行落地,而且法院未就案办案,通过调解一并解决了其他问题,创新丰富了公益诉讼承担责任的方式。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周珂认为,此前,对于这种案件,可能存在违约与侵权责任的混合状态,而法院更倾向于从违约的方向处理此类案件。也就是说,幼儿园可以追究生产商、施工方的违约责任,也可以追究生产商、施工方的侵权责任,而生产商、施工方只实施了法律行为,因而幼儿园只能选择违约或者侵权去追究责任。在环境侵权当中,幼儿园与跑道生产商、施工方对参与诉讼都不积极。而这个案件,对环保公益诉讼,必然会起到积极的指引。“该案体现了我国司法对于环境保护的能动性。从新《环保法》出台之后,尤其是我国司法审判专门化,也就是在最高法院以及地方法院设立了环境资源审判庭之后,对于环境案件的审理,明显有了转变。”

  周珂表示,法院调解结案值得赞赏,但也应注意调解之后,后续问题的处理。“该是谁的责任一定要分清。不能这个调解书完了之后,所有的事都了了。比如制造商、责任施工方,还有建设方幼儿园等,如何通过合同把‘毒跑道’建在幼儿园里。”

  另外,法院在审理中如果发现,比如有严重的违法行为,需要通过其他途径来解决的,或者有关监管部门失职的行为,也可以在案件判决之后发出司法建议,使这一类问题将来能够从根本上得到防止。(记者肖源)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新华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土耳其东南部爆炸已致一人死亡
    土耳其东南部爆炸已致一人死亡
    俯瞰济南大明湖
    俯瞰济南大明湖
    河南商人“丝路”淘金
    河南商人“丝路”淘金
    韩美举行军需物资两栖补给演习
    韩美举行军需物资两栖补给演习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81120794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