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菜花一斤一毛钱价钱贱如泥 农民“很受伤”
2017-04-13 11:07:44 来源: 经济参考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陕西菜花集中产地洋县马畅镇街上,76岁的陈义民和老伴用电动三轮车拉着两百多斤菜花赶往收购点。

  “一斤一毛钱,这一车两百多斤菜花顶多就20多块钱。”夫妇俩愁容满面,“有啥法子呢?赔本也得卖啊,损失少一点算一点。”

  35岁的纪耀斌用摩托车将200多斤菜花拉到了马畅镇上“蔬菜代办”王艳霞的收购点,用力把三大筐菜花搬上磅秤。“收菜、整理、运输,忙忙碌碌一天,就值两碗面钱。”

  “蔬菜代办”王艳霞也是满肚子委屈:“我们这几天已经收购了好几吨菜花,一斤加3到5分钱的代办费,扣除人工和其他开支,几乎是赔钱在干活了。”

  在镇上永辉农业产业公司的收购点,东社村六组66岁的贫困户高海杰看着被退回的菜花愁眉不展。由于等价格、看行情,他的菜花摘晚了,近三分之一发散、发黄。“只能拉回去喂猪,或是倒了。”

  “去年行情好,一斤能卖一块八毛钱以上,收入有一万五千多块。今年市场一下变了,收入不到两千块。”正在平整菜地的贫困户赵志政摇摇头说。

  “一亩地的翻地、化肥成本要800多元,卖菜花收入只有200多元,不算人工劳力和菜苗的投入,每亩直接亏损600元。”菜农高建华、翟小华夫妇说,家里种了三亩地菜花,亩产3000多斤,卖了6000多斤,还有三分之一在地里。“真是愁人!”

  洋县地处关中盆地,是国家级贫困县,有贫困人口6万。菜花种植是当地传统农业支柱产业。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今年的菜花价格跌到了谷底,还无人问津?

  64岁的魏福杰当过村干部,做了20多年蔬菜生意。他已经组织发货2000多吨,发往北京、石家庄、郑州、菏泽、太原、兰州等地。

  “2011年也出现过5分一斤的价格,之后几年行情还不错,特别是去年。行情好,种植面积就扩大了,加上去年暖冬,蔬菜长势良好,160天、240天、260天的品种及外地主产区上市的时间差没有拉开,大量菜花集中上市,是今年菜价低贱的主要原因。”魏福杰说。

  在永辉农产公司的收购点,山东客商张保华说,自己从“一亩地农业资讯网”上查到洋县菜花滞销的信息,为了不跑空车,他到洋县收购菜花拉到菏泽银田农产品交易中心批发。“别以为我们赚钱,现在运费、过路费成本不低,上一车我拉了两万一千斤,最后算下来,倒赔了3000多元。”

  “小的不要,黄的、散的不要。”张保华一边指挥工人择菜一边介绍说,山东等沿海地区现在不种菜花,主要是陕西、四川、甘肃、云南等地在种植,天气、市场和品种等综合因素决定了眼下出现的菜花滞销现象。

  也有村民反映,3月底开始,汉中洋县筹办油菜花节,当地交管部门对西汉高速和108国道进行管制,禁止大货车进入,客观上给客商收购菜花造成不便,而蔬菜保鲜期短,堵车和延误都可能造成较大经济损失,影响了收购的积极性。

  除了运输和天气的因素,目前,洋县菜花的种植结构和品种也不合理。西安市民周小玲认为,以前她都是购买陕西本地产菜花,但菜质大且硬,炒起来要先过水,特别麻烦。今年她更倾向选择菜质更脆,烹饪更方便的细杆有机菜花。

  马畅镇镇长王敏介绍,今年马畅镇菜花种植面积约5千亩,总产量在1万吨以上,镇政府正在采取积极应对措施。而洋县县政府近日也召集了相关部门负责人和周边地区客商商议,保证蔬菜运输畅通的同时,组织电商平台和物流推介推销,尽可能减少农户损失。

  洋县农业局高级农艺师王春龙认为,洋县菜花滞销是一场农业供给侧改革的警示教育课。菜价低迷再次出现,需要考虑调整种植品种结构,同时也需要政府部门做好服务,规划冷藏设施,帮助种植户拉长蔬菜销售时间,用“有形的手”有效调节市场,保证菜农的利益和积极性。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新华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河北广宗:千名学生练习太极拳
    河北广宗:千名学生练习太极拳
    北京:水清树绿城市美
    北京:水清树绿城市美
    实践十三号卫星成功发射 开启中国通信卫星高通量时代
    实践十三号卫星成功发射 开启中国通信卫星高通量时代
    河南驻马店:郁金香花开引客来
    河南驻马店:郁金香花开引客来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81120802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