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川南“2A”景区缘何带来“5A”收入?
2017-04-18 18:18:46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成都4月18日电 题:川南“2A”景区缘何带来“5A”收入?

  新华社记者李力可 刘海

  “你们到我的农家乐吃饭要先打电话预定哦。”孙崇容一边抹桌倒水一边说,“这周不行,有人预定了40桌,忙不过来了。”四月,正是踏青好时节,四川长宁佛来山景区里一户农家乐外,两棵百年老梨树繁花落尽,果实初挂。

  孙崇容的“曹家大院”农家乐开在佛来山上的佛梨村,在坐拥蜀南竹海等多个4A级景区的四川省宜宾市长宁县,2A级的佛来山景区只是个不起眼的小景区,没有如峨眉山一般巧夺天工的险峰,也没有像九寨沟那样五彩绚丽的碧潭。

  但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住在佛来山上的神仙,就是满山遍野的梨树。佛来山上生长着近9万棵梨树,树龄百年以上的梨树有3万之多。每到春来,梨花绽放,这里就披上了一身银装。

  一树梨花,漫山花香,周边百姓日常到这里来休闲观光,一到梨花盛开时节,更是游人如织,赏花踏青,这一切,让在山边居住的孙崇容看到商机。

  早在2002年,她就用自家的两间平房开起了“农家乐”。“当时就卖点饮料和茶水,给赏花的游客提供个歇脚的地方。”孙崇容说,就是靠着这一碗碗茶水,她用老房子开起佛梨村里的第一家农家乐。

  然而以前想要到佛来山赏花并不容易,由于道路条件不好,游客被挡在了山外,梨花也“养在深闺人未识”。刚开农家乐的那几年,孙崇容的生意只能维持半年,剩下的时候她和其他村民一样,是个“打工妹”。

  漂泊的生活始终不是长久之计,能在家乡谋一份事业,是孙崇容多年的愿望。2009年,村里的水泥路终于通到了孙崇容的家门口,这让她看到了新的希望。

  她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又向银行申请了十多万元的政府贴息贷款,拆掉了老房子,也告别了打工生活。如今,取而代之的是一栋3层的楼房和远近闻名的“孙二妹”。

  路通了,楼高了,现在的孙崇容已是年收入近百万元的致富带头人,只有墙上一张老院子的照片还记录着过去的故事。

  现在,每到佛来山的“梨花节”,她都要请上四五个乡亲到农家乐帮工。“我家种梨但不靠梨,主要还靠农家乐,游客来了能赏花摘梨,最后剩下的小梨我再做成梨膏卖。”讲起自己的致富经,爽快的孙崇容也不卖关子。

  佛梨村所在的开佛镇党委书记郑仁红告诉记者,现在佛梨村全村有48家农家乐营业,村民的人均收入达到了每年14860元。“在外面打工的人都回来搞旅游了。”孙崇容兴奋地说。

  相邻的两合村是个贫困村,村第一书记戴壮告诉记者,村里有贫困户75户,贫困人口246人,人均年收入不到2700元。最近环佛来山旅游公路的修建,让48岁的村民袁德祥看到了脱贫的希望。

  袁德祥2008年因为打工受伤,结束了10年的打工生涯从广州回到家乡。没了打工收入,还要照顾脑瘫的女儿,家里的7亩坡地是一家的主要收入来源。去年通过政府补贴,袁德祥和袁德华兄弟俩才建起了新房。

  “旅游产业前景好,你们可以下点功夫。”在戴壮的建议下,袁德祥利用家里的院子开起了茶馆,一元一杯茶、十元包间坐的价格受到了村民和游客的欢迎,茶馆的生意日渐红火。

  “一到夏天,山下面的人晚上骑着摩托到我这儿来喝茶。”房前放了三棵硕大的梨树根,兄弟两人正张罗着用树根做几张茶桌。

  “光靠点儿茶钱也不能致富,要做一番事业。”袁德祥有个更远大的目标——三角梅基因库。今年,他把家里的几亩地种上了三角梅。“今年三角梅能卖到10万元,我要引进更多的优秀品种,扩大规模,建一个三角梅的基因库。”

  袁德祥的腿上仍嵌着当年打入的钢板,但三角梅点燃了这个庄稼汉的致富梦:“钢板可以晚些取,花期一过又得等一年。”

  郑仁红告诉记者,2016年,佛来山接待游客超过5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8000余万元。今年还要加宽改造3.3公里旅游公路,新建20余家农家乐,让两个村的村民都能享受旅游发展的红利。

  站在袁德祥家院子里远眺山下,不远处就是县城,高楼鳞次栉比,院外田间,三角梅已经含苞待放。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笑冬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反恐突击手炼成记
    反恐突击手炼成记
    伦敦公园鲜花绽放
    伦敦公园鲜花绽放
    662个“卓别林”
    662个“卓别林”
    取水
    取水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91120832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