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摄影师在天安门广场拍照38年 留存上千张照片无人领
2017-05-24 07:43:15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高源留存的游客未领取的照片。

  高源留存的游客未领取的照片。

  高源留存的游客未领取的照片。

  高源留存的游客未领取的照片。

  高源留存的游客未领取的照片。

  上世纪90年代游客的合影,如今已寻到“主人”。

  从17岁到55岁,高源在天安门广场,为游客拍了38年照片,共计近70万张。按6寸照片的长度计算,这意味着能绕天安门广场近40圈。

  从黑白照片到彩色照片,从板正着装到破洞牛仔,从1个月寄达到1分钟可取……一张张照片,记录着天安门和背后的时代变化。

  对高源来说,最遗憾的,是上千张游客的天安门留念照,由于地址写错无法寄到、着急跟旅行团走来不及取照等原因,至今无人领取。

  他一直在找寻这些照片的主人,也通过微博等方式“寻人”。

  “也许游客一辈子只来过一次天安门,对他们来说,照片意义很大。”高源说,希望能找到他们,归还照片,做个交代。而无人认领的照片,自己会一直留着。

  动摇&坚持

  每天都在天安门拍照

  新京报:怎么到天安门当摄影师的?

  高源:我年轻时淘气,家人不放心去当兵。1979年,我随母亲所在单位分配工作,到天安门当摄影师。

  新京报:工作之前对摄影有了解吗?

  高源:渊源深厚。小时候条件不错,我们那个家属院有两台相机,小孩都能拿着玩,大人教我们拍照和洗照片。

  新京报:工作情况如何?

  高源:一开始觉得自己有优势,一学就会,不太当回事。工作几年后,也私下想换工作,看了看武警、清洁工等,不如我们轻松自在,动摇的念头很快就打住了。

  新京报:觉得这是铁饭碗?

  高源:照相这一行曾是朝阳产业,一般人玩不起,羡慕的多,最重要的是待遇好。工作第一年,我每月工资70元,快赶上父亲了。上世纪90年代左右,月收入上千,上两天休两天,再也找不到这么好待遇的了,舍不得走(笑)。现在是出于喜爱和责任。

  新京报:有想过会干这么久吗?

  高源:没想过,这是顺其自然的事。晃晃悠悠38年,经过公私合营、私有化、股份制改革等变动,照相馆人员陆续走了,现在老师傅就剩下我一个,我打算干到退休。

  新京报:形成“职业惯性了”吧?

  高源:养成习惯了,一天不来就不自在,每天我都在天安门拍照,拍周围的人,拍武警,拍风景。这是对这个城市和这份职业的感情,我觉得自己不仅是摄影师,更是记录者,有责任记录天安门和这里反映出的时代变化。

   1 2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谷玥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北京:小桥流水“现”前门
    北京:小桥流水“现”前门
    英国首相谴责曼彻斯特恐袭案
    英国首相谴责曼彻斯特恐袭案
    大地上的天空——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无人机飞行员李浩投身改革强军记事
    大地上的天空——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无人机飞行员李浩投身改革强军记事
    戛纳全景
    戛纳全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31121023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