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宁夏民间治沙人:有人耗尽家财 有人"1人1狗"坚守
2017-06-19 14:57:00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治沙人档案:邱建成,78岁,宁夏石嘴山市退休职工。1987年退休后,孤身一人赴荒漠开荒种树,在没水没电的麻黄沟戈壁荒滩孤独坚守20多年,在130多亩荒地上种树11万棵,并意外发现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四合木,期间义务看守、保护、研究繁育。几年前因工业污染与地下水位下降等多重因素,他种的11万棵树一朝尽毁,伤心之余依然没有放弃,坚持“有生之年定要再造一片树林”。

  邱建成:荒漠护绿不服老

  6月15日下午,连续几天失联之后,邱建成的电话终于打通了。他在电话里告诉记者,由于心脏病突发入院急救,他刚刚出院。“老邱的病是急出来的,他不愿意搬家,可又不得不搬,一想到要离开守护了这么多年的四合木,他能不着急吗?”邱建成的老伴梁改枝说,出院之后,老邱更加沉默寡言了。

  沉默寡言的邱建成满头银发、黝黑的脸上遍布皱纹,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就像麻黄沟荒滩上的沙生植物,坚硬、顽强、倔强。只有走进长满四合木的那片山坡,在向记者介绍偶尔发现的一株株防风、益母草、梭梭草时,他才打开了话匣子,脸上的表情也活泛起来。

  “我最近发现,麻黄沟里又有麻黄了,打电话给林业部门他们还不信,派人来看过之后发现真是麻黄。”年逾古稀的邱建成对这片荒滩上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草都如数家珍。

  麻黄沟地处宁夏石嘴山惠农区与内蒙古阿拉善盟交界的地方。回想起在麻黄沟生活的20年,邱建成如今又爱又恨。1987年,他退休后只身来到风沙肆虐、人迹罕至的麻黄沟,承包荒滩,植树造林,只为圆心中多年的绿色梦想。

  在荒滩上,他住“地窝子”,点煤油灯,一个人过了十几年没有电的日子。挑坏几十根扁担、五六十个水桶,种活了11万棵树。不仅如此,还收获了意外之喜,发现了被誉为植物界“大熊猫”“活化石”的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四合木。

  20多年来,他义务看守、保护、研究繁育四合木。他发明的“四合木压条繁殖法”帮助野生四合木在干旱条件下快速繁育;通过培育实验,研究出四合木的移栽、繁殖技术,成功向荒漠化地区推广种植,抗旱固沙,修复生态。

  然而,也是在这片让他收获喜悦的荒滩上,由于周边地区工业污染和地下水位下降等因素,过去几年间11万棵树大面积枯死,今天只剩几根枯枝插在地里,让他看一次伤心一场。

  而近期环保部门对麻黄沟所在的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进行清理整治,恢复原有地貌。邱建成必须得搬家了。

  摸着山坡上刚开出黄白色小花的四合木,半天没作声的老邱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让我搬家可以,我走后他们能看好四合木吗?”他坦言,附近农场的羊曾经几次跑出来啃食荒滩上的植被,都被他发现并赶走了,他担心搬走后四合木“难逃羊口”。

  “不过,现在人们应该会越来越重视四合木了吧。联合国治沙委员会的专家来这里看过,还有新加坡的两个研究生也来跟着我研究培育四合木。”说起这个,邱建成的情绪又好一些。

  当记者问及搬家后有何打算,是否会回城里养老时,老邱说自己“还没到养老的时候”,他制定了荒滩护绿的最后一个“五年规划”:

  再有5年,我在河对岸承包的12亩地上新种的6万多棵柳树、枣树就都能长成了;再有5年,我就在惠农区靠贺兰山的地方找一块地,进行人工育苗,搞盆栽四合木,去有治沙需要的地方推广;再有5年,我就把四合木、四季青、贺兰山扁桃、梧桐、药用木瓜等贺兰山上的植物分列种植,铺满麻黄沟的荒滩……

  放弃城市生活,忍受孤独;给树打药,手指被感染而落下残疾;退休不养老,开荒种树,家里人并不支持。对于这些苦楚,邱建成说他从不后悔,如果能在有生之年再种出一片生态林,他就心满意足了!

  治沙人档案:马波,45岁,大学毕业。为顺从内心“绿色的冲动”,2003年在石嘴山市平罗县红崖子乡承包沙地种树,自此开始“一人一狗”的沙海坚守。他靠打工、经营农家乐赚的钱买草籽、树苗,靠自己发明的“沙地增压深管浇水法”植树造林,用14年时间染绿7500多亩荒沙。

  马波:“一人一狗”战沙海

  马波的“河东沙漠生态农庄”地处石嘴山市平罗县红崖子乡。小桥流水,瓜菜满垄,一个个被绿树环绕的小院里,用于游客居住的原生态小木屋正在加紧搭建。记者4年前来到这里采访过马波,但现在确实认不出这是那个曾经沙丘绵延,只有一个人、一条狗、一间铁皮房、几株手指粗的树苗生长的荒凉之地。

  “我也没想到有一天会变成这个样子,虽然与最初的设想差别很大,但殊途同归。”马波说,从植树造林到经营乡村旅游,他在转型中找到了新的治沙之路。

  林业专业出身的马波,在学校上学时就在心中播下一颗“绿色的种子”——利用所学知识,把时常受沙尘危害的家乡换个模样。200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把马波与治沙造林联系在了一起。在当地林业部门争取到的国际治沙造林项目中,马波当了3年临时工,“绿色的种子”也在此萌芽。

  2003年,马波听闻老家正在拍卖沙地承包权,毅然回去承包了6500亩沙地。一边打工赚钱,一边买树苗、点播草籽。荒芜的沙丘上,只有他一个人开辆小破车,带些树苗、铁锨和水就进了沙漠。“现在想想觉得不可思议,那时候沙漠里没有路,我那辆小破车都是当越野车开的。”

  沙漠里种树,水是最大的制约。想要配置滴灌设备的马波一听需要上百万元,只能打消念头。但他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这时候派上了用场,经过反复实验,他发明出的“沙地增压深管浇水法”能将水完全浇到树根,减少地表浪费,省水也省人工。

  正青春时放弃工作,进沙漠种树,在不少人看来是不务正业,而马波的家人却全力支持他。“我们几代人居住在沙漠边上,想要换个环境却没办法。儿子既然有这个想法,我们就支持他,能干成啥样都成。”正在农庄瓜田里帮忙施肥的马贵生今年69岁,隔几天就抽空来看看园子。

  在家人的支持下,马波坚持10多年,终于让几千亩沙地慢慢披上了绿装。前几年,当地为安置搬迁来的生态移民,配建草畜中心,需要征用5000亩地,马波虽然不舍,还是二话没说就交给了政府。

  拿到几百万元征地补偿款的马波陷入了艰难的抉择:是继续承包更多沙漠种树治沙,还是全心全意经营好剩下的2000亩林地?在他最纠结的时候,宁夏提出发展全域旅游,政府推出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结合的项目,让马波心中一亮。

  这么多年只投入没产出的马波早就意识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只有沙地里出效益,才能长久地维持治沙投入。于是,他开始将剩余的2000亩地重新规划,打造集种植、养殖、沙漠体验观光、经营果林于一体的综合性生态庄园。

  记者看到,最初为种树储水建的水池,贴上瓷砖摇身一变成了游客喜爱的游泳池;开辟菜地瓜田,种植葡萄、鲜桃,以后可供游客体验采摘;在预留的沙漠林带再补种一些沙生植物,今后将作为防沙治沙展示区……说起今后的规划,马波兴头十足。

  前不久,几所幼儿园的孩子在家长陪同下到马波的庄园踏青游玩。孩子们看了沙漠里的植物,知道在沙漠里种活一棵树有多难。“这和我心中想要改变家乡面貌的愿望其实是一致的。”马波说,一个人治沙力量太单薄,很多时候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能让更多人认识到荒漠化的可怕,从而产生自觉保护生态环境的意识,这比任何力量都强大。

  采访完告别时,马波忆起4年前记者写给他的一首鼓励诗《毛乌素的马鞍》,他笑着说,现在“沙漠姑娘的相思/湿了红了/风吹过 又开了/只是 毛乌素沙漠的马鞍上/治沙的小伙/又寂寞了”。(陈晓虎、任玮)

   上一页 1 2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俊松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依依父子情 两代“火龙”梦
    依依父子情 两代“火龙”梦
    南太湖美丽乡村“雏形初现”
    南太湖美丽乡村“雏形初现”
    多彩纸鸢飞草原
    多彩纸鸢飞草原
    新疆:天山天池享美景
    新疆:天山天池享美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1169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