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在“生命禁区”迎接新生——直击藏羚羊产仔
2017-07-10 17:23:55 来源: 新华社客户端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一只母藏羚羊在怀胎六个月后,顺利产下一只小羊(6月24日摄)。

  这里,是平均海拔超过5000米的藏北羌塘草原,也是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黑颈鹤等40余种高原珍稀野生动物生存和繁衍的乐园。在这里,大自然的野性阻隔了人类的足迹,却孕育出独特而顽强的生命体系。

  近日,新华社记者在羌塘国家级保护区境内的西藏申扎县买巴乡丘卡一带,在林业工作人员和野生动物保护员的全程陪同和帮助下,直击了藏羚羊产仔的全过程。

  目前正值藏北高原的“生命季”。

  一只体态略显臃肿的藏羚羊,在与羊群数十米远的草地上,独自不停地来回跑动,随后缓缓躺下。

  此刻,这只藏羚羊没有了“高原精灵”的矫健和灵动。黄褐色的身躯在绿油油的草地上侧身而躺,金黄的阳光暖暖照射着它的身躯。

  怀胎六个月后,它顺利产下了一只小羊。仅在丘卡一带,就聚集有三千至四千余只待产和已产的母藏羚羊。总面积近30万平方公里的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藏羚羊的总数目前已经超过了20万只。

  从每年6月底的产仔季到10月底的交配季,四个月内小羚羊会“长大成人”。

  从小羊第一次完全站立到第一次跑动,仅需几分钟的时间。

  有时候,大自然赋予每个生灵的神奇会超出语言的极限。

  新华社记者 觉果 普布扎西 边巴次仁 摄影报道

  ↑小羊湿漉漉的身躯呈黑褐色,细长的腿还不能完全撑起自己的身体。不断跌倒,不断爬起。它用力打直两条前腿,慢慢挺起身躯,后腿虽然不能完全笔直,但在摇摇晃晃中最终站了起来(6月24日摄)。

  ↑小羊湿漉漉的身躯呈黑褐色,细长的腿还不能完全撑起自己的身体。不断跌倒,不断爬起。它用力打直两条前腿,慢慢挺起身躯,后腿虽然不能完全笔直,但在摇摇晃晃中最终站了起来(6月24日摄)。

  ↑小羊湿漉漉的身躯呈黑褐色,细长的腿还不能完全撑起自己的身体。不断跌倒,不断爬起。它用力打直两条前腿,慢慢挺起身躯,后腿虽然不能完全笔直,但在摇摇晃晃中最终站了起来(6月24日摄)。

  ↑待小羊站立,母羊迅速回到小羊身边(6月24日摄)。

↑待小羊站立,母羊迅速回到了小羊身边,用舌头爱抚小羊的身躯(6月24日摄)。

↑待小羊站立,母羊迅速回到了小羊身边,守护着小羊娇嫩的身躯(6月24日摄)。

  ↑虽然小羊还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身体,但它努力地、慢慢地低下了头,用油亮亮的黑色鼻尖碰触嫩绿的青草(6月24日摄)。

  ↑虽然小羊还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身体,但它努力地、慢慢地低下了头,用油亮亮的黑色鼻尖碰触嫩绿的青草(6月24日摄)。

↑这是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拍摄的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藏羚羊(6月24日摄)。

  ↑一只小藏羚羊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奔跑(6月24日摄)。

  ↑野保员将腿部受伤的小藏羚羊轻轻抱起(6月24日摄)。

  ↑一只藏羚羊和它的孩子在一起(6月24日摄)。一年中,公羊和母羊的“团聚”只在交配季。这就意味着母羊要独自带大自己的孩子。

  ↑离产仔地几十公里的地方,公藏羚羊在单独生活(6月25日摄)。一年中,公羊和母羊的“团聚”只在交配季。这就意味着母羊要独自带大自己的孩子。

↑一只母羊带着不久前出生的小藏羚羊,开始踏上返回栖息地的漫漫征程(6月24日摄)。

  ↑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一群母藏羚羊迁徙前往产仔地(6月24日摄)。

  ↑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一群母藏羚羊涉水前往产仔地(6月24日摄)。

↑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一群母藏羚羊迁徙前往产仔地(6月24日摄)。

↑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一群母藏羚羊迁徙前往产仔地(6月24日摄)。

↑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一群母藏羚羊迁徙前往产仔地(6月24日摄)。

↑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一群母藏羚羊迁徙前往产仔地(6月24日摄)。

+1
【纠错】 责任编辑: 聂晨静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伊拉克总理宣布摩苏尔战事取得胜利
    伊拉克总理宣布摩苏尔战事取得胜利
    我国首次海域可燃冰试采结束并关井
    我国首次海域可燃冰试采结束并关井
    青海门源油菜花海引游客
    青海门源油菜花海引游客
    空中俯瞰美丽新世遗——鼓浪屿
    空中俯瞰美丽新世遗——鼓浪屿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76501121295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