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酷骑小鸣押金难退 共享单车行业再洗牌
2017-09-27 07:59:07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9月26日,部分遭遇押金难退的用户,来酷骑单车总部退押金。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摄

  9月22日晚酷骑单车发给员工的内部信。

  “两个多月了,酷骑单车还没把押金退给我。”酷骑单车用户梅女士向新京报记者抱怨道,“其间打了无数电话到酷骑公司,就是没有人接。”近日,不少用户反映无法在酷骑单车承诺的7天内收到押金退款。

  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酷骑单车近日致信内部员工称,目前公司资金确实非常紧张,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让员工自愿选择去留。无独有偶,小鸣单车最近也深陷押金难退的泥潭中,甚至惊动深圳市消委会督促其尽快实现押金“即还即退”。

  小鸣单车、酷骑单车押金难退的事情愈演愈烈,这个在共享单车诞生之初就备受关注的问题,再次被推至风口浪尖。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有些共享单车企业将押金交给银行来存管,但也有不少企业自保押金。动辄数以亿计的单车押金,该如何保证安全?

  酷骑单车有用户押金两个月退不出来

  “从8月7日申请退押金,到了9月25日还没退成功,客服电话也没有人接。”梅女士无奈地说。近段时间以来,与梅女士一样遭遇押金难退问题的用户大有人在,微博上时不时有用户反映酷骑单车押金长时间退不出来。

  9月25日,有酷骑单车分公司员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酷骑单车部分分公司开始清退员工,只剩区域经理及人事等人员负责善后工作,如退租办公地点,核算人员工资等事项。“领导说分公司的营业执照将注销。”

  据酷骑单车官网显示,酷骑单车共有16个分公司。日前,西安媒体报道,酷骑西安分公司已经人去楼空。一位已离职的酷骑河南分公司员工告诉河南商报记者,24日下午,酷骑河南分公司的50多名员工,已有多数签署了离职协议。酷骑单车沈阳分公司的工作地点也已经停止办公。

  面对押金难退问题,8月底,酷骑单车回应称,“因酷骑近期上线一批新功能,由于时间短,功能更新频繁,系统出现不稳定,导致部分用户退押金迟缓。”随后还表示,资深首席技术官及技术团队将很快入职,届时将“减少技术原因给用户造成的各类困扰”。

  然而这些措施并未缓解酷骑单车燃眉之急,9月22日晚,酷骑单车人事行政部致信员工,信中提到“目前公司资金确实非常紧张,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员工工资的正常发放,为了不影响员工的正常生活,公司给大家一次自愿选择的机会”。

  信件内容显示,员工可以寻找新的工作机会,公司将在9月30日结清离职员工工资,因资金紧张仅能结算基本工资,绩效和其他补助不能结算。若有员工继续工作,酷骑单车提醒,可能要面临工资无法按时发放等问题。

  上述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假设有2000人申请退还押金,公司只能退700人左右。“从8月份开始有大量用户申请退还押金,已经退了一个月,分公司没钱付了。”

  9月25日,该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同事们都知道公司要倒闭了,就怕承诺的工资发不了。”

  9月26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实地探访酷骑单车总部,公司正常办公,工作人员正在处理押金退还问题。“必须本人退款,不能帮忙代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填完信息就可以马上退款。“我打了好多次客服电话,都没接通,想着来总部看看能不能退。”从大老远跑来退押金的张女士如愿以偿。

  新京报记者向工作人员表明来意,对方将记者领到内部办公地点,其与同事沟通后向记者表示,“负责人不在,我们也联系不上,不方便透露相关信息。”还有酷骑单车合作商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酷骑单车欠其数十万元还没结清,具体数额对方不便透露。

  小鸣单车押金难退被消委会约谈

  除了酷骑单车出现部分用户押金难退的问题,近期还有一家共享单车企业——小鸣单车也身陷其中。

  广州的夏小姐向新京报记者反映,“今年四五月份,我在广东时经常用小鸣单车,用得比较顺畅,而且当时押金退款也挺及时。”8月份,她在上海出差,因为急事又使用了小鸣,结果发现单车经常是坏的,于是申请退押金,申请后好长时间,押金都没有到账。

  夏小姐多次拨打公司客服电话和当地消协电话,9月25日小鸣单车终于退还了199元的押金。“退押金居然用了一个月时间,如果不是投诉,恐怕很难退成功吧。”

  然而并不是所有用户都这么幸运,东莞的李先生就是其中一个。8月7日李先生使用了小鸣单车,两天后申请退还押金,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押金也没到账。李先生多次联系客服,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还能怎么办,两百块钱也懒得耗费心思去管它。”李先生无奈地说。

  小鸣单车押金难退的事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关注。深圳市消委会介绍,今年8月以来,收到有关小鸣单车押金难退的消费者投诉激增,深圳市消委会已约谈小鸣单车。

  对于押金不好退的问题,小鸣单车相关负责人表示,“本次事件因网络传言引发消费者恐慌,大量集中退还押金的申请导致系统崩溃,加之客服力量配备不足,使消费者投诉飙升。”

  随后深圳消委会介入,要求小鸣单车加大客服及技术力量投入,加快押金退还进度,力争早日实现押金“即还即退”。

  9月25日,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小鸣单车客服,电话一直连接不上。上述李先生告诉记者,“打了无数个电话,就有一次接通了,客服说帮忙给记录下来,然后会交给工作人员处理押金退还的问题。”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小鸣单车一些区域负责人早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均表示,目前小鸣单车处于正常运营状态,系统也在加急维护中。

  新京报记者尝试联系小鸣单车方面,截至发稿未得到官方的答复。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16年9月,小鸣单车获得联创永宣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10月,获得凯路仕1亿元的A轮融资。今年7月,再次获得由联创永宣领投的B轮数亿元投资。

   1 2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倩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共享经济”连接你我
“共享经济”连接你我
“火力-2017·青铜峡” 站在怒吼的火炮背后有多震撼?
“火力-2017·青铜峡” 站在怒吼的火炮背后有多震撼?
故宫赏鹿
故宫赏鹿
蓬勃发展的交通“大动脉”
蓬勃发展的交通“大动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91121729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