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这一年,俺们村完成了这些“小目标”
2017-12-27 22:20:29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北京12月27日电 题:这一年,俺们村完成了这些“小目标”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出了相关部署,引发网民广泛关注。走进新时代,村里的产业发展得好不好?乡愁能不能留得住?距离乡村治理现代化还有多远?时逢岁末,记者走访多地乡村,探访这一年里各村都实现了哪些“小目标”。

  产业选对路,致富有门道

  位于洪湖与长江夹角处的湖北监利县棋盘乡,是江汉平原典型的“水袋子”,曾因农民负担重而闻名全国。如今这里的农村变了样,农民走上奔小康的快车道。“今年我们村的小目标实现了!但是真没想到实现得这么快!”月塘村党支部书记邓铁平高兴地说。

  今年,月塘村8000多亩稻田全部实行虾稻连作绿色种养模式,亩收入净增10倍,算上打工收入,人均年收入近2万元。

  “最好的年景,一亩水稻的收入也就七八百元;而虾稻连作,最差的效益一亩田也有两三千元的收入,效益最好的能达8000元到1万元!”邓铁平说,村里前年开始“尝鲜”搞虾稻连作,经过两年的探索,今年已经全覆盖。除了经济效益好,这种模式还保护了农田、减少了面源污染,水稻的产量可能低一点,但价格却高了。

  邓铁平说,“现在农户的积极性很高,乡党委和村里正筹划公司搞电商平台,把月塘龙虾的品牌打出去,明年再实现一个小目标!”

  对江苏宿迁市宿城区耿车镇大众村来说,转型是这几年发展最好的注脚。前几年,耿车镇被环保部列入全国重点环境整治区域。“要钱还是要命?要现在还是要未来?”66岁的大众村村民邱永信是村里废旧塑料加工回收第一人,也是第一个思考这个生态问题的“先行者”。他带头购进机器,转型做板式家具并在网上销售。

  截至今年11月,大众村有电商户573户,电商及相关从业者占全村总户数的83%。电商经营额8亿元,同比增长超22%。

  “今年,大众村实现从电商产业园到淘宝社区的转变。”大众村党支部书记李军表示,在电商产业园基础上,投资3亿元建设占地300亩的电商快递物流园。同时,投资约1亿元建设大众美丽乡村,推进农村生态建设,助力乡村振兴。

  乡愁留得住,村貌颜值高

  华灯初上,夜色朦胧,勾勒出河道的蜿蜒轮廓,两岸小吃门店,人流攘攘,气温虽低游客热情却高。这里不是江南水乡,而是河北邯郸市峰峰矿区的响堂水镇,滏阳河穿村而过,赋予了东和村独特的水文化。然而一年前,谁也想不到这条“臭水河”能有啥变化。

  近年来,随着大规模的煤炭开采,河水污染迅速,河道逐渐成了垃圾场,臭味熏天。前年当上村主任的曹仁武知道村民对“臭水河”意见大,就定了个把河道清理干净的小目标,并围绕着水做文章,把东和村为主的水镇打造成集民俗游览区、餐饮休闲区、文化艺术区、商贾作坊四大功能于一体的“响堂水镇”,发展起了以“水街、古街、美食街”为主的乡村旅游。

  如今,东和村不仅村貌颜值高了,旅游也成了大产业,全村四分之一的村民实现就地就业。“当时的小目标不仅实现了,还超出了预期。”曹仁武说,“按照规划,水镇还要建民宿,吃喝玩游住一条龙,我们村的宏伟蓝图正在徐徐展开!”

  在四川邛崃市,大梁文旅集团董事长梁川把家乡文笔山村的千年酿酒文化融入了“乡村旅游”的版图。他指着两节绿皮火车说,今年他的“小目标”就是让“爱情鲜花谷”在春节前开园。“去年我们已接待了游客近90万人次,接待能力已饱和;明年我们村的旅游接待能力还要上个大台阶。”

  通过以田园耕种、收获酒粮、酿制琼浆、品尝佳酿、休闲娱乐等活动,将原本贫穷落后的小山村打造成“中国酒村”,形成以酒文化为核心的产业链,文笔山村变成了一个以中国酒文化为主题的风情旅游型传统村落。

  “今后,年轻游客还可坐着绿皮火车游园,乡村旅游的体验,再也不只是人们印象中的‘农家乐’。”梁川充满期待地说。

  治理有章法,村民心无忧

  11个村民理事会开展协商议事40多次,化解矛盾10余起、建设水泥路约4公里、建设公共厕所10个、修建水井3个、清理房前屋后草垛110处、安装路灯12盏……这是安徽全椒县石沛镇大季村开展村民自治试点工作以来的“成绩单”。

  “今年,我们村最大的目标就是把这项试点工作做好。”大季村党总支书记李辉说,今年5月,国家相关部委将大季村列入全国以村民小组或自然村为基本单元的村民自治试点单位。该村将33个村民组划分为11个片区,对应整合成立11个村民理事会,目前已形成“村委会—村民理事会—农户”的新型自治架构。

  记者采访了解到,全椒县召开村民理事会成员培训会议,明确村民理事会职责、议事方法、议事范围等,指导理事会掌握议事、决策程序,制定章程与村民公约,建立村民自治工作制度。

  “通过试点,减轻了村两委人少事多的压力,也能及时为群众排忧解难了。”李辉说,“村民理事会成员都是家门口人,几十年的感情,互相知根知底,在一起聊聊天,问题就解决了。”

  治理有章法,也是永联村坚守的“小目标”。上世纪90年代末,江苏张家港市南丰镇永联村老书记吴栋材考虑最多的就是如何在村企彻底转制之后保障村民的利益。他决定从永钢集团管理层持有的股份中,留出25%给村集体。这样一来,村民获益了,仅2016年,10838名村民参与年终分配的分配总额就达到5800万元……

  “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是乡村治理的基本前提。”永联村党委书记吴惠芳说。目前,永联村形成“融入式党建引领、五位一体、群众参与、依法办事”社会治理新模式,较好地适应了城乡一体化的发展要求,在乡村社会治理上走出了永联的特色。(采写记者:姜刚、黄艳、赵久龙、白明山、李力可)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倩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云南迪庆:冬季观鸟引客来
云南迪庆:冬季观鸟引客来
中国军队2017:打造实战化训练“升级版”
中国军队2017:打造实战化训练“升级版”
年终报道:2017身边的感动
年终报道:2017身边的感动
加拿大多伦多遭遇强降雪
加拿大多伦多遭遇强降雪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91122176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