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何红舟:水知道答案 无问西东
2018-02-07 15:24:39 来源: 美术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与学院精神相往来

  在一个资讯相对要贫乏得多的年代,何红舟跟国美的最初联系,仅有的凭借是由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小刊物《美术丛刊》,以及偶尔能看到的一些散页、大开本的作品套集。而那些有限的阅读记忆,却常常在何红舟日后的学院生涯里,被当下的相遇和经验唤醒或者接续。

  与第一次见到《做缝纫的苏联士兵》和《酒神》时朦胧感知的那般,出现在南山校园的肖峰院长和全山石教务长,在办学和教学的实践中,特别倡导对优秀学院派传统的弘扬以及生活本身的趣味。而金一德、徐君萱老师作品的线条概括力,也让何红舟印证了罗训班的传统及脉络走向。

  任课老师胡振宇先生呈现的却是另一种精神气质,凡胡老师和他的作品出现过的地方,似乎总有某种巴黎的气息,有阿尔卑斯的雪和地中海的风轻轻飘过的痕迹。

  至于那位感召学生“从大画中锻炼自己”的蔡亮先生,则和何红舟想象中的大师形象完全契合。他的火炬高高举过头顶,将前路照得通透明亮。何红舟就是在那样的老师们身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何红舟 彝女

  《彝女》和《乡场》是何红舟从大学二年级开始,一直到毕业后的95年前完成的两件代表性作品。也许是地缘的亲近,也许跟罗中立、程丛林等四川的其他画家有关,也许仅仅由于那样的题材容易画出对传统油画的理解和美感,何红舟像人们喜欢画西藏一样地“画了一下”彝族。《彝女》将画中女孩曼妙轻盈的身姿放置在协同卷绕针织线圈的生活场景中,把俩人的默契配合和自得其乐刻画得淋漓尽致,呈现出一种介于嬉戏和劳动之间的生活趣味,传递的情绪轻快、饱满、丰沛而生动。

  何红舟 乡场

  《乡场》在背竹篓的小女孩和侧身低头收拾衣襟的青年彝女间,架设了两者目光相向的叙述和结构主线,同时沿主线两侧,依次画了手抓公鸡的顽童、劳作着的妇女和欣赏围巾的妇女,摆地摊的男子以及抽着烟斗的老人。画中人各不相同的姿态和年龄身份的跨度落差,似乎再次提出和直接解答了古老的斯芬克斯之谜。画面采用竖幅的四联画方式,同时辅之以大三角穿插小三角的组合构图,让整体显得坚固而恒定,同时又注入了现代感。在上述两件作品中,何红舟将19世纪的写实绘画技巧与古典的局部罩染等方式结合在一起,绘制了令人难忘、不同凡响的西南风情图。

  何红舟 同学肖像

  与学院精神相往来,贯穿了何红舟的整个大学生活。从他本科的毕业创作《同学肖像》组画中,我们可以看到何红舟对文艺复兴早期弗兰切斯卡等画家在造型归纳上的迷恋,以及把这种迷恋充分体现在自己创作中的努力。1988年,《同学肖像》组画先后发表于《美术》和《新美术》,尤其是《美术》在显著位置的彩印发表,让青年何红舟和他的作品走进了更为广阔的视域。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芳玲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朝鲜艺术团抵达韩国
朝鲜艺术团抵达韩国
科威特最大博物馆群揭幕
科威特最大博物馆群揭幕
冷的边关热的血
冷的边关热的血
大渡河峡谷绝壁上的“天边”村寨
大渡河峡谷绝壁上的“天边”村寨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731122382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