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40年坚守,“细心师傅”的最后一个春运
2018-02-08 09:35:39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西安2月8日电 题:40年坚守,“细心师傅”的最后一个春运

  新华社记者张斌

  带着防护帽,弓着腰,60岁的陈建中窝在深近2米、面积不足4平方米的镟轮坑内,眼睛直盯头顶上方的车轮,被镟掉的铁渣在狭窄的空间内忽而飞起,冒一股热气,然后重重地撞在地面上。

  这些铁渣滚烫,有时候还会蹦到陈建中的脸、胳膊和腿上,“一烫就是一个泡”。

  陈建中是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西安机务段的一名火车车轮镟修工,也被称为火车的“修脚师”。在这个并不为外人所熟知的领域,他已经干了近40年。

  “车轮发生的故障有很多种,比如局部会产生裂纹、擦伤、掉渣,这时,我们镟修工就该上场了,我们会用专用车床一点一点地镟修掉故障部位。”谈起自己擅长的业务,陈建中颇为自豪地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我们小组专门修理火车头的车轮,责任更重。”

  陈建中所在的镟修小组共有6名工人,承担着全段221台机车的轮对镟修任务。他是小组里工龄最长,也是公认技术最好的一个。

  1978年,20岁的陈建中被分配到西安机务段工作,一上班就负责加工蒸汽机车配件。往后的26年时间里,他累计加工超过一万件。“1mm的误差都可能导致配件不能使用,但我加工的合格率都在98%以上,人家都叫我‘细心师傅’。”

  上个世纪90年代末,配件的流水线加工方式逐渐取代手工,他又被分配到同为车床工的镟轮组,这同样是个考验精细度的岗位。

  “镟轮工不是谁都能当好的,这对技术、精度、责任心要求都非常高,每次镟修量最多不超过4mm,同轴轮径误差不能超过1mm。”陈建中说,“你必须集中注意力观察镟刀位置,通过发出的声音随时调整镟修量和镟修速度。”

  说话间,陈建中不停地调整机床数据,并拿出弯钩把聚积在镟刀部位的铁屑钩下来,如果不及时清理,积聚的铁渣会打坏镟刀。

  陈建中也打过退堂鼓。那是2010年,机务段把以前的液压机床升级为数控机床,“满屏幕的按钮”让老陈慌了神儿,“都不知道从哪下手”。

  “后来厂里派来了技术人员,我赶紧拿个本记,趁人家在,我一边上手操作,一边问,用了一个礼拜就学会了。”陈建中憨笑着说,“幸亏学会了,不然‘细心师傅’就该提前下岗喽!”

  杨泽星是陈建中的徒弟,2009年大专毕业后,也成为一名火车“修脚师”。起初他很抵触,9年多的时间,在陈建中的影响下,他已经逐渐成长为班组的业务骨干。“师傅那么大年纪,还能干得津津有味,我们不努力赶上咋行么。”

  近几年,随着西安机务段行驶区段不断延伸,机车使用频率越来越高,需要镟修的机车也越来越多。“2017年,我们就完成了390台机车的镟修任务,镟修轮对达到2163组。”陈建中说。

  2018年,西安火车站要进行大规模改扩建工程,有着84年建段史的西安机务段就要搬迁了,干完春运,陈建中也要告别他熟悉的岗位。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阳
相关新闻
  • 春运变迁:记录发展轨迹 见证改革步伐
    尽管难免还会有这样那样的吐槽和抱怨,但总体来说,公众对春运旅程的满意度在不断提升。春运路上的每一帧影像都记录着国家发展为民众生活带来的变化,见证着矢志改革创造出的新图景、新气象,折射出社会诸多领域的不断进步与提升。
    2018-02-08 07:29:27
  • 忠于职守 “汪星人警官”开启春运模式
    保障春运旅客安全回家的路上,辛勤工作着一群“汪星人警官”。
    2018-02-07 18:46:37
  • 乘警,春运列车上的“流动派出所”
    2月4日,跟随老魏及前来“支援”的同事刘娟和王翌萱,记者踏上武汉往返福州的D3267次列车,探访近2000公里春运路上的“流动派出所”。
    2018-02-07 07:29:02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新加坡航展上的中国参展商
新加坡航展上的中国参展商
高铁“后厨”打造美味旅程
高铁“后厨”打造美味旅程
朝鲜艺术团抵达韩国
朝鲜艺术团抵达韩国
科威特最大博物馆群揭幕
科威特最大博物馆群揭幕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2385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