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老龄化加速,我们准备好了吗?
2018-04-18 15:33:21 来源: 半月谈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在河北阜城县南张庄村互助幸福院,老人们在餐厅择菜。李晓果 摄

互助式养老,让“空巢”变“蜂巢”

记者 高一伟 胡林果 双瑞 邱冰清

  互助式养老,简单来讲就是老年人之间相互照料彼此的日常生活,彼此提供精神慰藉。作为老年人社会参与的重要途径和对传统养老模式的有益补充,互助式养老将养老的个体形成联合体,将“空巢”变为“蜂巢”,缓解养老服务不足带来的压力。然而,如何充分释放互助式养老的潜力,丰富互助式养老的形式和内容,还需要社会进一步探索。

  “空巢”互助成“蜂巢”

  去年,家住江西省新余市分宜县操场乡上松村的黄金秀老人和其他20几位老人一起住进了村里的颐养之家。入住不久,她就自愿义务担任颐养之家的理事,每天一大早,起来打扫卫生,帮着炊事员准备饭菜,并在每餐开饭前,挨个问问老人们的身体状况。“这是我们过上好日子的新家。趁着自己身体还没事,能为其他老人做点事,我心里高兴!”

  上松村党支部书记黄永飞告诉半月谈记者,颐养之家是为农村留守老人养老专设的共同生活空间。老人们在颐养之家相互陪伴、互相帮助,不仅餐餐能吃上“有肉有蛋”的热饭热菜,也能在茶余饭后“有说有笑”。

  自2016年底以来,江西新余全力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颐养之家农村互助式养老新路,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就建成622个农村颐养之家、惠及老人7660名。目前,颐养之家已在新余全市413个行政村全面推行。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类似“颐养之家”这样的互助式养老,在城市社区也出现了因地制宜的做法。

  在江西南昌东湖区,通过“时间银行”模式,吸收低龄老人和志愿者,为高龄老人提供养老服务,推动形成低龄老人帮助高龄老人的互助养老新格局。在广东广州,健康的老人会帮社区内行动不便的老人送餐上门,并观察老人的生活状态,如有摔倒、生病等异常情况都会第一时间联系社区。

  在云南昆明,老年人通过互联网老年社区产生一个个互助组,在此基础上结成“蜂巢”状的互助养老网络。“互助组成员的年龄段不同,对于年纪大一些的朋友,我们经常去探望。当天如果看见谁没有在网上‘活跃’,都要打电话去问一下是不是有什么情况。”一位老人说。

  半月谈记者发现,在城市中,也有老人共同出资租一处房舍,合伙雇护工、雇厨师、雇司机……互帮互助,一起外出旅游,其乐融融!

  民政部政策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王伟进分析,目前互助养老模式形式多样,在农村主要是互助幸福院,在城市主要有结对组圈式、据点活动式和时间银行式三种。老年人互助,既解决了老人无人照顾之忧,又让老人找到了存在感和归属感,使得社会中增添了很多“有效养老床位”。

  “蜂巢”壮大有何难

  预计到2020年,我国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纯粹依靠家庭养老显然不现实。而多数老人享受不到无偿或低价服务,购买有偿服务的意愿和能力又比较有限。

  江苏省民政厅福善处副处长孙才洋表示,在当前政府和社会提供的养老服务“触角”还不能深入到每一个家庭的时候,互助式养老是过渡阶段中一个比较好的形式。它既节约了成本,也弘扬了一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理念,是对现有养老模式的一种有益补充。

  目前,大部分地区的互助式养老都处于探索阶段,一些问题也逐渐显现。

  首先,我国不少地方推广互助式养老主要依托敬老院等养老机构来实施,但许多老人、子女对进敬老院有抵触,觉得丢面子,这成为推广互助式养老的一个重要障碍。

  其次,我国互助养老创自民间,是城乡社会应对人口老龄化的自发性策略。在互助式养老的政策扶持上,国家层面系统的支持政策尚未出台,省市财政仅起到辅助作用,且各地做法不一,资金链存在断裂风险。河南省武陟县民政局副局长韩国有告诉半月谈记者,尽管社会对互助式养老的重视程度逐渐提高,但有的就是从上级到基层的文件传导,真正落实下来的资金不多。

  此外,一些地方盲目复制互助式养老的一般做法,老人的参与度不高,未能满足老人多样化的服务需求,在互助式养老中存在“走形式”现象。王伟进表示,当前互助式养老服务有限与需求巨大的关系紧张,主要表现为:服务内容与项目不全面,在医疗护理与其他养老服务提供上严重不足;在互助养老机构中,专业老年社会工作缺位,缺乏对入住老人适应集体生活的专业指导等。

  优化完善,筑得“蜂巢”满院香

  在当前人口老龄化趋势日益明显,养老成本不断增加的背景下,互助式养老作为一种积极的、民间的、经济的养老服务模式,如何进一步优化服务供给,扩大养老效益?

  武汉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向运华认为,目前互助式养老在管理、服务、监督机制上缺乏规范性,导致其运行质量不高、规范性不够。他建议政府出台相应的制度举措,在自发的生活照料等内容基础上,嵌入医疗服务,为互助式养老的开展和完善提供框架指导。

  江西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认为,互助服务是互助式养老的核心,应进一步拓展互助内容,挖掘长者潜能,不断丰富老人“老有所为”的新形式,让老年人在参与活动中有所作为,在服务他人的同时体现自身价值,创造社会价值,赢得社会的认同和尊重。

  广州市社会组织管理局登记处处长印锐建议,可充分发挥慈善公益组织的力量,汇聚更多的社会资源,让“关爱老人就是关爱自己”的理念通过互联网平台传播。“现在年轻人一打开手机就能看到很多捐助信息,互助式养老体系可以通过互联网平台凝聚成一种社会广泛的共识。”

  新余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简桂生也表示,应鼓励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参与、支持、帮扶互助式养老的具体实践,满足老人个性化、多样化的养老需求。

  据了解,新余颐养之家的前期实践,已探索出了一条本土商会回馈家乡互助式养老事业的路子。目前,在新余市水北镇已形成了850多万元的农村老年人养老基金。当地用养老基金每年的增值收入,在10个行政村建立了27个颐养之家,为近400名老人实现可持续的互助式养老提供资金保障。(专题策划、编辑:徐希才)

   上一页 1 2 3 4  

+1
【纠错】 责任编辑: 聂晨静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贵阳:狮子“兄弟”组团卖萌
贵阳:狮子“兄弟”组团卖萌
柳树“打针” 抑制飞絮
柳树“打针” 抑制飞絮
江苏太仓举行水上搜救综合演习
江苏太仓举行水上搜救综合演习
紫藤花开
紫藤花开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702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