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A.好看的皮囊?B.有趣的灵魂?这个90后作家说“我选C”
2018-04-23 13:34:23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张皓宸:“90后”畅销书作家、插画师。代表作《你是最好的自己》《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后来时间都与你有关》。

有人说鸡汤无用,

畅销书不是文学,

他却相信无论辛辣还是温情,

文字总有力量。

 

用有趣的插画绘出眼前风景,

用温暖的文字记录身边故事,

给迷茫的青年多一点勇气,

为彷徨的青春找一个方向。

 


 

把心路化作满纸暖意,

将美好能量传给别人。

人生有时就需要心头一热,

能温暖一小部分人就够了。 ”


被钉上的标签,潮水般的质疑,

告诉我们鸡汤难得“认同”。

但未知和失意是生命的常态,

励志与抚慰谁都会需要,

只是渴的时候也别“一口闷”。

 

新青年第17期

邀请“90后”作家

张皓宸

聊一聊他的文字和自己

《人人烦鸡汤?我不这么想》

 

 

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张皓宸。因为喜欢写故事,成为了作家,因为没着调地画画,成为了创意插画师。

  今天我要跟大家来聊一聊,为什么人人都很烦鸡汤,但我们仍然能在朋友圈也好,还是微博,这些自媒体上面看到很多人在刷这些鸡汤。

  写东西对我来讲是一个非常长久的一个兴趣。但这两年,好像越来越多的人,不再追捧这种温情脉脉的文字,很喜欢特别辛辣的,直击生活痛点的东西。所以,对于我来讲,意味着要面对更多的质疑。很多人都在批评那种温暖清浅的文字,说它们只能给人带去三分钟热度。但是,我自己是有一个态度,就是我并不觉得三分钟热度是一件坏事。

  像我,我自己也是非常碎片化且三分钟热度的。比如我喜欢拼乐高,可能从早到晚都在拼,然后有一段时间,我又很爱夹娃娃。但最后这两个,好像我都有点没有那么喜欢了。但我又很期待我下一个新的兴趣会是什么。我发现人的一生,好像对这个兴趣,或是对这个目标的执迷,没有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你找那个兴趣的那个过程。我自己常说,我的人生就是我不在乎得奖,在意重在参与。

  我很佩服做一件事情能做到极致的人。但是,三分钟热度的人,穷极一生都在寻找各种各样的兴趣。他们在找的那个过程中,收获的东西可能就是,你抬眼望去能看见一整片的星空。你不能说,我看到最远的那颗星是好的,还是我看到了更大的天空是好的,我觉得这两件事,都挺好的。

  其实讲到这里,我可以举一个,我自己书带给大家三分钟热度的一个例子。一个读者,我叫她小叶。她以前是一个很自卑的人,我写有的角色的时候,他们会有很多的特长,有一个很特别的特长是爱弹乌克里里。所以,她有段时间给我发了一条微博,@我发了一个她的视频,在弹一首歌。因为我的书,给她的这种及时性的改变,我觉得我非常非常的满足,和非常非常的幸运。

  其实我们人的一生很难在一个很短暂性的时间里,获得突破性的成就,但是我们很可能会因为一时的热血和温暖,去迈出一小步,完成一个小的目标。这种感觉就有点像是,比如说因为我的读者大部分都是学生嘛,她到周六的时候,可能以往她就睡到自然醒,睡到中午才起床,但是突然想到,皓宸书里面有一个角色,每天早睡早起。有一天她就很用力地爬起床,然后去浇花,去写东西,去看书,干了好多事情。

  所以我发现很多时候,人生的这种小的改变,就是靠所谓的这种三分钟热度带来的。很多时候,做和不做这种选择题的时候,需要的可能就是这种三分钟的心头一热。

  我一直都觉得鸡汤,其实它永远只是一个标签。它内在的核心是疗愈性、治愈性的东西,无论是文字、音乐,还是影像、剧集。其实这个东西存在很久了,大家仔细想想。

  我觉得在我们父辈的那个时候,诗歌就是那个年代的鸡汤,这些诗歌会变成他们表达自己感情的一个出口。然后再到(上世纪)80年代,比如说他们看灌篮高手,只要一听到那个主题曲,浑身就充满斗志,非常非常燃。然后到(上世纪)90年代,他们会听周杰伦,一想到那个青春时代,就给他们很多的动力。我觉得这些东西其实都是一定意义上的鸡汤,只是它变了很多很多的方式,来推到你面前。所以我觉得鸡汤是每个时代的记忆,只是刚好放到这个时候,因为信息化时代,碎片化阅读,再加上自媒体的兴起,所以鸡汤变得没有门槛了。

  我发现人就有一个这样的特点,就是但凡对一件事情频繁提到,以及变多了之后,就会有点厌倦它。除了“鸡汤”还有“文艺青年”,对吧?还有“你有梦想吗?”最近还有一个“佛系”,我感觉这个“佛系”已经在边缘了,马上又会被大家嫌弃了。

  其实我发现大家在讨论的、在嫌弃的,不是这些疗愈性,而是这个标签本身。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在说,我好烦鸡汤,但是鸡汤一直存在。你去书店里,永远看到这类型的书,摆在最醒目的位置。然后在朋友圈当中,你在表达一些反鸡汤的东西,但随时随地,在任何场合,任何地方,又能再刷到这些鸡汤。

  我在写这些疗愈性、治愈性的文字的时候,有人会粗暴地把它归结为“鸡汤”。当我在写小说的时候,有人说“不是什么人都能写小说的”,所以我一直在问,作家的标准是什么?我发现,好像这个标准是不需要去找的,因为我觉得,标准其实就是刻板印象。或者是,你没有办法去形容它,因为如果你要寻找这种标准的话,你一辈子都寻找不完的。

  其实,也不是光我一个作者在受质疑,很多人都对我们“90后”的作家有一些小小的意见,是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太多的家国仇恨,也不会吃不饱穿不暖。我觉得不同的时代的作者真的是有不同的境遇的,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表达使命。其实作为一名青年作家,一个文字工作者,我只希望为行走在这个路上的人,当他们迷茫的时候,彷徨的时候带去一些暖意,一点感动,一点鼓舞。

  我觉得这是我身为文字工作者的使命担当,我也会朝着这个方向,不断地进步和努力的。我是新青年张皓宸。

 

“不同时代的作者有着不同的境遇,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表达使命。”

虽然阅历简单,文笔单纯,

但坚持写内心渴望表达的东西。


不求鸡汤影响别人一生,

只愿在我们疲惫时充充电打打气;

不求流芳百世成为经典,

只愿让我们懈怠时做出一点改变。

 

拿到畅销榜第一,

也不太敢有野心:

 “希望他们以后回想当初,

不要觉得喜欢我很丢脸。”


粉丝在成长,

以后可能不会再读他的书,

他也在成长,

在质疑中坚信最好的自己。


不盲信鸡汤,

也不拒绝感动,

新青年,拥抱自己。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曦
A.好看的皮囊?B.有趣的灵魂?这个90后作家说“我选C”-新华网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60051298568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