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浙江省教育厅说声“不” 引无数微信用户齐叫好
2018-05-29 16:45:38 来源: 北京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这两天我连续发这条消息来刷屏,潜台词谁都知道。”从上周五看到“浙江省教育厅不许朋友圈拉票”的消息后,小王每天都在自己的朋友圈里转发三遍,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点赞和关注。

  小王提到的这条规定来自于浙江省教育厅新出的《关于规范校园网络投票活动的通知》,其中明确批评了“网络投票过程中的拉票行为严重干扰了学生和家长的正常学习和生活。”并且规定“各学校在涉及学生(幼儿)个人荣誉的各项评选活动原则上不采用面向社会的网络投票……社会机构涉及学生和幼儿的网络投票,需教育部门同意。”

  深受“求票”困扰的微信用户对此一片叫好:学习浙江教育厅好榜样!更有不少人呼吁:期待更多的部门出手,禁止所有的朋友圈拉票!

  何苦 被迫投票的很无奈 拉票的也很无奈

  “我的亲侄女(亲儿子、亲大姨……),请大家帮忙投一票!”

  “街道评选最美小区,请给咱们小区投一票!”

  “评优,请给我们系统的同事投一票!”

  几乎每天,小熊的微信里都会收到这样的信息,有的是单发给他,有的是发在各种群里,或者分享在朋友圈中。小熊不胜其烦,“被各种人情、社会关系裹挟着,全是‘被投票’!”

  事实上,就在最近几年,微信的朋友圈拉票也逐渐形成了类同于日常生活中的各种潜规则。凡是使用微信的“社会人”几乎都深陷其中。被迫投票的“小熊们”很无奈,而转发这些投票内容来拉票的“熊友们”其实也很无奈。

  “不转发吧,评选结果肯定不好看,跟老人孩子解释不清。转发吧,自己也知道给别人造成麻烦,且助长了这种坏风气。”从来不参加投票活动的小胡,最后也没顶住压力,转发了自家孩子参加的比赛拉票和自家老妈参加的街舞大赛拉票。“其实我觉得我的朋友们也不会去做这种无聊的事儿(帮忙投票),但是不转发,孩子和老人不答应啊。”

  积极转发者小王也觉得自己的转发是“被裹挟”,“单位同事的,家里亲戚的,甚至领导的,光投票不足以让自己‘脱颖而出’,还得再转发出去,才能让人家有个印象,微信也是人际江湖啊!”

  就算是设计朋友圈拉票活动的组织方,其实也有自己的不得已。“我们领导喜欢这种方式,觉得参与的人多”、“按参赛水平评选,有大家都能承认的标准吗?参与者都觉得不公平,那还不如用这种方式。让他们‘互撕’总比都来‘撕’我们强”……

  记者采访了好几个票选活动的组织方,设计者的吐槽也很直白:投票,这种看似简单公平的“民主”办法,其实是主办方在参与者都想得奖的压力下,被迫选择的一种“甩锅”方式。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刘太刚就在自己组建的微信群里制订了“不许有拉票行为、不能发广告”的纪律。他认为通过朋友圈拉票进行的评选,比拼的已经不再是原本的东西,没有任何意义。“但好朋友让你投票,你明知道是在浪费时间和资源,不投却过意不去。我们所处的种种人际关系网络,有时候确实会给我们带来压力。”

  可恶

  刷票买票 养活一群“投票黄牛”

  朋友圈的这种拉票,不仅不能真正反映受欢迎程度、作品水平和参赛选手能力,甚至已经成为某些商家博取眼球、赚取经济利益的手段,其背后的经济链条也被诟病已久。

  很多投票程序里,在投票时就索取参与者的姓名、手机号码甚至是家庭住址,然后推送各种“免费”英文课程、马术课程、廉价摄影或者早教课程。你注册的所有这些信息很快就会被转手,因为投票后的几天,总有各种课程顾问的电话“追杀”过来,一旦有人松口同意体验,追加费用几乎是必然的程序。

  而为了获得更多人的参与,有时候,很多商家有意识利用参赛者想得奖的心理,不仅不对投票者进行资格限制,甚至还变相鼓励人工刷票。小李之前就曾经参加过一次评优活动的微信拉票,他的朋友们都很“给力”地坚持每天投票,但却发现那些竞争对手们的票多的不可思议,小李对此嗤之以鼻:“一个小时就能增加上万张票,想想也觉得不是正常投票,明晃晃地弄虚作假。”

  小李的猜测也是有事实依据的。在各个网络空间,到处都是“可帮忙微信投票”的广告帖子。“承接全国微信投票、点赞,百分百纯人工投票、提供截图……”这些“承诺”看上去非常诱人。

  记者随机与其中几个人取得联系,对方的报价也都很“公道”,不需要关注后再投票的最便宜,每张票的报价都不超过0.2元,必须要关注公众号、每天都要投票的,报价则基本都是0.5元左右,需要输验证码的报价则将近1元。

  热盼

  大家都有压力的事儿 期待行政手段介入

  对于浙江省教育厅的决定,刘太刚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连声说“好”。他坦言,自己早就对各式各样的朋友圈投票“深恶痛绝”。他认为,朋友圈投票如今早已成为不少商家收集用户信息的工具;想要“脱颖而出”,人们几乎都要花大价钱刷票,其背后的利益链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闻。对于被投票的人,尤其是孩子,朋友圈投票更是非常不利。“像萌娃评选之类,照片等信息早早就大范围泄露了。”

  刘太刚也觉得微信投票这种方式很可能会逐渐被淘汰。在他看来,微信诞生到现在几年的时间,大家开始使用的起始点也不尽相同。有的人很早就接触了,有的人就很晚,所以可能一些已经出现很久的现象还有人觉得新鲜。“朋友圈投票也是一样,尤其有的单位主管还认为这样好,下面的人就也没法说什么。过段时间,可能他自己想一想,又会觉得烦了。这是一种动态的,不断转换的过程,需要持续地甄别、淘汰、完善。”

  但他还是认为,快点淘汰这种方式应该会更好。刘太刚笑言,对这种“大家都有压力”的事儿,行政手段的加入是非常好的。“陷入到怪圈之中,自己拔又拔不出来。政府出手,大家就都解脱了。”

  除了孩子们,刘太刚认为朋友圈拉票同样不适用于对社会上其他人群的评选。“但教育厅只能管校园范畴内的事儿,社会上形形色色的‘推优’、‘榜样’该怎么管?还真不好由哪个部门出来说。只能靠媒体多多宣传,让人们尽可能广泛地意识到,从而自发去拒绝。”(记者 周明杰 魏婧  插图 宋溪)

+1
【纠错】 责任编辑: 邱丽芳
相关新闻
  • 朋友圈照片被盗遭公开售卖 律师:法律意识淡薄系根本原因
    最近有听众向央广新闻热线4008000088反映称,自己发布在朋友圈、QQ空间或者微博上的私人照片,被他人盗取后用于各类商业广告甚至是网恋网站等。
    2018-05-28 15:37:08
  • 该对朋友圈变味的投票说不了
    近日,浙江省教育厅发布通知,明确规定凡是涉及学生(幼儿)个人荣誉的各项评选活动,原则上不得采用面向社会的网络投票。这一规定让网友纷纷点赞支持,并被建议向全国推广。
    2018-05-25 09:15:28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晋南夏收忙
晋南夏收忙
大熊猫消暑有“凉”方
大熊猫消暑有“凉”方
趣味“滚奶酪”大赛
趣味“滚奶酪”大赛
中意警方启动第三次在意联合巡逻
中意警方启动第三次在意联合巡逻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906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