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女子戒毒7年自述:父亲临终前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2018-06-28 08:21:19 来源: 法制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强戒所的民警救了我

  2008年,我入武汉市司法局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

  刚入所,我打遍了家里亲戚电话,没有人接或接了一听是我直接挂断。

  当时,老公也在强戒所。女儿刚高中毕业,到附近商场当营业员。

  进所之初,我心情无比低落,想着自己这一辈子是不是就这样完了——亲人都不认我。

  得知我的情况,胡芳队长(时任武汉市司法局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六大队大队长,现为该所政治处主任)开导我,让我逐渐意识到:绝对不能再这么活。

  所里的戒毒方法很科学——从生理脱毒到心理咨询、心理讲座,帮助学员树立信心,消除心瘾。

  还有所里的曾军莉老师(武汉市司法局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教育科副科长、高级心理咨询师)常给我做心理疏导,让我从“度日如年”到每天都在学习。

  其实,每个到了所里的学员,口头上都会说“我再也不吸了”,甚至有些也会一时冲动“要戒”。我很庆幸的是,有了民警的科学帮助,我的冲动变成了坚定信念。

  我更感激的是,出所之后,武汉市司法局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们对我的后续照管。

  “出所之后,才是戒毒开始。”我现在越来越理解这句话的深意。

  出所回到家,很多毒友来敲我家门:“我知道你回来了!一起出来玩儿!”

  我躲在屋里,硬是不开门。因为我记得跟胡队和曾老师的约定:一年不吸,胡队请我吃大餐;曾老师邀我下周三去“心桥之家”(武汉市司法局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2009年创办的综合帮教、后续照管平台)看看。

  我扛过7天。周三,女儿陪我到“心桥之家”。我在“心桥之家”吸收正能量,找到同伴,有了自信。

  “不是社会对我们不好,是我们自己做得还不够好。当你真戒了,别人会向你竖起大拇指。”我至今记得在“心桥之家”学到的这句话。

  看到我真心戒,曾军莉老师问我愿不愿意回所做戒毒志愿者。跟女儿商量后,她非常支持。出所一个月后,我就开始了每周5天到武汉市司法局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上班”。

  一个偶然机会,我了解到湖北省暨武汉市禁毒教育基地招录义务讲解员。曾军莉等老师鼓励我报名。我开始周末到基地练习。为记下讲解词,我用坐公交的时间背诵。

  做志愿者,我觉得没收入不划算,是女儿一句话打动了我:妈妈,你只要不再抽,就是在挣钱!

  电影《门徒》的一句台词,我一直记在心里警醒自己:是毒品可怕,还是空虚可怕?

  回过头来看,我非常感谢戒毒民警们,是他们让我出所之后“不空虚”,才有了今天的我。

  我用坚守赢回尊严

  前两天,女儿带着我与她同事一起到宜昌旅游。女儿能坦然向朋友介绍我,是对我最大的认可和鞭策。

  尊严,都是自己挣回来的。

  从戒毒所回来之初,我得知父亲住进了养老院。

  我不知道姐姐、哥哥他们住哪里,就找到住在父亲老屋的弟弟。

  我跟弟弟说,想趁重阳节去看父亲。弟弟只是说父亲很好,不用我担心。

  他这么说,我理解,他们都还怕我继续“祸害”父亲仅剩的退休金。

  我哭着掏出100元交给弟弟,要他转交父亲。

  随着我操守保持的时间越来越长,我能感受到身边人对我的态度也在变化。

  2015年,女儿结婚时,哥哥、姐姐、弟弟及家里亲朋都来参加。

  女儿婚礼结束,我试着表达了接父亲到家住的愿望。

  姐姐他们同意了,但一开始还是“卡”着:父亲养老金存折仍由姐姐保管,每月给1000元买日用品照顾父亲。

  2015年10月,我把父亲接回家。我怀着一种赎罪的心态尽心照料父亲。

  看我把父亲照顾得很好,也确实没再沾染毒品,姐姐把父亲的养老金存折交给我。

  拿到存折的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哭得稀里哗啦。

  父亲是在早饭后,坐在沙发上休息时去世的。现在回想,父亲生命最后5年里,我没让他失望,再次成了他心中的好姑娘。(记者 刘志月 整理)

   上一页 1 2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琼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天空之眼瞰浦东
天空之眼瞰浦东
卫冕冠军德国队小组赛遭淘汰
卫冕冠军德国队小组赛遭淘汰
香港青年参访武汉
香港青年参访武汉
宁夏沙坡头:羊皮筏上对“花儿”
宁夏沙坡头:羊皮筏上对“花儿”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047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