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刘军夫妇:坚守在塞罕坝林场的瞭望员
2018-11-20 18:36:28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石家庄11月20日电 题:刘军夫妇:坚守在塞罕坝林场的瞭望员

  新华社记者张宝印、贾启龙

  2006年,当了15年护林员的刘军,和妻子齐淑艳来到位于塞罕坝林场深处的“望海楼”当瞭望员。

  那里,不通水电暖。大雪封山时,半年无人迹。在那里,每到重要防火期,刘军夫妇不分昼夜,每隔一刻钟就要瞭望辖区方圆20公里林海的火情,汇报并登记一次。这种周而复始的日子,一过就是12年。12年里,瞭望登记本摞起来足有1米厚。

  12年的坚守,见证了刘军夫妇的忠诚。

  12年前的“望海楼”,只有一个土炕和一个灶台,办公室设在铁皮焊成的楼顶。落雪后,“望海楼”里上下透风,夜里就是裹着棉被、戴着皮帽还被冻得瑟瑟发抖。一大早起床时,铺的毡子全冻在了炕上,想卷起来得用铁锹慢慢地铲。

  “防火责任大如天,一把火能在瞬间毁掉塞罕坝人半个世纪的辛劳!”为了防止火情出现,刘军和妻子从2014年起全年坚守在山上。为了掌握火情判别方法,刘军琢磨出一套“刘氏鉴定法”:草燃烧是白烟,树燃烧是黑烟;雾起来发散没“根”,树草燃烧有“根”……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积累,刘军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2017年的一天,刘军发现30公里外的克什克腾旗方向有一处地方冒烟,经验告诉他,这是草原着了火。他赶紧向防火指挥部报告。因报告及时,不到40分钟火情就得到控制。

  12年的坚守,见证了刘军夫妇的艰辛。

  护林最大的难处是寂寞。特别是入冬后,大半年看不到一个人影。憋得实在难受,俩人就对着空荡荡的大山喊两嗓子。

  后来,刘军拿起画笔,跟着电视学画画,用绘画战胜孤独,妻子则拿起针线,学起了十字绣。这些年,他记不清自己画了多少张,只记得练习纸是论斤买。如今,“望海楼”内挂满了他的作品。

  “最喜欢《守望》那幅画,两只猫相互依偎,紧盯前方。”齐淑艳说,护林不仅是工作,更重要的是成了他们共同的守望。

  除了寂寞,还有时常出现的险情。一天,一只狼跑到楼下,蹲着不走,舌头耷拉着,流了一大摊口水,吓得刘军不敢出门。第二年,夫妇俩专门养了两只狗来壮胆。

  最让刘军夫妇发怵的是打雷。每逢雷雨天,屋内的明线就会冒着黄豆大的电火花,发出嗞啦的声响。为了防止被电击,夫妇俩只得穿着绝缘胶鞋守在土坑上静等雨过天晴。

  2008年夏,刘军正在瞭望。突然,雷声乍起,半个门大的火球从四楼楼梯一路冲了下来破门而出。当时,齐淑艳正从外面回来,虽然距门有几米,但仍被迸出的火花溅到脖子上,她就像被电击一样,当即栽倒在地。

  12年的坚守,见证了刘军夫妇的奉献。

  为了护林,刘军夫妇几乎断绝了与亲戚朋友的往来。刚上山的时候,儿子刘志钢仅12岁。由于瞭望岗位离不开人,夫妻俩只得把孩子安排在百里外的围场县上寄宿制学校。一家三口,仅在孩子假期时短暂相聚。

  一次,为了见到爸妈,刘志钢竟喝下了治疗外伤的正骨水,想通过生病换来父母与自己见面。得知消息后,刘军夫妇心如刀割。当时,因处在防火重要期,夫妻俩最终还是委托亲戚代为照看。

  上初中的时候,刘志钢理解了父母的艰辛,放假时主动到林场帮父母干活,学着瞭望。

  如今,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全家团聚在一起。感受到父母的良苦用心后,刘志钢辞去在上海的工作,也加入到护林员队伍,成为一名扑火队员。

  “只要国家需要,我们家世代子孙会为国家守好这片林场。”刘军说。

+1
【纠错】 责任编辑: 韩家慧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潜水教练担任义务珊瑚保育员
潜水教练担任义务珊瑚保育员
见证历史变迁的老物件
见证历史变迁的老物件
古镇传统庙会助推乡村旅游
古镇传统庙会助推乡村旅游
安徽黄山云海佛光景观齐现
安徽黄山云海佛光景观齐现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61299984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