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皆为儿子缝终于补好一个家 儿子丢失后老裁缝20多年做3套衣服
2018-12-18 07:23:03 来源: 成都商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三套衣服,缝着期待

  “每缝一套衣服,就是要敦促自己把儿子找到”

  超超丢失后,廖运春再也没有从事过裁缝工作,也没再给人做过衣服。20多年中,他的好手艺仅仅展示过三次,他为走丢的超超先后做了三套衣服,他一直期待,“找到儿子那一天,一定要给他看。”

  第一套:海军服

  “本想让他当兵”

  2001年,超超8岁。一位好友给自己的孩子庆生,邀请廖运春吃晚饭,吃饭时,好友说了一句,“你丢的娃儿差不多也这么大了。”

  廖运春听了那句话之后,不知怎么回答,“好像被刺激了。”当天晚上,廖运春没有多少心情吃饭,匆匆回了家,心里想着超超马上8岁了,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第二天,廖运春骑着三轮车,到几公里外买来蓝色布料,花了一包烟,在打窗帘的熟人那里,借来一台老式缝纫机。用了整整一下午,廖运春做了一套蓝色的、带白色格子的衣服。“他从小比较调皮,家里本想让他去当兵,所以按照海军服的风格做了一套衣服。”

  衣服做好之后,折好,放在衣柜里面。他给自己打气:“万一很快找到了呢?还可以穿,也不一定。”

  这一波被激起的情绪并没有保持多久。廖运春坦言,几天之后,自己又回到现实生活中,只能在茫茫人海中继续寻找。只要不触及超超,心里就没有什么事儿,只要一被人提到,自己就变得很容易情绪受影响。

  第二套:小西装

  “他也该上学了”

  在不断的希望与失望中,时间来到了2005年。9月1日开学,邻居家的孩子穿着新衣服到学校去读书,刚好被骑着三轮车拉货的廖运春看到。想到儿子可能也该上学了,廖运春说:“我又跑到上次买布的地方买了2.3米长的布料,缝了一套小西装。”

  这套在老家一带颇为流行的小西装,廖运春急切地赶工完成,虽然还是没人穿,照样放到了家中的衣柜里。“心里很失落,缝衣服成了寻找儿子的希望,每缝一套衣服,就是要敦促自己把儿子找到。”廖运春告诉记者。

  夫妻俩在广东汕头市和揭阳市一带找了多年,依然没有儿子的一点消息,不仅夫妻俩身心疲惫,超超这个词也成了全家人的“心病”。

  第三套:新郎服

  “他现在多高了?”

  2015年,超超应该有22岁了。过年时,廖运春受邀,参加了侄儿的婚礼,侄儿比超超大一岁,结婚时穿着西装,阳光帅气,高高兴兴的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办酒席。

  在现场,廖运春的堂兄说起,超超如果没有丢,差不多也应该结婚了,恐怕你连孙子都有了。廖运春说,这一次,自己心里的情绪再次被唤起。回家后,他又专门跑到城里,买了160元一米的西装布料,大概买了2.5米,回到老家,就用自己保存多年的老式缝纫机,再次缝起来。

  这一次,老裁缝遇到了新难题。廖运春发现,自己竟然不知怎么开剪。儿子身高多少?多胖多瘦?这位父亲头痛了一上午,思来想去,还是按照自己和小儿子的身高、体型,估摸着给超超做了一件“新郎装”。

  “自己1.7米,超超在外面吃苦,猜测身高可能只有1.72米左右,父子俩的体型都属于微宽型……”就这样,廖运春估算着,给超超做了一套“新郎装”。花了两天时间,衣服终于做好了,还是像往常一样,只能将衣服收藏在衣柜里。

  如果超超提前一点去抽血,可能重聚的时间会提前。但,没有如果。今年在北京相见后,儿子终于穿上了自己做的“新郎装”,廖运春说:“他还没有1.72米,体型宽了点,但穿上还是挺合身。”

  束之高阁的衣服,终于派上了用场。廖运春觉得,以后可能“不会再受刺激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琼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鱼跃人欢冬捕忙
鱼跃人欢冬捕忙
济青高铁开通在即
济青高铁开通在即
夜捕
夜捕
吉林舒兰市发现疑似东北虎踪迹
吉林舒兰市发现疑似东北虎踪迹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866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