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千里鸳鸯的“小别离”
2019-02-02 16:34:00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哈尔滨2月2日电  题:千里鸳鸯的“小别离”

  新华社记者邹大鹏、王松

  19站,1908公里,10小时44分,这是爱情的轨迹。对于高铁夫妻列车长张嘉祥和张悦来说,这也是春运里最远却又最近的距离——你在列车头,我在列车尾,却只能在电波里相会。

  从祖辈开始,两人的家庭就分别与铁路结缘。作为“铁三代”,他们相识于职业学院,毕业后分别进入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哈尔滨客运段工作,一段爱情长跑也由此拉开。

  “我是‘80尾’,她是‘90头’,没想到首尾相随也成了我们工作状态的真实写照。”30岁的张嘉祥说,虽然结婚有了娃,但自己却一直在“追”妻子。

  清晨7时,晨光初显。哈尔滨西站的站台上滴水成冰,G1206次列车将由此始发开往青岛北站,两人各自开始发车前的准备工作。

  不远处,两列重联的和谐号列车仿佛在“接吻”,中间两个车头将16节车体阻隔成并不相通的前车和后车。“去程她在前车,所以只要这辈子不换岗位,我得‘追’她到老!”张嘉祥羞涩的微笑中透着甜蜜。

  然而,现实却是这对千里鸳鸯虽相隔咫尺,但每天都在上演着“小别离”,只能偶尔在匆匆的人流中遥望一眼对方的背影。“前列车长,后列旅客乘降完毕,请关闭车门”“后列车长,前列车长收到,可以关闭车门”……对讲机里不能因私沟通,这两句话是他们一天中有限的交流。

  “平时最怕的就是行车中对讲机响起!”张嘉祥最担心的事还是来了,从青岛北站回程到达秦皇岛站前,一位旅客的热汤不小心洒在了张悦的裤子上,又灌进了鞋里。“脚上烫起大泡破皮了,还好没伤到其他旅客。”一瘸一拐的张悦说。

  “这个时候最熬心,剩下的4小时49分钟每一秒都想过去看看她伤得咋样,但工作岗位不能擅离啊!”到达终点站后,查看过妻子伤势的张嘉祥又踏上了开往佳木斯的列车换乘。

  缘于火车、恋在火车、爱上火车,铁轨上的平凡爱情,没有惊天动地,却悠悠绵长通向远方。当其他情侣穿上情侣装时,夫妻俩每年也会以制服为情侣装拍一张合影,记录高铁时代的点滴变化。

  “铁路上像我们这样的‘鸳鸯’太多了,也许是干着同样的工作,才能更深刻地理解对方的酸甜苦辣。”小夫妻俩说,虽日日相思君不见,但幸福却从未远离,这也许就是爱情最美的味道。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李志强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灯笼红 年味浓
灯笼红 年味浓
“慢”火车上的春运时光
“慢”火车上的春运时光
“百猪”剪纸迎新春
“百猪”剪纸迎新春
寒梅枝头俏
寒梅枝头俏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4080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