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坚守至最后一刻——记参加木里县森林火灾救援的凉山军分区民兵

2019年04月04日 10:06:57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成都4月4日电 题:坚守至最后一刻——记参加木里县森林火灾救援的凉山军分区民兵

  新华社记者 王德思

  坚守,是四川省军区凉山军分区参与扑灭木里县森林火灾的324名民兵的真实写照。经过4天4夜的连续奋战,4月3日下午,明火已被全部扑灭。“木里是我们的家,森林是我们的宝贝,不完全把火灭掉,我们是不会回去的。”民兵队长邱浩说。

  (一)

  3月30日下午,几声闷雷在群山上空响起。“起烟了!”雅砻江镇副镇长、武装部部长王鑫接到群众报告后立即启动应急预案,4支民兵队伍前往4个起烟点排查,最终在立尔村背后的山上发现明火。

  王鑫立即带领附近4个村庄集结的村民前往支援,经过8个小时的徒步跋涉才走到山顶。不久后,来自西昌的森林消防队员和木里县林草局局长杨达瓦等人陆续到达。

  在仔细观察火势后,指挥部命令他们到山腰的一处水源地集结露营,待第二日早上再上山灭火。他们分两路下山,杨达瓦带着几名群众和消防队员走右边,王鑫带着民兵队伍走左边。

  分开没多久,只听背后“啪”的一声炸响,火球直冲云霄,裹起白色的浓烟。“热浪直接扑过来,整个脸都是滚烫的,我侧身往山下一滑,不知道滚了多远,撞到一棵大松树才停下来。”回过神来的王鑫,顾不上疼痛使劲跑,他刚才站立的地方已经被火焰吞噬。

  “两边的山脊包着那个山坳,总体形状很像一个烟囱。”彝族民兵伍成刚将两只手掌平行举在脸前比划着说,“火顺着山坳瞬间冲上来,侥幸的是把山脊上的我们震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

  “消防队员背着专业装备比较重,而山坳里的地势平坦一些,没想到这一分开就成了永别。”得知另一队30人牺牲的消息后,王鑫的眼中难掩悲痛。

  (二)

  火场的山体坡度接近70度,山路只有不到半米宽,越接近山顶越没有路,只有采菌子的人走出的小道。

  事发地没有信号,一路狂奔下山的王鑫在31日20时50分左右,才感觉到手机振动,一下收到上百条询问安全的消息。他用颤抖的手掏出手机赶紧向指挥部报告——17名民兵全部安全。

  半个小时后,由多支队伍组成的搜救队从立尔村出发,40多名民兵担任向导。藏族民兵撒达扎什好像有一双夜视眼——在这里生活了27年,“哪里滚石头,哪里该转弯,闭着眼都知道”。

  4月1日凌晨,搜救队突破火线封锁,来到“爆燃”事发地。8时左右发现第一具遗体,17时左右找到最后一具。藏族民兵杨六斤说:“这些消防队员这么远跑到我们的家乡来灭火,牺牲在这里,心里真的特别难受。”

  民兵们拿出自己的被子,将遗体小心包裹。用松木和树枝搭好担架后,他们又铺上自己的大衣,再小心翼翼地抬上去。

  “按照我们的风俗,一旦抬起来上路,中间就不能放下。”民兵杨宝剑和队友们每8至12人为一组,徒步8个多小时才走回立尔村。“送英雄回家,再苦再累都不在乎。”民兵们说。

  (三)

  一袋面包,一口铁锅,半袋米。藏族民兵次仁在火场对面的山头上守了3天3夜。“想看清火势发展,山脚和山顶都是不行的,要在对面的山上才行。”在直升机来到火场前,次仁一直充当“观察哨”。下山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他又加入了扑火的队伍。

  “民兵熟悉地形和气候,最主要的是他们对这片土地有感情。”木里县武装部部长王瑞华说,“群众世世代代与山为伴,森林发生火灾,他们心里最着急。”

  群山中,一面“党员突击队”的旗帜格外显眼。这是一支来自木里县倮波乡的民兵队伍,全部队员都是共产党员。民兵队长唐小军说,乡里大家都以能加入民兵为荣,因为名额有限,民兵都是年龄35岁以下身强力壮的。

  这支“党员突击队”已经连续战斗了4天,每晚都在山上露宿,也只能睡3个小时左右。每到休息的时候,彝族民兵王国华就会独自爬到旁边的山顶上找信号——他要给妻子和刚出生的儿子报平安。

  目前,明火已经完全扑灭。消防队员离开后,民兵队伍还要把火场周围的烟点逐个清理一遍,确保不会死灰复燃。“把火灾消灭掉,就是对牺牲的英雄最大的告慰。”唐小军说。

【纠错】 [责任编辑: 刘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326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