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汉代烟火成都好热闹 画像砖上有图有真相
2019-07-19 14:29:52 来源: 成都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20世纪,成都出土了大量的东汉画像砖,这些画像砖既有对盐业、农业、渔业、纺织等生产劳动场面的再现,又有对餐饮、出行、歌舞等场景的描绘。那些长方形砖块上的汉代生活图景,是如此丰富和鲜活,充满了欢乐、自足、真实的生活气息。它们就像一张张“照片”,复活了东汉成都的社会生态和精神世界,被专家视为“研究汉代社会的百科全书”。它们是东汉成都的烟火人间,是东汉成都人不经意间留给后世的宝贵财富,是历史大步向前途中有意留下的脚印,好让我们回首茫茫历史时,能有迹可循。

  好文艺

  画像砖原本是彩色的

  清末民初,东汉画像砖开始现身于成都的古玩市场之中,并引起了收藏家们的关注。新中国成立后,正式步入了科学发掘画像砖墓的阶段。1952年成渝铁路通车后,开始修筑宝成铁路。西南文教部为了保护和征集在修建铁路过程中出土的文物,特别组成了“宝成铁路文物征集小组”。1952年8月,该小组在成都火车北站的东面发现了汉墓群,其中的3号墓出土了大量的画像砖。1953年,成都北郊羊子山再度发现汉墓群,并再度出土了大量的画像砖。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成都的新都、彭州、大邑、邛崃及全省的诸多地方均有画像砖出土。

  据曾经主持过永陵发掘的著名考古学家冯汉骥研究,这些画像砖是这样生产出来的:事先在木板上刻上画面的阴模,再用泥制成与木板大小相同的方砖,趁砖泥未干时将木模印上。冯汉骥认为,这些砖的画面当年都是彩色的。羊子山四座画像砖墓中所出各砖尚残存有红、绿、白三种颜色。冯汉骥推测,因砖在土中浸润了约2000年之久,出土时绝大部分颜料已脱落,只剩下用模印上去的凸出的部分或者线条。所以现在所见的印在画像砖上的画面,在当时只不过是供绘色时作轮廓用的。这位著名老教授不由自主地感叹道:“将这种彩绘的画像砖砌在用花砖组成美丽图案的墓壁上,装饰效果是很好的。”

  考古学家们还发现,画像砖墓在东汉砖室墓中是比较少的特殊存在。考古学家们由此推测,建有画像砖墓的墓主人,大多是当时官阶较高或财富较多者。

  据统计,目前在成都地区出土的画像砖已涵盖了50余种不同的题材。冯汉骥认为,它们均为东汉晚期至蜀汉时期的作品。这些画面生动的画像砖,无疑是传达当时成都社会生活的重要而形象的载体。

  好有味

  最早用天然气煮盐

  2200多年前,蜀郡守李冰带领民众修成的都江堰水利工程,使成都平原从此“水旱从人、不知饥馑”。经济的繁荣、文化的飞跃,秦汉时期成都城市的发展迎来了第一次繁盛期,至汉代,成都已成为了著名的“五都”之一。

  成都人当然不会辜负“天时地利”的先天优势,把爱吃会吃懂吃发挥得淋漓尽致。1954年出土于成都羊子山的收获渔猎画像砖,其上半部有一个莲池,游鱼在河中嬉戏生长,两个猎人正隐藏在莲池旁边的树荫下,张开的弓箭犹如满月,向天空中结队飞翔的鸿雁瞄准射击。这是我们大家所熟悉的成都平原的秋天:秋高气爽,天空中飘着淡淡的白云,群雁结队往南飞。画像砖的下半部分为收割水稻图,三人执镰弯腰割稻,二人绑扎稻草,一人挑起一担谷穗急步飞奔。这块砖,将当时农、渔、猎等生产场景都展现了出来,这样的画面离我们的现实生活并不遥远。

  有了丰富的食物原材料,怎样吃才能更美味?要有佐料啊。人们常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盐是人类生活的必需品,被称为“食肴之将”。出土于四川邛崃花牌坊地区、曾入选央视《国家宝藏2》的东汉制盐画像砖,就栩栩如生地刻画了东汉时期成都人井盐生产的繁忙景象。画面上,层峦叠嶂,左下角是一盐井,井上有高架,架上挂着吊桶,四人站在架上正用滑车和吊桶汲取卤水,用竹子管道运送到灶房。右下角设有灶台,长方形灶上有釜,两人于上下照料,一人灶口扇火。山间另有五人在背柴和狩猎。

  井盐的生产,需先凿井取卤,而后设灶煎制。从这块画像砖可以看出,东汉人制盐已经科技范儿十足。首先,当时凿井技术有所进步,已经出现了“深六十余丈”,约合138.24米的盐井;其次是采用楼架方式,安装定滑轮汲取卤水,提高采卤效率;再次是在煎盐时采用温锅热卤水以蒸发水分,节约燃料。下面是敲黑板划重点的时间:四川不仅井盐丰富,天然气资源也是储备满满。世界上已知最早发现和使用天然气的地方就是成都。旧题西汉文学家扬雄的《蜀王本纪》中这样记载:“临邛有火井一所……井上煮盐。”这是世界上最早利用火井天然气的文字记载,是成都人在能源利用方面取得的辉煌成就。而且,在东汉时期使用天然气可谓“黑科技”。

  在今天,食盐已经是一种非常普遍的调味料了,但在古代,盐业是国家的经济命脉,盐的开采和经营是富可敌国的暴利行业。采盐业的发达,无疑是当地经济繁荣发达的佐证。事实上,在汉代盐业是政府三大重要赋税之一。政府在主要产盐地区设立盐官。“西蜀天下富,井盐天下丰。”源源不断的井盐,刺激了四川盆地的贸易往来。对于吃货而言,可以在菜肴制作中加入盐,定味、提鲜,原始的川菜就这样形成了……如今,也有人把“盐”称为川菜的灵魂。

  成都自古以来餐饮文化就很发达,汉代的诗赋有非常生动的描写,比如左思的《蜀都赋》, “终冬始春,吉日良辰。置酒高堂,以御嘉宾。”至少从那时开始,成都美食之都的美名已处在了滥觞之中。

  好会玩

  杂技舞乐花样多阵容强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也要远方的琴棋书画诗酒花。

  画像砖不仅有对当时物质生活的记录,也有对当时人们精神追求的捕捉。

  尊中有美酒,胡不饮且歌。汉代时,王侯贵族举办宴会,歌舞助兴已成风俗。宴会现场的画像砖场景各不相同,高朋欢聚,俳优热舞者有之,文人聚会,高歌助兴者亦有之,画像砖上,成都灿烂的文艺传统可见一斑。

  要说成都的“音乐文脉”,得追溯到2600年前的古蜀时期,成都地区最早关于音乐的记载出现了。《华阳国志·蜀志》写道:“九世有开明帝,始立宗庙,以酒曰醴,乐曰荆”,这是成都人成功解锁音乐技能的最早官宣。开明王也是资深音乐爱好者,作曲《臾邪歌》《龙归之曲》。音乐常常与文人墨客组成CP,春秋时期,孔子传授三千弟子的“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就包含了“乐”,据《大戴礼记》和韩愈的《师说》记载,当年,博学多识的蜀人苌弘在音乐方面造诣颇深,孔子专门跑去求教了韶乐与武乐的异同之处,这就是著名的“访弘问乐”。孔子“乐以发和”的思想也是源于苌弘的乐学理论。

  到了汉代,古人的音乐天分不断激发,音乐营业范围不断扩大,逐渐融入文艺表演,不少大富之家都是文艺演出的“真爱粉”,表演班子绝对不能少。出土在羊子山的宴乐画像砖,聚焦了成都贵族家宴时的笙歌妙舞。透过从画面顶端垂下的帐幔,人们即可遥想这个家庭的奢华。画面上宾主席地而坐,几上列有酒具,地上置有食器酒鼎,身后有婢女侍奉,宾主正兴致勃勃地观看艺人们的表演。艺人们有的跳丸,有的舞剑,有的在表演旋盘、掷倒,有的在表演盘鼓舞、宽袖舞,整个场景其乐融融。

  出土于成都大邑县的杂技舞乐画像砖,它的演出阵容堪比“春晚”:有抚琴者、跳丸者、踢瓶者、执节歌者、巾舞者、排箫者等诸多艺术人才。右下一个舞巾少女,头梳双髻,双手各执一条长巾,双臂一高一低,舞巾上下飘飞,再现了《观舞赋》中所写“香散飞巾,光流转玉”的风采。而男子左肘“跳瓶”,右手握剑,还有一人表演“跳丸”,难度系数之高,让人感叹:原来2000多年前的成都人真会玩,文化生活真是多姿多彩。(记者 汪兰)

+1
【纠错】 责任编辑: 黄浩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天宇上演月偏食
天宇上演月偏食
“孤岛”救援记
“孤岛”救援记
贫困群众受益“爱心超市”
贫困群众受益“爱心超市”
西藏扎西坚白寺展佛
西藏扎西坚白寺展佛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1151124774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