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特稿:从长城站到罗斯海新站——中国前35次南极考察回眸
2019-10-23 15:36:05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新华社“雪龙2”号10月23日电 特稿:从长城站到罗斯海新站——中国前35次南极考察回眸

  新华社记者刘诗平

  10月22日,中国第36次南极考察队107名考察队员搭乘“雪龙”号极地考察破冰船从上海出发,奔赴南极大陆。这次,“雪龙”号有了一个新伙伴——我国首艘自主建造极地科学考察破冰船“雪龙2”号,15日从深圳出发首航南极。

  从1984年首次南极考察至今,35年来,一代又一代中国考察队员奔向最远的南方,从“为人类和平利用南极做出贡献”到“认识南极、保护南极、利用南极”;从“向阳红10”号科考船首航南极到“雪龙”号和“雪龙2”号破冰船“双龙探极”;从第一面五星红旗在南极洲上空飘扬到考察站建立在南极冰盖之巅……中国进入极地考察大国行列,并向强国迈进。

(“雪龙”探南极·图文互动)(4)特稿:从长城站到罗斯海新站——中国前35次南极考察回眸

10月22日,“雪龙2”号航行在太平洋上。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遥远的存在:一座座考察站在南极建成

  1984年12月30日,是中国南极考察史上的一个重要日子。这一天,中国首次将五星红旗插上了南极洲的大地。

  “队员们欢呼着、歌唱着,激动的心情难以用语言表达。几代人的梦想在这一刻变为了现实,怎能不让人心潮澎湃、激动万分!”首次南极考察队队长郭琨回忆说。

(“雪龙”探南极·图文互动)(6)特稿:从长城站到罗斯海新站——中国前35次南极考察回眸

停在南极中山站附近的“雪龙”号(2018年12月4日摄)。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一个多月后,中国第一个南极考察站——位于西南极洲南极圈外的长城站顺利建成,揭开了我国建设南极考察站的序幕;1989年2月,在东南极洲拉斯曼丘陵上,南极圈内建起首个中国的考察站——中山站。

  “选择在中山站建站,除了因为能在这里开展多学科的南极考察和研究之外,还能由此进入广袤的南极内陆。”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主任秦为稼说。

  2009年,中国第25次南极考察队在冰穹A地区建成我国首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实现了我国南极科学考察由南极大陆边缘向内陆的战略跨越。

  5年后,位于中山站和昆仑站之间的泰山站竣工,魏福海出任泰山站首任站长。

  “建长城站时,队员们在风雪交加中跳入寒冷刺骨的海水里搭建登陆码头,这一感人画面深深印在我脑海里。”已是第36次南极考察队副领队的魏福海说,南极前辈的感人故事,激励着年青一代不畏艰险、继续前进。

  如今,我国第五个南极考察站——罗斯海新站正在建设之中。

(“雪龙”探南极·图文互动)(5)特稿:从长城站到罗斯海新站——中国前35次南极考察回眸

10月22日,“雪龙2”号航行在太平洋上。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艰难的旅程:“海陆空”装备科学考察

  “14年前,冰盖队成功登顶冰穹A,国歌在冰盖之巅响起,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那一刻,挑战极限的激情,梦想成真的兴奋,至今让人心潮澎湃。”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副主任孙波说。

  参加过首次南极考察且还在远征南极的队员、“老南极”吴林告诉记者,因为南极考察充满危险,首次南极考察出发前,队里曾特意准备了15个专门装遗体的黑色拉链袋,“我和队友将它们扛上了船。我将身上仅有的500元钱交给了热恋中的女友,悄悄签下了‘生死书’。”

  首次南极考察时,“向阳红10”号科考船第一次穿越“魔鬼西风带”,与狂风巨浪搏斗七昼夜,让吴林知道了什么叫“惊涛骇浪”。

  第5次南极考察队首次前往东南极洲建设中山站时,“极地”号抗冰船上的考察队员同样经历了九死一生:进入“魔鬼西风带”时,大浪滔天,万吨巨轮似一叶小舟,被海浪抛上抛下;在南极冰区航行时,抗冰船被冰撞出漏洞,随后又因达克尔冰川发生特大冰崩而受困。

(“雪龙”探南极·图文互动)(2)特稿:从长城站到罗斯海新站——中国前35次南极考察回眸

10月22日,“雪龙2”号航行在太平洋上。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1994年,“雪龙”号破冰船开始承担极地考察重任,至今已完成22次南极考察任务。其中,第30次南极考察途中,“雪龙”号成功营救俄罗斯“绍卡利斯基院士”号上被困的52名乘客,出色完成国际救援任务。

  “南极考察现在有‘海陆空’全方位提供助力,不仅有极地考察破冰船和内陆车队,同时购置了固定翼飞机‘雪鹰601’号。”中国极地研究中心主任杨惠根说。

  惊喜的发现:科学研究结硕果

  “回首35次南极考察,登上南极洲,登顶冰穹A,能力建设不断增强,我国南极事业已进入立体考察时代。在南极地区系统开展多学科考察和研究,取得了丰富的科研成果。”杨惠根说。

  “到第一线承担任务,吃别人不能吃的苦、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是我在从事南极冰川学研究时的信念。”有着10次南极考察经历的孙波谈及首次登顶冰穹A时说。

  正是通过冰雷达对冰盖结构的精细探测,揭示出南极冰盖的起源与演化的过程,孙波发现了冰穹A是南极冰盖的一个重要起源地,在国际期刊《自然》杂志上发表了研究成果。

(“雪龙”探南极·图文互动)(1)特稿:从长城站到罗斯海新站——中国前35次南极考察回眸

“雪龙”号在南极中山站附近海冰上卸货(2018年12月4日摄)。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就南极陆基研究而言,35年来,我国开展了一大批涉及国际南极科学研究前沿的项目,并取得令人瞩目的进展。秦大河横穿南极的雪冰环境研究、普里兹-格罗夫大地构造演化研究、南极陨石回收与研究等,均获得了国际一流的科学成果。

  南大洋研究同样在一些领域迈入了国际前沿,如南极大磷虾基础生物学研究方面,解决了困惑国际学术界多年的大磷虾年龄判断指标问题;普利兹湾及其以北洋区的水团与环流研究,为国际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

  目前,我国极地科学基础研究已确定极地冰盖不稳定性和海平面变化、南大洋环流变化及其全球效应等6大优先领域。人们期待,随着“双龙探极”的展开,我国科学家在这些领域的创新研究取得新突破,为认识南极、保护南极、利用南极做出新贡献。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成岚
特稿:从长城站到罗斯海新站——中国前35次南极考察回眸-新华网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5142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