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厦马“成年礼”:我有话要对你说
2020-01-05 13:35:03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厦门1月5日电题:厦马“成年礼”:我有话要对你说

  新华社记者颜之宏 肖世尧 付敏

  新年伊始,北方迎来一年中最寒冷的时间,而地处东南沿海的厦门却是春意盎然。迎着徐徐海风,跑者们踏上42.195公里征程——开年登场的“厦马”成为中国全年马拉松赛事的欢乐序曲。1月5日,2020年厦马鸣枪开跑,这一天,也是厦门马拉松的18岁“成人礼”。

  “希望厦马一直‘666’下去”

  聂鹏2003年第一次参加厦门马拉松时不曾想到,18年后,他依然能站在厦马的起跑线上。

  18年前,首届厦马第一次进入大众视野,彼时就读厦门大学的聂鹏20岁,刚好够上全程马拉松的参赛资格。40多公里的马拉松对他而言,是个从未挑战过的运动极限,仗着年轻气盛,聂鹏自告奋勇报了名。

  “那时候参加校运会报过五千米或一万米的长跑,但我从没想过会去尝试马拉松,报名参加厦马就是想挑战自己。”回想当年参赛经历,聂鹏有些心潮澎湃,“身边的同学和朋友都觉得我疯了,毕竟整个学校当时报名的人也屈指可数。”

  聂鹏为自己的第一次全马订了准备计划:赛前一个月每晚下课跑十五公里,尝试在持续性的长跑中摸索自己的跑步姿势和呼吸频率。

  “跑马是件容易让人上瘾的事情。”聂鹏说,跑完第一届,就想接着跑第二届,不知不觉,跑马已坚持了18年。在厦马十岁时,连跑十届厦马的聂鹏获得了永久参赛号,他选的是“666”。

  “希望厦马能够一直‘666’下去,也希望未来有一天我能够在厦马的赛道上打破连续参加城市马拉松赛事的吉尼斯纪录。”聂鹏说。

  “这18年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

  北有北马,南有厦马。虽尚难比肩已近“不惑之年”的老大哥——北京马拉松,刚迎来“成人礼”的厦马在知名度和赛事体验上可谓进步飞快。

  “呯!”随着发令枪响,一阵灰烟腾空而起,把人们从今天的厦马赛场拉回到18年前的起跑点上,那时那个发枪的人就是施建平。作为连续十八年的厦马裁判长,施建平全程见证了厦马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成长史。

  “那时候完全没有办赛经验,只有三个月准备期,我们都觉得太难太难了。”想起筹备首届厦马焦头烂额的经历,施建平不禁叹了口气。在北马执行团队“师傅”的帮助下,他们凭着闽南人骨子里那种“爱拼才会赢”的勇毅,终于完成了首届厦马这一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厦马“上路”后节奏越来越快,推出种种创新举措,成了国内马拉松赛事的一股清流。从分期检录到分枪起跑,厦马尝试了很多别的马拉松赛事不敢想不敢做的事情。

  “我跑了国内大部分的马拉松,厦马的赛道确实是最美的,但唯一的缺憾就是人太多了,起跑十公里内基本上都在龟速通行。”某年,一位资深跑者的这番话点醒了施建平。在他和技术团队筹划下,厦马在国内率先采用“分枪起跑”的方式,将不同水平跑者安排在不同起跑区域,然后采用延时发枪的方式,让跑得快的在前面,大大缓解了跑道拥堵的问题。

  “我们这十八年来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厦马就像我们养大成人的一个孩子,他受欢迎,我们就开心!”施建平说。

  “因为厦马,我对厦门的感情也更深了”

  1月5日,晨曦还未洒向美丽的鹭岛,来自厦门大学的陈锦昌就已经踏上前往厦马赛道的路上。这一天,他要完成自己的首个全程马拉松。

  23岁的陈锦昌不久前才完成了首个半程马拉松,现在又来挑战人生的第一个42.195公里。

  “平时跑步不多,我主要喜欢冬泳,差不多每次都会游上五六公里。”陈锦昌说。他认为,自己的体力应该可以胜任一个全程马拉松,所以在顺利摇上号后,心态并没有太大起伏。

  调整心态、调节饮食、控制步频,这是陈锦昌顺利完成半程马拉松的诀窍。为了备战人生“首马”,他特地查阅了一些运动营养学方面的资料。

  在厦门待了十几年,小陈早已爱上了这座生活节奏并不算快的都市。“之前总是做厦马的看客,这次能有幸参与其中,是我人生的一大幸事。”陈锦昌说,“厦马的观众热情特别高,因为厦马,我对厦门的感情也更深了。”

+1
【纠错】 责任编辑: 丁峰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腊八到 粥飘香
腊八到 粥飘香
湖北宣恩:腊月花争艳
湖北宣恩:腊月花争艳
青海湖进入封冻期
青海湖进入封冻期
多彩盐湖入画来
多彩盐湖入画来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081210425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