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故乡的站台,4分钟的团圆
2020-01-09 13:41:11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新华社成都1月9日电(记者吴光于 薛晨)“还有两分钟,列车就进渭南北站了。”8日16点10分,在从北京驶往成都东的G307列车上,随车机械师杨智勇又一次看了看表。

  每次路经这一站,他的心跳都会快一些,因为离家又近了。

  32岁的杨智勇来自陕西省渭南市白水县,大学毕业后进入成都铁路局工作至今。他值乘的列车都是从成都始发,开往华北地区,每一次都会路过老家渭南。如今,父母仍在老家生活。

  杨智勇已经两年没有回过老家了,平日里“上二休二”,春运、暑运加班加点的节奏注定无法常回家看看。

  说话间,车已进站。他如往常一样,拿出手机准备给家里打个电话,在故乡的车站跟父母通话是他生活中颇具仪式感的事。

  突然间,他似乎感觉到了点什么,抬头望向窗外 。

  站在站台上的,不正是父母和弟弟么?

  两天前,得知杨智勇8号要停渭南北站,老两口和小儿子商量找车站说明情况,让他们去站台上团个圆,虽然只有7分钟,但至少了个心愿。为了不让孩子担心,他们保守着这个秘密,想给他一个惊喜。

  儿子刚走下列车,就被母亲一把抱进怀里。沉默的父亲提着一箱苹果,和儿子小时候最爱吃的饼夹菜与小饺子,静静地看着他。弟弟紧紧拥抱着哥哥,随后走到站台的另一边,背过身,掩面大哭。

  没有大门和屋檐,没有暖床和热饭,这个人来人往的站台,在这一刻成了一个完整的家。

  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时间流逝得太残忍……

  当天,因为列车晚点,原本7分钟的停站时间压缩到了4分钟。

  没有家长里短,没有太多近况的交流,他们应该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说。

  在那短短的4分钟里,他们忍着各自的眼泪,拥抱着,注视着。

  回到列车上,杨智勇一直望着窗外,站台上的父母也一直没有离开,列车开动时,杨智勇满眼泪光。

  “两年没有回过老家,十年没有回去过年了。”他轻声说道。

  随车机械师又被称为“动车医生”。每一趟动车发车前,他们要进行检查,保证正点。开车后,还要全车巡检。“除了用眼观察,还要用耳朵听车下面的转向架是否异常,用鼻子闻配电柜有没有异味。”列车到达终点站之后,他们还要在站台上对列车的外观进行一次巡检,及时发现、反馈问题。

  过去十年,这就是杨智勇工作的日常。

  他说,每次列车一进陕西,就感觉到家在召唤。巡视车厢听到乡音,也会不由自主地去搭话。每听到播报“前方到站渭南北站”时,父母的脸就浮现在眼前。

  每次停站时,他都会走上站台,趁着那宝贵的几分钟,狠狠地深呼吸几次。“你一定体会不到,那是一股我们北方的泥土味道,是黄土高坡的味道,老家的味道。”

  再大也是孩子,再短也是团圆,再远也有牵挂。

  飞驰的G307高铁列车一路飞驰向西,列车上的人们满心欢喜,因为家已越来越近。“能陪伴旅客安全到家,是让我感到欣慰的事情。”杨智勇说。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黄浩
故乡的站台,4分钟的团圆-新华网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44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