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特写:这件白大褂其实很沉
2020-01-26 08:40:35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新华社武汉1月26日电 题:特写:这件白大褂其实很沉

  新华社记者

  “对于未知疾病的恐惧,人人都会有,医护人员脱下白大褂也是普通人。但是,一旦穿上白大褂,真的会感到一种使命感。这件白大褂其实很沉、很有分量。”刚从救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一线返回的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护士朱庭萱对记者说。

  1月7日,正在休息的朱庭萱接到通知,医院要选派人员前往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支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的定点收治工作。

  接到通知后,朱庭萱给家里打了电话。

  “如果我不去,就需要派别的同事去,他们家里可能有更多的困难。这个任务既然分配给了我,我就应该接受它。父母从小到大都很支持我,这次也不例外。”朱庭萱说。

  “妈妈说过,可能我天生就是要从事医学这一行的。”朱庭萱回忆说。小时候,别的女孩子大多喜欢玩娃娃,而朱庭萱最喜欢拿根牙签给别人“打针”。填写高考志愿时,她选择的所有专业都与医学有关。

  简单收拾些洗漱用品和换洗衣物,朱庭萱与同事当天下午就赶到金银潭医院报到,第二天开始参加科室值班。

  在朱庭萱眼里,在金银潭医院的这段时间和在其他医院里差不多,护士工作都是“三班倒”:打针换药、护理病人、监测生命体征……毕业后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朱庭萱主动报名担任机动护士,医院里哪个科室需要就赶到哪里。因此,这种火线增援的任务对她来说并不陌生。

  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战斗中,护士们在进入隔离病房时需要穿上防护服。“我很幸运自己不是容易出汗的体质。有的同事下班脱掉防护服,里面的护士服整个都被汗水湿透了。”朱庭萱说。

  和朱庭萱一起前往金银潭医院增援的杨宇成则没有那么幸运。他告诉记者,工作中需要戴上两层手套和两层鞋套,防护面罩上的雾气也常常令他的视线变得模糊。

  “刚开始出汗特别多,甚至有一些缺氧的感觉。最困难的是打针,戴上手套后,对病人血管的触感不是很好,而护理工作要求所有操作都必须精确。”杨宇成说。

  “除了换药,还要照顾病人的生活起居,帮重症病人大小便。有的病人心里不舒服也会喊,碰到这种情况我们要耐心跟他们解释,开导他们,给他们打气。”杨宇成说。

  令朱庭萱最难忘的是同事间的相互鼓励。“在那里工作的同事很多都跟我一样是‘90后’。由于穿上防护服后只能看到眼睛,可能连对方的长相都不知道。但大家在换班的时候,说一声加油。”她说。

  25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派出的新一批增援人员启程出发,朱庭萱、杨宇成被接替回来观察、休整。谈到对这一段难得的轻松时间如何安排,朱庭萱简单利落地回答了四个字“看剧、躺着。”

  对于是否会重返抗击疫情前线,朱庭萱和杨宇成给出了一样的答案。

  “妈妈告诉我,我在一线的这段时间,父亲经常晚上睡不着觉。但是如果需要,我一定会重返岗位。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我有责任去帮助那些病人,分担同事们的压力,这是我的价值所在。”杨宇成说。

  “如果我不去,别人就要去,在这份责任面前必须有担当。大家对医生护士一定要有信心,我们不会放弃你们。同时,大家也要好好地做好防护措施。”朱庭萱对记者说。(记者王作葵、乐文婉、方亚东)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黄浩
特写:这件白大褂其实很沉-新华网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02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