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600多个请战红手印的背后
2020-01-31 17:40:06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新华社福州1月31日电(记者吴剑锋、陈弘毅)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墙上,59张摁满红手印的纸张拼贴成一个“爱心”的形状,显得格外显眼。

  墙上是来自各个科室的请战书。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型冠状病毒,各省市派出医疗队驰援武汉。得知这一消息后,福建医科大学附一医院的医生护士们集体写下请战书,摁下红手印,目前已经达到693个,他们纷纷请求随队出征。

  44岁的谢群芳(注:男)是其中一员。谈起今年春节在家的时间,谢群芳掐指一算,“不超过24小时”——大年初二,刚刚结束值班的他一早回到莆田老家,得知医院在征集人选,二话没说又赶回医院,“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必须冲锋在前;作为呼吸科专业的医生,我更有信心和能力战胜这场战役。”谢群芳在请战书上写道。

  在他看来,以自己的身份,加入这支队伍理所应当。此次疫情中,中老年人是重症患者最集中的群体。谢群芳作为一名呼吸专业的医生,也同时在老年科工作,相比于一般医生,他更了解如何应对这些有基础疾病的老年患者。“同时我也是一名23年党龄的老党员,理应带头冲锋。”谢群芳说。

  最终,包括谢群芳在内的9名福建医科大学附一医院医护人员入选福建援鄂医疗队。此次福建医疗队入驻的武汉市中心医院,院内已有多名医生护士被感染。医疗队赶到医院时,一名护士正给受感染而被隔离的同事送去生活用品,见到援军,护士泣不成声,连连道谢。那一刻,在谢群芳看来,就是自己到场的所有理由。

  每一封请战书的措辞各不相同,但每一个红手印背后都是一个“非去不可”的理由。

  “义无反顾、全力以赴、不计报酬、无论生死”——在请战书上,神经内科主管护师陈传娟接连写下四个词。

  “我报名的理由很简单,病区里面其他年长的护士们要么有二胎,要么家里老人孩子需要照顾,我去年11月底刚领了结婚证,现在还没有孩子,我去是最合适的。”陈传娟说,原本准备过完年就办婚礼,一家人为此把计划推迟了。

  义不容辞背后,往往也有牵挂。随队出征的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阿红(化名),至今不敢和母亲报告自己的行踪。老人患有高血压,一整个春节都在担心她的安危,阿红瞒着母亲悄悄报了名,并叮嘱好弟弟“不要让妈看电视。”

  这支队伍中,有人丢下嗷嗷待哺的孩子,有人离开刚动完手术的老人,更多人选择在朋友圈屏蔽了父母。

  在谢群芳看来,踊跃报名背后,除了“使命在肩”的担当之外,还有“成竹在胸”的信心。“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责任投入这场战役,年轻人说自己体力好,老年人说自己有经验。”他说,但更重要的,是大家觉得疾病是可控的,“虽说不怕是不可能的,但大家都有信心,这是可以预防的,我们不是来当炮灰的。”

  “报名的时候,一个都不能少;离开的时候,也一个都不能少。”谢群芳说。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邱丽芳
600多个请战红手印的背后-新华网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5516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