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千里乘车目击记
2020-02-01 15:04:49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聚焦疫情防控·图文互动)(1)千里乘车目击记

  1月31日,在南昌西站进站大厅门口,工作人员操作红外测温仪对进站旅客进行体温检测。新华社记者 胡振华 摄

  新华社南昌2月1日电 题:千里乘车目击记

  新华社记者胡振华

  “妈妈,这个黑色的家伙是照相机吗,怎么以前坐车没见过?”在南昌西站进站大厅门口,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隔着口罩喊。

  记者看到,眼前立着一个一米多高的三脚架,架子上的仪器形似相机,不到两米远,坐着一名工作人员,对着电脑操控着。

  “这个家伙是红外测温仪,如果你的体温在37.3度以下,就可以通过。”这名工作人员戴着口罩、眯着眼对小孩说。

  客流量小,对话的间隙未影响旅客进站。短暂的对话,似乎让人暂时忘却了这台仪器为何而设。

  1月31日上午,记者搭乘G488次列车,从南昌到北京。进站、上车、出站、坐地铁到达目的地,行程1500余公里,历时8个多小时,记者目击了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背景下,全民抗疫的信心与力量。

(聚焦疫情防控·图文互动)(2)千里乘车目击记

1月31日,G488次列车工作人员在进行联合巡检。新华社记者 胡振华 摄

  (一)

  “36.9度,可以过。”在南昌西站检票口,一名车站工作人员拿着手持测温仪,对着记者额头扫描,按下按钮。

  两次体温检测,一次安检,一次票检,记者在高铁发车前3分钟踏上了列车。10时49分,列车准时发车。

  “请注意地面,可能有点滑。”随车保洁员李双春一边拿着小喷壶喷洒药水,一边拖地,不一会儿她又拿着抹布和喷壶去擦拭洗手台面和水龙头。空气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液的味道。

  记者看到,一个可乘坐85名乘客的车厢,稀稀疏疏坐着17名乘客,每个人都戴着口罩。

  “从南昌西站始发412人,列车定员1112人,上座率37%。”列车长张伶说,往年春运期间,这趟列车在南昌西站基本就满员了。

(聚焦疫情防控·图文互动)(3)千里乘车目击记

1月31日,G488次列车长张伶在检查药箱。新华社记者 胡振华 摄

  (二)

  旅客少了,但防护措施不能少。记者看到,列车员戴着口罩和手套为旅客整理行李,列车上的药箱里配备了20个备用医用口罩、5套防护服、10副手套。

  “刚才发现有两名旅客戴的是防雾霾的口罩,我们及时为他们更换成医用口罩。”列车员李文娟说。

  “请问您旁边这个座位有人坐吗?”南昌乘警支队五大队教导员卞兵戴着护目镜、手套和口罩,询问记者。隔着护目镜,依然可以看到他满头大汗。

  “疫情发生以来,一些有过湖北旅行史的人购买了车票。为有效控制疫情,根据有关信息,我们要核查他们是否上车。”卞兵告诉记者,目前未发现相关人员,大部分都退票了,如核查出此类人员上车,将及时通报有关部门备案。

  “如果车上有人出现发烧等症状,怎么办?”记者问。

  “立即移交前方县级以上车站处理。”卞兵回答。

(聚焦疫情防控·图文互动)(4)千里乘车目击记

  1月31日,G488次列车停靠武汉站时,列车长张伶拿着手持测温仪对即将上车进行轮换的武昌南机务段动车组司机程宏亮进行体温检测。新华社记者 胡振华 摄

  (三)

  12时39分,列车驶入武汉站。

  列车长张伶站在16号车厢门口,探着头,拿着手持测温仪。

  “吓我一跳,还以为没找到人。”车门一开,张伶快速下车,对准迎面来的人,边检测边说。

  “今天我已经是第三次被测体温了。”武昌南机务段动车组司机程宏亮说。根据惯例,从南昌西站开往北京西站的列车,需在武汉站、郑州东站更换司机,避免疲劳驾驶。

  “乘务员,请问武汉有旅客上车吗?”16号车厢的旅客樊轶看到车门开了,从座位上起身,“我不是害怕,因为要向单位报送信息,这种情况算不算到过武汉?”

  “没有旅客上车,只有一名司机上车,您放心。”列车员李文娟答道。

  “好的。”樊轶在北京从事金融领域的工作,他立即给单位“防控日报告报送群”发送了信息。

  在15号车厢,25岁的叶奕对着窗外拍了一张照片。她在北京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工作,提前回京是要办理线上上课的认证。

  “一个朋友在武汉上学,刚把照片发给她,希望等疫情结束后,她能带我在美丽的武汉逛一逛。”叶奕告诉记者。

(聚焦疫情防控·图文互动)(5)千里乘车目击记

1月31日,在北京西站3号出站口,工作人员操控红外测温仪对出站旅客进行体温检测。新华社记者 胡振华 摄

  (四)

  14时28分,列车在郑州东站停靠。

  “快一个星期没回家了。”从武汉上车的司机程宏亮和郑州接班司机交接完后说。

  “注意休息。武汉加油!”列车长张伶看到他走下列车,赶紧说了一句。

  “谢谢,中国加油!”程宏亮回头。突然的一句慰问,让他眼眶湿润。

  列车继续北上,高速行驶,既快又稳。

  “中国高质量发展,背后是一个稳字。我们对防疫有信心,我们的防疫措施也要稳。”樊轶向单位报送完出行情况后,戴着口罩和记者聊起来。他春节回老家江西修水县看长辈,发现农村的防疫意识比他想象中的强多了,过年没人打麻将了,村里人经常洗手,很注意卫生。

  “就像我个人经历一样,2009年大学毕业,刚开始工作时收入微薄,遇到很多挫折,但只要好好努力,就能克服困难,再难也要朝前走。”樊轶说。

  (五)

  17时06分,列车到达北京西站。

  在3号出站口,旅客排着队,秩序井然。不远处,记者看到了3台红外测温仪。工作人员袁旭冉告诉记者,北京西站在进、出站口配备了19台红外测温仪和50个手持测温仪,对进出站旅客进行体温检测。

  “今天预计到达旅客超过10万人。如果发现旅客发烧、体温高于37.3度,我们会立即联系防疫部门。”工作人员韩伟说。

  让记者意外的是,从高铁出站换乘地铁没有安检环节。“还在担心拿着大包小包进地铁,又要排长队,没想到今年变样了。”旅客李先生说。

  记者了解到,北京西站地区从2020年1月10日起实行地铁、铁路安检互认。免去重复安检,旅客换乘更加方便、舒心。

  出地铁,已近19时。夜幕降临,马路两旁的柱子上亮起大红灯笼,一辆外卖电动车从身旁驶过,空气中没有多少寒意,春天正在走来。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赵文涵
千里乘车目击记-新华网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19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