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来自武汉的声音日记:樱花开了,但您却爽约了
2020-03-16 17:25:14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身着一袭白衣,他们是病人眼中的希望、是天使……脱下厚重“战袍”,他们对父母有着怎样的牵挂?对爱人有着怎样的思念?对孩子有着怎样的眷恋?对所见所闻有着怎样的感动?对用心守护的病人又有着怎样的真情……

  点击收听来自武汉的声音日记第八期。今天的日记是写给一位患者的“特殊日记”,它来自北医三院援湖北医疗队的霍天依

  樱花开了,但您却爽约了

  3月9日 武汉 晴

  老武叔是武汉人,与我父亲年纪相仿。第一次见他时,是我来武汉的第一个班。他正好吃完午饭,在调整吸氧管,见到我们来了,赶紧把口罩戴起来,这个小小的举动让我觉得他是在努力保护我们。我看了一下旁边监测仪上的血氧饱和度只有91%。我让他先好好吸氧,休息一下,帮着扔了餐盒。他连声道谢,我心里一暖,第一组班的紧张情绪也缓和了不少。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希望老武叔能好起来。

  但三天后,老武叔的病情加重,连吃饭都变得很费力,开始使用无创呼吸机辅助呼吸。我知道上机后其实并不舒服。一开始他也不太适应,不是很会配合呼吸机,偶尔会出现人机对抗的情况。我一直在他身边这么反复地教,“试试感受一下它每次送气的时间,配合它吸气,它不送气了就放松呼气,不是太难的,可以做到”。几次以后,老武叔和机器配合得很好,下班前我去看他说:“这么配合治疗,一定会越来越好的,要加油呀!”他朝我竖起大拇指。

  之后的每组班我都负责护理他,我们也越来越熟悉。

  一天夜里,他的病情再次加重,医生不得不插上气管插管,需要使用有创呼吸机来辅助呼吸。我们成立了专门护理小组,我也变成了老武叔的专属护士。为了减轻他的痛苦,使用了镇痛镇静药物,所以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睡着。每次帮老武叔翻身,还是能感觉得到他在尽力配合我。我会告诉他:“您是个体贴护士的优秀病人,等您出院了给您发‘三好患者’奖状。”

  有一天,老武叔醒来握着我的手,突然握得很紧。我想大概是他有些害怕了,就安慰说:“放心睡吧,我会陪着您的。等您好了,天也暖了,我们就能一起去看樱花了”。那一次他握着我的手很久才松开。

  后来他醒着的时间就越来越短了。我像往常一样一边帮他盖好被子,一边自言自语:“老武叔一定要好起来啊,到时候我就能给您送早饭了。”老武叔突然就睁眼看了我一下,他不知道的是当时我有多努力才忍住没有哭出来。

  这样日复一日,老武叔的病情一直不见好转。直到一天夜里,我在驻地休息,护理小组微信群里有同事发出消息说,“这个群,今天可以解散了,患者去世了”。那一天,我哭了一晚上。很抱歉,虽然竭尽全力,还是没能留住老武叔,但我会永远记得他。

  武汉大学的樱花悄然怒放。 新华社记者费茂华摄

  老武叔,武汉的樱花开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樱花,真的很美,仔细看,这些小小的花瓣上都有一个小缺口,并不像春日里的其他花朵一样圆圆满满,但因为这份缺憾,所以更加难忘吧。

  老武叔,您那边的花开得也这样美吗?

  武汉大学的樱花悄然怒放。 新华社记者费茂华摄

 

策划:汪金福 孙志平

监制:田朝晖 幸培瑜

统筹:魏骅 吴炜玲

编辑:董琳娜 刘在

赵世芸 李放 林苗苗

设计:康薇

播讲人:李雅君

执行:新华社“声在中国”

制作:新华FM工作室

供稿来源:北京大学医学部、北医三院

新华社全媒体编辑中心、音视频部、北京分社

中国移动咪咕公司

联合出品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邱丽芳
来自武汉的声音日记:樱花开了,但您却爽约了-新华网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401125720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