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开车送药去武汉,隔离延期不后悔”
2020-03-23 07:32:33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口述:高超|42岁|卡车司机|河北

  整理:魏董华|记者

  编辑:黄海波

  从2月1日开始,我只跑了一趟——拉了900箱板蓝根到武汉,却被隔离了将近20天。直到22日凌晨,才被公司接回北京。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比别人多隔离将近一周。不过,和那些漂流在高速服务区,只能在卡车上“自我隔离”的司机相比,我又是幸运的。

  我开了23年大卡车,一直是跑散户的。去年加入了一个自媒体团队,边跑车边录制短视频,教司机们如何保养维修卡车。

  我名下的两台车,挂靠在山东的运输公司。春节前,车就停在山东临沂。

  1月28日,我去山东检修车辆时,接到朋友电话,“武汉缺医疗物资,需要支援,我们5台车还缺一台,兄弟一起跑一趟”。

  听到“武汉”两个字,当时心里咯噔一下。说实话,当时疫情挺严重了。我也是普通人,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开始挺害怕,有点犹豫。

  朋友说:“咱们都不去武汉,武汉老百姓的生活物资咋办?”

  我想了想,换作我在武汉,如果没人愿意来帮我,日子怎么过,多无助啊。

  我就押上自己的挂车,向别人借了集装箱。从临沂蒙阴县出发,到枣庄三九药业去装货——900箱板蓝根。因为疫情封路,132公里的距离,却绕行了320公里。

  1月30日,我出发开往武汉。900多公里的路,第二天就赶到了。

  在当地疾控部门指定的武汉九洲通药业,需要戴口罩、穿防护服、消毒,才能进入厂区卸货。

  疫情防控不像打仗,枪林弹雨好歹看得到,这肺炎病毒无形无踪,防不胜防的。当时,武汉的管控已经非常严格了。

  在武汉待的时间越长,感染机会越大。我赶紧卸货离开了。

  一路上,为避免接触更多的人,我白天不进服务区,都赶在半夜没人时,才下路进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说实在的,去之前并不知道,从湖北回来的人都要隔离。我一边开着车,一边寻思着回来怎么办?到山东能去哪儿呢?

  当时,也没想那么多,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费县是离蒙阴最近的高速口,得知我刚从武汉回来,说什么都不让通过。

  人家才不管你是不是支援武汉去了,只要是从湖北过来的车,就不让下高速,通通劝返。

  我只好调头,想从孟良崮出口出去。在路上,我就给当地疾控中心打电话沟通,接受隔离没问题,总得让我进城把车停下来。

  结果,到了孟良崮高速出口,还是不让下车不让开车窗。我就在车里,隔着车窗写字沟通,问他们如果要隔离,能否提供隔离的地方。

  就为这,足足等了10个小时,愣是没解决。按照车辆归属地,我应该回山东;按照身份证籍贯,我是河北邯郸。

  最后,从山东实在下不去高速,我只能开回河北。

  没办法,我又开了420公里。2月3日凌晨3点半,这才终于到达河北邯郸鸡泽县。

  当初去武汉,就是瞒着家里人去的。回来后,家是回不去了——村里人都戒备从武汉回来的。我更不想连累家人一起被隔离。

  这回车是下高速了,可人能去哪儿不知道。我就主动给邯郸市疾控中心打电话,向他们报备。从上午9点开始,一直沟通到下午3点,才最后同意我到县医院隔离。

  当时,一起隔离的有六七个人,都是在武汉做生意或上班的。

  隔离期间,我做了CT和核酸检测,一切正常。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这才算是落地了。

  我常常回想,如果不这么隔离,我还想继续跑武汉,并不是为了钱——拉着整车的药品去救人,往返在经常空无一车的高速路上,有点恍惚,也有点骄傲。

  说实话,我去武汉比较早,还没来得及办特殊通行证。这一趟跑下来,自己还垫付了1600多元过路费。

  这个时候谁还计较钱?就是心意。

  为了大家的安全,我自愿接受14天隔离期。可是14天到了,一起隔离的几个人都回家了,我却被告知还要延长一周。第15天,医院又给我抽血检测。

  之前我看新闻,国家卫健委和交通部都有文件,对运送物资到湖北省的货车司机,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返回后没发烧咳嗽,不需要强制隔离,可以继续运送物资。

  对延长隔离期,我不理解,就找医院说理。他们说,等最后一天的核酸检测结果出来,还要上交到市里,确定没有感染了,再让你回去。

  这一等又是好几天。医院的护士也很诧异,为什么我还没走,比别人多隔离近一周。

  我想不通,心里特别憋屈,就录了一段视频发到网上,请大家帮我评评理。很多人看后,都特别同情我,纷纷在网络上转发。

  我离开医院很多天了,也没人给一个明确的说法。

  不过,相比有的卡车司机,我还算幸运的。

  有的卡车司机,送了一趟物资到武汉。结果回来后,哪个高速出口都不让下,只能在高速服务区一直“漂着”,驾驶室还被贴上了封条。

  我还在网上看到,有的卡车司机回村后,连人带车被隔离在田野地里,一日三餐由家人送到离车10米远的地方。

  隔离期间,最难熬的不是寂寞无聊,而是看到各地都在复工复产,都缺卡车司机,但我却哪儿都去不了。

  隔离期内,两台卡车的钥匙都在我手里,其他驾驶员又不能来找我。当时买车贷了90万元,现在每台车月供一万七八。

  2月22日上午,我收到核酸检测阴性的结果。下午3点,接到通知可以离开。县疾控中心让我去开个证明,证明已经隔离期满,身体健康。

  没有这个证明,我回去又要被隔离。

  嘴上说要善待卡车司机,可却连路都不让下。如果没有我们“逆行”,湖北当地人吃什么,用什么,医疗物资怎么进去?

  说起来去武汉的卡车司机,有的冒着被感染的危险运送物资,往往不光不赚钱,回来还得受人白眼,又要被强制隔离14天,也是蛮拼的。很多人近两个月来,基本没什么收入,可贷款要还,一家人的生活要支撑。

  不过,即使再难,我也不会后悔去武汉。

  等着疫情稳定一点,过个十天左右再复工。车贷还款期就要到了,到时候借钱吧。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施歌
“开车送药去武汉,隔离延期不后悔”-新华网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5752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