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我们多查一克毒,百姓就少一分害
2020-06-30 09:13:14 来源: 半月谈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常年与毒犯周旋,游走在生死之间,缉毒警察的真实工作是怎样的?

  最近3年,海南以史无前例的力度推动“禁毒三年大会战”,创下缴获毒品、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收戒收治吸毒人员的历史最好成绩。这份好成绩的背后,离不开海南一线缉毒民警的忘我奋战,“全国模范退役军人”韩诚定就是他们中的杰出代表。

  韩诚定坚守缉毒一线13年,带队侦破35起公安部督办毒品案件,抓获涉毒犯罪嫌疑人426名,缴获毒品4.653吨,创造了海南禁毒史上单个案件缴获毒品氯胺酮、冰毒、海洛因的新纪录。没有铜头铁臂,也没有额外高薪,是什么支撑着韩诚定十几年如一日地坚守在危险的岗位上?

韩诚定和同事正在对涉毒嫌疑犯实施抓捕

  生死较量重重,仍能拼出纪录

  “《破冰行动》拍得不错,部分反映了我们的真实工作,但只怕以后愿意报考缉毒警的会越来越少。”在接受半月谈记者采访时,韩诚定这样说。

  缉毒警察的真实工作真的像电影里那般危险吗?韩诚定向半月谈记者讲述了他的工作故事。

  在一起公安部督办的重大团伙制毒贩毒案件中,韩诚定奉命参加专案组,具体任务是跨省去广东惠州和江西吉安,摸清制毒师“峰哥”等人住处、毒品藏匿点及其上下线人员活动规律。

  “峰哥”非常狡猾,为了逃避侦查,故意假装规律生活,从不与吸贩毒人员正面接触,且经常更换住所和通讯方式。为抵近侦查,韩诚定化装成酒店维修工人、防水补漏工人跟踪了“峰哥”40多天。其间,他每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好几次与他面对面接触,如果露出马脚引起怀疑,我肯定就牺牲了。”韩诚定说,案件收网时,在“峰哥”包里搜出了一把子弹已上膛的仿六四手枪。

  据海南省禁毒办统计,在全省侦破的公安部督办的毒品目标案件中,贩毒成员持枪比例高达八成。“法律规定贩卖海洛因50克以上就该判死刑,毒贩在被抓时通常会想:左右是死,不如拉个垫背的。所以现场有很多危险的突发情况,这个时候缉毒警的单兵作战能力和‘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那口气非常重要。”韩诚定说,特别是海上缉毒,更像一场生死考验。“海上风大浪急,追上贩毒船,你跳不跳?不跳,毒贩把毒品扔入海中,证据就毁灭了;跳的话,跌入大海,也很危险。”

  缉毒警是否可以长期卧底在贩毒团伙?韩诚定直言不可能:“不要被影视剧误导了,香港那么点大的地方,每期警校毕业生毒贩都能认全。”

  半月谈记者随韩诚定化装侦查一整天,方知缉毒警侦办案件的艰辛。他们经常一整天一整天枯燥地蹲守、跟踪,吃饭不准点,睡眠没保证。毒贩全国流窜,注定了他们的工作地点也在不断变换。在韩诚定驾驶的汽车后备厢,半月谈记者看到一个大包,里面放着洗漱用品与衣物、充电宝。对韩诚定来说,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发现涉毒线索,说走就走,经常一走就是一周、半月。

  开脱的理由可以很多,但必须得干

  危险和辛苦相伴,为什么还要做?可不可以不做?

  韩诚定坦言:“毒品犯罪跟其他犯罪不同,基本没有报案人,也没人逼你破案,所以不想干可以给自己找一千个开脱的理由。” 他认为,这份工作非常需要缉毒警的主观能动性。

  在韩诚定和他同事眼中,毒品不仅让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而且诱发大量侵财型、暴力型犯罪。一些病残吸毒人员把“因病无法收治关押”作为“护身符”,以贩养吸,大肆盗抢骗,制造命案,成为威胁海南社会治安的源头性、根本性问题。

  2018年1月,在海口市滨江路,一名吸毒致幻男子将一对老夫妻捅伤致死,这让韩诚定“心里很不是滋味,总觉得是自己没做好”。

  “涉毒犯罪坚决不能放任,于公于私,我们都必须为这块土地创造一个少毒、无毒的环境。”韩诚定说。

  为了激励队伍,韩诚定把自己多年积累的工作经验言传身教给年轻民警,还主动把推优名额让给他们。韩诚定带的支队中,几乎每个人都立过功。今年,他所带的海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情报支队荣获全省禁毒三年大会战(2016-2019年)先进集体。

  “干缉毒警要有责任心,要有兴奋点、成就感,只要你敢贩毒,我就一定能将你绳之以法。”韩诚定身先士卒,希望能带起年轻警察的精气神。

  亏欠了家人,但无愧于乡亲

  现在,韩诚定每每回到文昌老家,总有乡亲拉着他的手说:“缉毒真是积德的事。”从前,逢年过节,文昌一带乡亲的家里总会被吸毒仔偷鸡摸狗,很不安生。现在,这样的情况不存在了。这让韩诚定听在耳里,乐在心里。

  然而,这种转变背后,是许多像韩诚定这样的家庭的默默付出。

  2016年,一毒贩在狱中写信恐吓当初缉拿他的韩诚定:“韩诚定,代我向你家人问好”,之后,该毒贩又给韩诚定打电话称出狱后“再去找你”。面对毒贩的恐吓,韩诚定早已习以为常,他唯一觉得亏欠的,是家人。

  因为工作,韩诚定常年不能陪在家人身边。2013年1月,他两岁的女儿高热惊厥,情况紧急。“孩子已经住进ICU,我脑子一片空白,电话里央求他回来。他却在抓毒贩,就在离孩子几公里外的地方,都没有回来。”韩诚定妻子潘娇说,“等女儿病情稳定住进病房,他才匆匆赶来,只在医院待了不到10分钟,又回去执行任务。现在女儿9岁了,我心里还解不开这个结。”

  韩诚定的父亲韩仁畴说,儿子从小就热爱侦查这行,所以就算再危险,他也支持儿子的选择。

  妻子的无奈,父亲的理解,韩诚定都默默记在心里。“我也想多孝敬父母、陪伴小孩。但案情就是命令,谁家里没点事?如果大家都有事请假,案子还办不办?”

  事实上,缉毒警在公安战线只是个小警种,常有后勤保障不到位、领导重视理解不够的时候,韩诚定也曾有过动摇、有过气馁,但他都咬牙坚持了下来。“他从没跟组织上提什么要求,始终默默付出、兢兢业业。”海南省禁毒办专职副主任欧阳玮说,为了工作,他还自掏了不少油费、外省协调费。

  对于这些,韩诚定淡淡一笑,在他心里,始终有一个终极信条,那就是:“我们多查一克毒,百姓就少一分害!”(记者 柳昌林 刘邓)

  (刊于《半月谈》2020年第12期)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杨婷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盛装起舞 好戏连台
盛装起舞 好戏连台
青海:巧手绣香包 浓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绣香包 浓情迎端午
朱鹮栖息地以秦岭为中心向东亚扩展
朱鹮栖息地以秦岭为中心向东亚扩展
夏日古镇风光美
夏日古镇风光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6175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