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洪峰平稳过境重庆
2020-07-29 08:14:10 来源: 工人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一边是水位缓慢上涨 一边是商户有条不紊撤离

  7月27日6时许,长江上游基础性水文站寸滩站,正在上涨的江水漫过江边堤岸上的“180.5米”标记;10时许,位于嘉陵江边的磁器口古镇水位达到184.07米,超出警戒水位3米多……烈日下,长江上游今年以来最大洪水过境重庆主城。

  “涨水了,涨水了。”上午11时,在烈日的炙烤下,长江、嘉陵江交汇的朝天门水域,水位持续上涨,停泊在朝天门码头的数十艘船,在水面左摇右晃,曾经人来人往的长滨路也逐渐淹没在江水中。

  “水涨得太快了,我们从26日开始搬东西,忙活了12个小时,到27日凌晨1时左右,才勉强搬完。”一直在朝天门码头做批发生意的李定金告诉记者,他在收到涨水预警后,就请了五六名师傅帮忙搬东西,“东西虽然搬得差不多了,但是算上一些损耗、店面装修等,可能有一两万元的损失。”

  言罢,李定金看着持续上涨的水位,脸上流露出惋惜与庆幸交织的神情。此时,现场一位身着橘红色背心的工作人员说,水位已上涨至181.2米,预计还会上涨。

  中午1时左右,朝天门码头水位涨至183米,重庆地标建筑之一的朝天门门洞被淹了大约三分之一。

  下午3时,朝天门门洞以上,已有5级梯坎被淹。下午4时左右,朝天门7号码头旁边的派出所门洞已被淹没一半。离派出所不远处的9号码头旁,绿化树被淹没,只剩树冠浮在水面上。

  “对于老重庆人来说,看朝天门涨水是家常便饭。”一位居住在朝天门码头附近的市民表示,今年这样已经算好的了,往年涨水最严重的一次已经淹到“朝天门”三个字了,门洞全被淹没了。

  “这已经是第5次搬离了。”27日上午,在南滨路经营了10年酒吧的程先生看着奔波在搬店途中的师傅们说道。中午12时左右,程先生已经将店里的贵重物品全部搬离,附近其他几家酒吧也开始找人搬东西。一边是水位缓慢上涨,一边是有条不紊的撤离,“酒吧一条街”的经营者们,已经对涨水搬店的情况见怪不怪了。

  记者在现场注意到,中午1时左右,“酒吧一条街”附近的水位上涨到181米,已超过175米的水位警戒标准线6米。刻在堤岸上的“南滨路”三个字已经被淹没掉一半,沿岸栏杆早已没入江水中。现场地势低洼处则挂有“洪峰过境,行人注意安全”的警示标语。

  下午1时30分,长江水位仍在上涨,在南滨路烟雨公园附近的180人行步道已经全部淹没,现场也拉起了警戒线。该处一家茶楼正在进行撤离的收尾工作。

  “我从上午到这后,就看到江水两个小时就淹没了一级梯坎。”该茶楼的老板说,他们很早就接到通知,所以有充足的时间撤离。

  下午3时30分,南滨路海棠溪码头长江水流加快,水位上涨明显。现场除消防员外,还有公安、城管、南滨路管委会以及社区志愿者在巡逻值守,通往码头的道路上拉起了警戒线。

  27日深夜,在灯光的映照下,长江重庆主城段水位缓慢消退,洪水平稳通过重庆主城。“酒吧一条街”的商户们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讨论“回归”事项,并且互相安慰鼓劲:“长江涨水是自然规律,妥善应对就好。”(本报记者 李国)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笑冬
加载更多
中国西北角:有个村子叫神座
中国西北角:有个村子叫神座
彗星与巨石阵
彗星与巨石阵
嘉陵江边的“城市阳台”
嘉陵江边的“城市阳台”
探访元上都遗址
探访元上都遗址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91126297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