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低值可回收物难回收,怎么办
2020-08-21 08:00:50 来源: 北京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废玻璃和塑料泡沫价格低、占地大、处理成本高

  低值可回收物难回收,怎么办

废品回收人员正在北京某密闭式垃圾收集站旁收集塑料泡沫。

  半天时间,收集到的塑料泡沫装了整整一车,但实际重量并没有多少。

  低值可回收物是可回收物的主要类别之一,常见的种类主要有塑料泡沫、废玻璃、废旧纺织品等。《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已实施三个多月,成效显著。不过,不少市民和社区反映,塑料泡沫及废玻璃少人问津,面临回收难问题,呼吁完善低值可回收物的回收体系。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线下 塑料泡沫难回收卡在运输环节

  “太轻了,不值钱没人要啊。”8月20日中午,收废品的杨师傅正蹲在雍和宫附近一处密闭式垃圾收集站外,大量的塑料泡沫箱、塑料泡沫板隔着墙头扔了出来,杨师傅将它们装袋装车。一辆小三轮上,塑料泡沫摞在一起,堆了近两米高。看起来不少,但就重量而言,不过几十公斤,成年人一把都能拽起来。

  绕过院墙,密闭式垃圾收集站内,环卫工人们也正忙着处理周边送来的垃圾,“我们这里是收其他垃圾的,塑料泡沫是可回收物,所以我们处理不了。”一位环卫工人一边拆解垃圾袋,一边给袋内的垃圾做着二次分拣。他告诉记者,现在小区、商户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塑料泡沫属于可回收物,但因为不值钱,所以没有人收,大多便当做其他垃圾扔到垃圾箱里,甚至因为塑料泡沫箱、板子体积太大,垃圾箱扔不进去,便堆在了垃圾箱旁。环卫工人收其他垃圾时,也只好先一并拿回来了。

  站外,杨师傅此时更忙碌了,把塑料泡沫板掰成小块,再往塑料泡沫箱里塞,小的塑料泡沫箱再往大箱子里套……为了把满地轻飘飘的塑料泡沫尽量“缩小”,真可谓绞尽脑汁。杨师傅告诉记者,这些塑料泡沫并不是没有地方要,废品收购站是照样收的,问题在于没有人愿意送过去。“纸板、金属现在都是可回收物当中的稀罕物。”杨师傅说,因为可回收物的回收是以重量为标准的,他手上的这一大包塑料泡沫只有几十公斤,如果换成纸板那就是上百公斤,回收价格相差将近10倍。

  在朝阳区某小区的一排底商前,一名个体废品回收员正忙着接过商户递出的纸箱子。商户最后递出来的是一大摞塑料泡沫板,这名废品回收员告诉记者,收这些塑料泡沫板子挣不了钱,只是“友情”帮他们带走处理。“我告诉商户愿意帮他们处理塑料泡沫,他们才愿意把值钱的纸板子、易拉罐、塑料瓶给我。”

  线上 低值可回收物难入收取范围

  无独有偶,低价值可回收物少人问津的情况不仅出现在线下。一些针对可再生资源提供上门回收服务的线上小程序,也存在类似问题。在一款名为“绿猫”的提供可再生资源上门回收的微信小程序内记者注意到,其回收价目表中虽然单独设有“低值类”选项,但并未标注任何回收物品的名称及基础价格。记者拨打咨询电话,工作人员告知,目前低值类可回收物只在少数街道试点进行,其他地区暂未全面开放。“低值这块目前仍是回收当中的薄弱环节,如何做到收支平衡仍是一个难题。”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若是居民家中有少量塑料泡沫及玻璃制品,回收人员上门时可顺手帮忙带走。

  另一款面向西城区居民进行预约上门回收的微信小程序同样存在类似的情况,其回收列表中不见玻璃类制品及塑料泡沫等低价值可回收物的身影。

  记者调查发现,上门回收低价值可回收物的小程序并非没有。但玻璃类制品的标价或积分通常为0,塑料泡沫尽管有着每公斤1元的标价,但也往往会因每户居民家中的存量较少,出现无法估价的情况。

  探因 低值可回收物回收难点何在

  在位于方庄南路的某可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回收点,前来变卖各类可回收物的人员络绎不绝。在回收点的价目表上记者看到,这里对玻璃制品的标价仅为每公斤0.1元,而塑料泡沫的标价达到每公斤1.4元,其回收单价比绝大多数纸类制品1元上下的单价都高出了不少。

  然而低价可回收物的市场却并不尽如人意。在回收站的一角,当天收集上来的塑料泡沫已经装满了一个近一人高的编织袋。“这些泡沫看着有不少,但其实根本没多少重量。”工作人员仅用两根手指便将装满泡沫的袋子拎了起来。据其估算,这一整袋泡沫总共加起来只有二十来斤的分量,其价格仅在十几块钱左右。

  虽然塑料泡沫制品厂的收购价格较高,达到了每吨3000元的水平。但由于塑料泡沫本身密度很低,实际重量并不大。“收上来的塑料泡沫都会统一运至分拣中心进行处理,通过压缩机压缩后其体积会缩小至原来的三分之一,然后向外省运输进行再加工,其中的利润远低于其他品类的可回收物。”

  至于玻璃制品,该工作人员说,由于收上来的瓶子品质不一、种类较多,因此难以直接进行再利用。“现在更多的是将瓶子打碎,以原材料的形式送到玻璃制品厂,生产新的玻璃制品。”虽然这样可以使其真正进入再利用的环节,但由于价值较低,往往会使回收企业面临入不敷出的窘境。工作人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普通玻璃制品的回收价格为每吨100元,玻璃制品厂则会以每吨300元的价格收购。“仅靠中间的差价很难维持人工及车辆运输成本的支出。如果不是一次性运输较大体量的玻璃制品,跑一趟下来甚至还有亏本的可能。”

  支招 补贴宣传双管齐下 调动分类积极性

  北京爱分类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源鸿从事垃圾分类工作多年。在他看来,当下如果单靠市场调节还很难使低价值可回收物完全融入回收体系当中。“目前企业处理体积大、占重小的塑料泡沫以及密度大却不值钱的玻璃制品,想要维持收支平衡是最大的难题。尤其是在回收者有选择空间的情况下,这类物品就更不会受到追捧,进而出现利大抢收、利小少收甚至无利不收的情况。”

  在中国社科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朱涛看来,企业逐利的行为无可厚非。要想使低价可回收物更好的进入回收渠道,除了要适当对企业进行补贴外,同时也要倡导垃圾从源头分类的观点。“人们在观念上的转变相较政策的变化往往存在一定的滞后性,而垃圾分类目前仍属于新生事物。要想让人们养成更好的习惯,尤其是对塑料泡沫及玻璃制品的可回收属性有着更明确的认识,离不开相应的宣传。”

  目前针对低价值可回收物难以进入回收渠道的问题,国内如上海、广州等地已进行了积极探索。如上海出台了《上海市可回收物体系规划实施方案》,其中就包括:明确落实属地政府对可回收物进行补贴的主体责任;对低价值可回收物给予专项资金补贴等。 (记者 景一鸣 陈圣禹 实习生 赵千遇)

【纠错】 责任编辑: 周楚卿
加载更多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克什克腾风光
克什克腾风光
吉林珲春:边境村发展特色乡村旅游
吉林珲春:边境村发展特色乡村旅游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394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