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守住“零死亡” 历史罕见特大洪水过重庆背后的故事
2020-08-21 08:43:20 来源: 重庆晨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2020年8月20日,重庆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洪水洪峰通过中心城区。目前,各主要水文站点水位数据均已开始逐步回落。

  从迎击洪水,到开始退水,重庆在迎击本轮洪峰前定下的过境洪水“零死亡”目标,依旧在保持并坚守着。

  上游地区降雨不断、前一轮洪峰过境“余热未消”、两江本轮洪水相互顶托,面对这场超高难度的洪水大考,重庆市水利局启动了洪水防御Ⅰ级应急响应,滚动发布重要水情专报43期,先后派出16个专家组赴防洪重点区域强化技术支撑,并根据洪水频率划定影响区域范围。

  通过近半个月来的默默付出,重庆水利部门工作人员交出了一份“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答卷”:在不断更新发布的水情预报中,沿江区县积极应对,安全转移受威胁区群众约25万人,无一人伤亡。

  长江洪水未编号前 预警工作已经开启

  防御洪水,首先要做好预警。

  在这次历史罕见的特大洪水之中,及时准确的水情预报,为一线防汛人员的工作开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本轮洪水过境重庆,水量大、持续久、维持高水位时间长。市水利局水文与防御处处长宋刚勇介绍,今年整个长江流域入汛时间早,沿线降雨量偏大,在6月至7月之间,上中下游均反复出现涨水的情况,这让大部分区域的河床底水偏高。

  不过,在当前完整的水情预报体系之下,对于江河是否会出现涨水,都可以提前实现预报。

  洪水期间,嘉陵江磁器口段是受灾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在过去几天里,关注水情预报的人们也都会发现,嘉陵江磁器口段的水位信息,基本上每隔几个小时就会更新一次。直至8月19日下午5时,磁器口段的预报水位将超保证水位9~10米。

  超保水位的攀升,意味着撤离范围也要进一步扩大。从8月19日早上8点到晚上10点,磁器口的警戒线后撤了6次,也确保了洪峰来临时更多人的安全。

  “在‘长江2020年第4号洪水’来临前,我们就已经开始谋划下一次洪水来临的预测预报工作。”宋刚勇介绍,从8月11日启动洪水防御Ⅱ级应急响应以来,市水利局、长江委水文上游局、市气象局等部门就已经展开会商工作。结合四川地区8月11日至8月17日期间,仍然会出现大规模持续强降雨等情况,“我们就已经意识到,下一轮编号洪水发生的几率是存在的。”

  虽然长江5号洪水还没有“姓名”,市水利局水文与防御处就已经处于高度紧张的工作状态。由于长江4号洪水“余热未消”,重庆的江湖河库底水普遍偏高,新一轮洪水的到来,只可能在现有的水位线上做加法。

  这就好比马路上发生堵车,本已进入交通高峰时段,结果又有更大的车流到来——寸滩以上的长江重庆段都处于高水位运行,上游来水再次增加,便会不断刷新洪峰水位。

  “结合上游地区的降雨形势等因素,我们对水情进行了十余次更新修正,并在长江5号洪水来临后,将洪水防御应急响应提升至Ⅰ级。”宋刚勇说,在此次水情分析预报工作中,他们提前30多个小时进行了预警,第一时间发布水情信息,为沿江群众的撤离提供了更多的时间。

  不断进行水利工程调度 至少避免了十万人转移

  长江上游支流众多,这其中就包括流域面积最大的嘉陵江,而嘉陵江同样也拥有众多支流。这次长江5号洪水和嘉陵江2号洪水的到来,其实是包括众多超警超保支流一起汇聚而来,最终在朝天门两江汇流。

  比如在重庆,嘉陵江右岸最大支流涪江发生超保洪水,就造成了潼南、铜梁、合川多地受灾。从数据上来看,截至昨日,重庆中小河流有64条165次超警,其中35条56次超保。

  在这一情况下,如果要形容这次洪水的规模,“身宽体胖”或许是最明了的表述。

  “我们尝试尽全力进行错峰,让两江的编号洪水尽可能错开。”宋刚勇介绍,为减轻长江、嘉陵江洪峰叠加带来的压力,市水利局采取了提前腾库、拦峰错峰等措施调度水利工程。

  在长江5号洪水形成之前,嘉陵江合川草街电站就接到调度指令,21孔闸门齐开全力泄洪,腾出库容进行拦蓄。银盘水电站从8月19日8时起,将出库流量按345立方米/秒下泄24小时,控制坝前水位不超过215米。

  此外,通过积极沟通协调水利部、长江委和四川省,联合调度三峡、溪洛渡、向家坝、亭子口等水库,对长江5号洪水进行拦蓄,减轻重庆的防洪压力。

  那么,如果没有对长江5号洪水的拦蓄,此次洪峰过境会呈现出怎样的后果?

  “通过对当前的水情进行研判,整个长江上游来水如果不拦蓄,流量或将达到87500立方米/秒。”宋刚勇说,目前长江中下游部分地区的水位仍然超警,如果长江流域不进行调度,可能会大范围超警。

  而通过长江上游的拦蓄,削减了13500立方米/秒的流量。在洪水水情如此严峻的情况下,水利部门仍在现有条件下削减了超过15%的流量,实属不易。

  努力实现大洪水变成小洪水,高洪峰矮化成低洪峰,争取少淹或者不淹城镇,不转移或少转移受灾群众,就是水利工程调度的意义。经过初步统计,此次洪水来临之前,全市共平安有序平稳地转移了约25万人。

  “如果没有水利工程调度,长江寸滩站水位可能达到194米以上,届时至少会增加10万人的转移量。”宋刚勇说。

  高水位仍将持续 三原因致退水慢

  涨水快,退水慢。两江同时迎来编号洪水后更是如此。

  嘉陵江磁器口段的高水位,就验证了这一说法。从8月17日14时起,磁器口水位超保证水位,截至8月20日20时,磁器口已经54个小时超过保证水位,并将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持续超保。

  为什么磁器口水位会如此之高?这次洪水过境主城区的退水速度会比较慢?长江委水文上游局水情预报室副主任张娜介绍,原因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两江在朝天门交汇后,长江的河道一直都处在比较宽的区域内。而当河水流向大约12公里外的铜锣峡时,河道出现收窄的情况,从而在峡口处出现壅水的情况。

  “这就如同两条各有双车道的路汇聚成一条双车道的路。”因为“车道拥堵”,长江、嘉陵江的洪水就要“排队”流出,从而延长了“等候时间”。

  其次,长江5号洪水的来临,恰逢嘉陵江2号洪水的到来,两江同时处于洪水期,来水互相顶托,这让磁器口和菜园坝水位一度高出了天然河道。

  最后,两江上游来水的加大,导致了退水缓慢的情况。“如果涨水需要两天,这次退水的时间至少会翻倍。”张娜说。

  为了尽可能让重庆主城区段的高水位下降速度加快,8月19日,重庆市水利局向水利部和长江水利委员会请示,在确保中下游安全的前提下,三峡大坝出库流量从46000立方米/秒加大至50000立方米/秒。

  一系列的措施,是对“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践行。在主城区内,一些低洼地带出现洪涝灾害,但没有重大险情发生,也没有出现叠加次生灾害,由于人员转移及时,此次过境洪水“零死亡”的记录依旧保持着。

  “尽可能让大险化小,就是我们这些水利工作人员在应对洪水来袭时要做的事。”宋刚勇说。

  洪峰通过重庆中心城区 部分站点已进入退水状态

  昨日,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从重庆市水利局获悉,长江2020年第5号洪水洪峰通过重庆中心城区。

  根据长江委水文上游局监测数据,长江寸滩站于8月20日8时15分出现洪峰水位191.62米,超保证水位8.12米。这也是长江寸滩站1939年建站以来,出现的最高水位。截至昨晚21时,水位退至190.47米,下降1.15米。

  长江菜园坝站8月20日7时出现洪峰水位193.30米,超保证水位8.3米。截至昨晚21时,水位退至192.04米,下降1.26米。

  嘉陵江磁器口站于8月20日2时出现洪峰水位194.29米,超保证水位8.65米。截至昨晚21时,水位退至192.76米,下降1.53米。(记者 王梓涵 实习生 霍颖)

【纠错】 责任编辑: 周楚卿
加载更多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克什克腾风光
克什克腾风光
吉林珲春:边境村发展特色乡村旅游
吉林珲春:边境村发展特色乡村旅游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394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