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记者手记:幸福大院话“烦恼”
2020-09-29 21:51:16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新华社乌鲁木齐9月29日电 题:记者手记:幸福大院话“烦恼”

  新华社记者胡虎虎

  74岁的赛力木·亚森住进新疆洛浦县恰尔巴格乡幸福大院后,体重增了至少6公斤。在这里,她第一次享受到他人帮忙洗脚。回忆起这些,赛力木又笑了起来,眼角的皱纹再次挤成一团。

  在幸福大院内,还有40多位来自附近的老人和赛力木一起生活。同龄人的陪伴、多样的文化活动,让她在精神上获得了极大满足。这些稳稳的幸福得益于新疆实施的民生项目——农村幸福大院。

  今年,新疆安排专项资金在南疆四地州22个县建设207个农村幸福大院,集中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和农村低保户对象中的空巢老人、特困老人、重残重病老人等提供托养服务。

  受派到洛浦县指导业务的民政干部杏花说,幸福大院让贫困地区老人有了颐养天年的好去处,在解除后顾之忧后,年轻人可以安心外出务工。

  不过,传统观念却束缚着老人们迈出家门的第一步。

  “有儿有女,还要去外面住,这是要被人笑话的。”同时,有些老人也难以割舍家中的亲人、地里的红枣核桃和棚圈内的牛羊。

  但现实是,“困守”家中,有些老人连吃饭都成问题,身心健康难以保障,更谈不上享受养老幸福。

  经过反复听取惠民政策讲解,为让外出务工的女儿放心,独居的赛力木老人,还是下定决心,住进幸福大院。可入秋后,一亩地里的15棵核桃树,又搅起了她心中的涟漪,她又在这里住不下去了。

  得知这个情况,幸福大院工作人员赶紧与老人所在村委会联系,用微信视频直播大家帮忙采收核桃的场景,并由老人亲自决定如何支配卖核桃所得,这才使得一场“风波”得以平息。

  杏花说:“养老无小事,老人生活中,即使再琐碎的事情,也是‘天大的事儿’。”

  有一位老人住进来时,还随身带了舍不得卖的20多只鸡。工作人员哭笑不得,只好在宿舍楼后搭建了一座简易鸡舍。每天,老人下楼时,都会去看看自己的“宝贝”,数一数,图个乐。

  在恰尔巴格乡幸福大院宿舍楼内,记者看到,凡是可能触碰到的尖角部位,都做了保护性包裹处理。所有独立卫生间内,都装有扶手。工作人员还手把手教老人使用电视遥控器、马桶、电热水器等设备。

  幸福大院的工作人员说,标准化的生活设施固然先进,却是“冰冷的”,所以,日常护理必须把细节做好、做专业。

  在恰尔巴格乡幸福大院,有两名厨师、4名护理人员为老人们服务。在赛力木老人看来,护理人员每天要帮她打理的事情太多。吃饭睡觉、清洁卫生、文化活动……几乎事无巨细,都要操心。

  “可她们都是‘孩子’,真担心做不来。”与赛力木一样有类似想法的老人不在少数。而在当地,养老护理工作被村民误解为“伺候人的活儿”。这也影响到了幸福大院里本就紧缺的护理人员。

  当地明确,优先从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中选聘人员,并进行集中养老护理职业培训,增强职业荣誉感;同时,通过各种形式宣讲,向社会传播新的养老理念。

  22岁的护理员阿玛尼莎·买买提是主动来应聘的。她边学边实践,经过努力,已熟悉幸福大院内的全部护理工作。阿玛尼莎的成长得到大家的认可。赛力木老人笑着说:“我自己的女儿,都不可能像她这样照顾我吃饭、睡觉。”

  新生的幸福“兜底工程”——幸福大院为农村养老开了个好头。为保障农村幸福大院规范有序运行,新疆还派出了数十名像杏花一样的民政干部,到各地进行驻院指导。杏花说,原定为期3个月的驻院指导时间可能会延长。

  说话间,日头渐高,阳光透过郁郁葱葱的林木,洒进洛浦县恰尔巴格乡幸福大院。阳光下,身着灰色运动套装的赛力木老人正和同伴们有说有笑,爽朗的笑声伴着鸟鸣,飘向远方。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笑冬
加载更多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稻田飘香收获忙
稻田飘香收获忙
新疆旅游业“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游升温加速
新疆旅游业“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游升温加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91126559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