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要人给人,要物给物,要血给血……”
2020-10-23 08:16:10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1950年,当战火烧到家门口时,刚刚获得和平生活的安东(现丹东)人民又一次遭到战争的威胁,没有惧怕,没有后退,只有勇敢面对!

  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馆长刘静媛介绍说:“为了全力支援前线,当时的中共安东市委提出,只要前线需要,‘要人给人,要物给物,要血给血,要什么给什么,要多少就给多少’。”

  站在了战争最前沿,安东人民以大无畏的勇气迅速投入到“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热潮中。从城市到乡村,妻送郎、父送子、兄弟携手参军处处可见,孤山镇张家村模范军属陈书山先后把两个儿子送往前线、岫岩县葛藤村农民胡宝林兄弟三人互不相让最终一起报名参军……截至1950年底,丹东全市有8646名青壮年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并涌现出栗学福、许长有等战斗英雄。

  “只要鸭绿江水没被炸干,我们的生产就不能停止”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过往部队、伤病员要在安东做各种准备、休整,之前的民工担架队也要在此停留,根据需要安东市于1950年11月专门成立了招待站。招待站成立不到两个月,就接待供应担架队员万余人,收容并及时与有关部队联络归队的志愿军战士、汽车修理工以及转送到部队医院的志愿军伤病员近千人。为了切实做好志愿军的后勤保障,一些企业工厂加班加点生产,安东机械厂承担为志愿军修理军械的任务,当时敌人飞机对安东疯狂轰炸,工厂设施也屡遭破坏,工人孙行昌、刘洪文提出了“只要鸭绿江水没被炸干,我们的生产就不能停”的口号。

  1951年4月初,安东热闹的商业街三马路被美军飞机连续轰炸,炸死炸伤居民数百人。

  安东人民没有被敌人的飞机大炮吓倒,反而更坚定了全市人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心。1951年4月25日,安东市委组织全市各界代表1500人参加追悼死难同胞控诉美帝侵略暴行大会,在全市掀起声讨美帝罪行的怒潮。1951年6月,中共安东市委动员群众响应全国抗美援朝总会的号召,在全市掀起制定爱国公约、捐献飞机大炮和优待烈军属热潮。

  当时被誉为“爱国老人”的宋传义居住在安东市镇安区临江街(现丹东市振安区鸭绿江街道临江村),为了响应政府号召,与老伴商量订立增产捐献30万元(旧币)计划,后又改为70万元(旧币);在他的带动下,周围200多户菜民定下捐献3000多万元(旧币)计划,并比原计划提前两个月交齐了捐献款。

  85岁的丹东市民宋群基至今还记得当时全市动员起来一切为了前线的场面。“当时的安东市委向全市人民发出捐献三架飞机的号召,飞机分别命名为‘安东市号’‘鸭绿江号’‘镇江山号’。号召发出后,群众积极参与,踊跃捐款,最后超额完成任务,统共捐献99.7亿元,可买6.6架飞机。”

  记者在抗美援朝纪念馆采访时了解到这样一组数字:“1950年至1953年期间,安东市参战民工220947人,其中随军赴朝参战民工2万余人次;出动战勤大车41814台,岫岩县5000多名民工冒着战火连续三天三夜为志愿军抢运弹药;3万名妇女参加拆洗、缝纫、护理等拥军队伍;青年和学生自愿组织输血队,仅元宝区青年便为志愿军献血达58万毫升……”

  刘静媛说:“这些数字,体现了这座城市的英雄气概,体现了这座城市人民的英雄本色。”

  拼命也要保护好这两条“血脉”

  提到抗美援朝,70年来,有两条“线”丹东人一直引以为傲:一条是运输线,一条是电线。

  1950年8月至1951年8月,敌机空袭鸭绿江上的桥梁5391架次,多时每天3架次以上。面对强敌,为解决前线部队作战物资保障难题,东北军区提出“建设铁路、公路、小路相结合,火车、汽车、手推车相结合,快装、快卸、快运相结合,抢运、抢修和防空相结合,纵贯道路和横贯道路相结合的打不垮、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

  当时,活跃在交通运输保障线上的不仅有志愿军的铁道兵、后勤兵,还有数十万的担架队、运输队、民工队。此外,担任各种运输和勤务工作的铁路员工、各单位抽调的汽车司机等各种专业人员达万人。

  “过了鸭绿江就是前线,无论火车司机还是铁道兵,都得随时做好战斗准备。”铁路抗美援朝博物馆馆长解本胜说,“例如志愿军烈士王景洲,原本工作只是登记车号,但在战场上磨炼成所在车站的‘排爆能手’。”

  1951年2月8日夜间,王景洲在抢修铁路线时发现一股铁路线上有两颗尚未爆炸的定时炸弹。为保证铁轨不受破坏,他在与另外七名战友将插入土地的炸弹挖出后,徒手将两颗炸弹抱离铁路线,可谓与死神擦肩而过。

  “仅过了一个月,王景洲在一次运输中为避免两节车厢相撞献出了生命,年仅22岁。”解本胜说,王景洲的故事,是抗美援朝时期万千铁路职工用生命守护钢铁运输线的缩影。

  钢铁运输线“打不烂炸不断”,两组电线也点亮着希望的火种。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志愿军的指挥部、后勤部、仓库、医院、兵工厂等都设在安东。1950年11月8日上午9时,鸭绿江大桥上通往丹东市唯一一条66千伏送电线路“新六线”被炸断——安东断电,势必对前方战事造成重大影响。

  “新六线”被炸断后,以苏发成为代表的安东电业局员工临危受命,在美军飞机低空扫射之下、在滚滚江水之上,夜以继日地抢修“新六线”、架设“义东线”,保障了丹东电力供应。

  “抢修位于朝鲜新义州一侧的2号电力塔是此次维修工作中难度最大、最重要的一项,只有接通电力塔上的电路,安东市电力才能恢复供应。”苏发成的儿子苏宝山说,父亲登塔不久,耳边的防空警报就响起,他不顾塔底工友的呼唤,大喊:“就差3米就接上了!我现在不能下去,我在上面继续干完,你们赶紧隐蔽!”

  冒着敌机的疯狂扫射,苏发成在两位工友的配合下,靠着腰绳的拉力,两脚死死蹬住铁塔,用肩膀扛起引线用力拖拽,终于将电缆线连到了2号塔上。

  电通了,可没过两小时塔上的电线又被炸毁。每当空袭警报解除,苏发成和工友们就冲出防空壕一次次维修,就这样坚持了七天七夜。

  “缝缝补补”终究抵不过“狂轰乱炸”,开辟一条新电路迫在眉睫——1950年11月15日,500多名民工、200多辆大马车、40多辆汽车,以及从辽宁各地临时抽调来的技术人员与安东电业局员工一起,准备架设新线路“义东线”。

  一天,苏发成正在电线杆上架线,一架敌机飞来,呼啸着的子弹从苏发成的身前身后飞过,落到地上、溅起泥土。“我父亲说他感觉脚底传来一阵抖动,敌机扫荡后他从杆子上下来时,才发现离他脚不远的地方,有一颗子弹把电线杆都打穿了。”苏宝山说。

  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义东线”施工完成时间比预计时间提前20小时,送电时间提前1小时10分钟。

  这里是所有志愿军战士的家

  “亲爱的宋大爷:离开您已经有两个多月了。您对我的关怀和亲切的照顾,使我感到祖国的温暖,我以有这样可爱的祖国而骄傲。”

  抗美援朝纪念馆副馆长张校瑛介绍说,这段话摘自志愿军战士张明庆1951年6月11日写于朝鲜战场的一封信。信的收件人,是时年65岁的宋传义老人。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美军频频轰炸丹东,很多人劝宋传义离开,他却坚持留下,只因他所居住的临江街是志愿军部队经常路过和宿营的地方。一次,宋传义发现队伍中有一位伤员,立刻迎上去扶到自己家,对老伴说“当年咱送儿子参军,他牺牲在解放战争战场,他是革命青年,志愿军也是革命青年,都是咱的儿子!”

  这位伤员就是张明庆,他在被宋传义夫妇照料两个多星期后奔赴朝鲜战场。两个月后,他给宋传义写了这封信——类似的信,宋传义先后收到300多封。不论前线战事如何紧张,战士们都忘不了跟“老父亲”聊聊近况;宋传义也经常给志愿军写信,介绍祖国建设和后方照顾军属等情况,鼓励战士在前方安心、勇敢杀敌。

  抗美援朝期间,凤城出了一位有名的拥军模范,被称为“志愿军妈妈”的于大娘。1950年11月,有部分伤员在凤城养伤,于大娘照顾了一位发高烧昏迷不醒的战士,经过细心的照料,战士恢复健康再次奔赴前线时激动地对老人说:“您比我亲生母亲还要亲!”战士还把自己的一件衣服送给于大娘留作纪念。

  在这座英雄城市,像宋传义、于大娘这样的拥军模范实在是太多了……

  87岁的丹东市民吕孝娥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我们家有两间小屋,把炕都留给了志愿军战士,我们兄弟姐妹7人在地上打地铺,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

  无数丹东人民将志愿军当自己的家人,无数志愿军战士将丹东看作自己的第二故乡——这段历史,也使丹东与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联系得更加紧密。

  70年前,当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踏上这片土地走向朝鲜战场,当“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口号环绕大街小巷,红色的烙印就深深镌刻在丹东的每一寸土地上。

  70年斗转星移,如今硝烟炮火不再,但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已深深融入这座边境城市和每一个丹东人民的血液之中。(记者牛纪伟、于力、高爽)

【纠错】 责任编辑: 王萌萌
加载更多
天山脚下稻花香
天山脚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6645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