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浙江黄岩,一个还江河自然之美的生态试验
2020-10-29 15:39:16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老家在新疆喀什的麦麦提,两年前来到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经商。他每天晚上都要带着小女儿到永宁江边散步。

  爱上这里的漫江碧透、鱼跃鸟飞,但麦麦提并不知道,他们每天散步的永宁公园,是台州生态防洪、建设人水和谐宜居城市的成果。而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俞孔坚参与设计、体现“与洪水为友”理念的这个公园,成为“绿色网红”。

  让青蛙可以自由上岸

  秋日的永宁公园,江畔依然绿草如茵。从亲水平台上象征黄岩模具产业的巨大雕塑出发,沿步道西行,放眼望去草坡绵延起伏,几位市民在岸边悠闲地垂钓,丝毫看不出此前台风“黑格比”肆虐过的痕迹。

  从2004年开园算起,永宁公园已运营16年。当年负责公园用地征迁工作的魏志宏,现在已是永宁公园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他指着公司一楼大厅的老照片对记者回忆说:“过去这里是新老城区接合部,遍布垃圾场、养猪场、养牛场,污水横流。”

  今天的永宁公园湿地,常有白鹭飞来捕食水里的鲤鱼,令魏志宏颇为头疼。他每年都要花一笔预算,重新投养一些鲤鱼。

  魏志宏介绍说,全长3公里的永宁公园分为东西两段,俞孔坚设计的是西段。“东段一期工程的河堤,是传统的混凝土‘三面光’,这是俞教授坚决反对的。”

  记者注意到,与东段相比,公园西段的江堤步道外侧,不是光秃秃的水泥面,沿台阶而下,是种满茅草、芦苇的河漫滩。魏志宏告诉记者,当初治理永宁江时,原本要裁弯取直的一段河流,最终得以完美保留;原本要水泥衬砌的公园堤岸,最终改以鹅卵石或泥土衬砌,青蛙也可以自由上岸。

  步道内侧是两公顷的内河生态湿地。这里除了芦苇、茅草,还有柳树、水杉。按规划,内河湿地平时是公园景观,防洪时就是一个蓄水池。与江堤外侧的自由空阔相比,这里多了几分宁静。

  魏志宏这20年的人生,与永宁公园密不可分。两年后即将退休的他,信心十足地对记者道:“你晚上来,公园里全是散步的市民。永宁公园好不好,我说了不算,你得问问他们!”

  不让钢筋水泥捆住江河

  永宁江发源于黄岩西部括苍山,自西向东全长约80公里,被黄岩人视为母亲河。

  已经退休的工程指挥部负责人郑钢回忆,2001年,黄岩区委、区政府把永宁江治理和城市建设相结合,启动了集水利建设和城市改造为一体的滨江世纪工程。在城区江段,建设生态示范园。

  2002年,一期东段完工后,在黄岩区交通局工作的郑钢被领导点将负责永宁公园二期建设,台州市要求二期工程品质要超过一期。

  此时,俞孔坚接受央视《东方之子》采访,郑钢头一次听到俞孔坚的新理念。“传统的做法是先规划好建设用地,剩下的边边角角才搞绿化。他的理论是先把生态的部分——水、绿地的空间留足,剩下的才搞开发。”郑钢回忆道。俞孔坚生态优先的治河理念让他眼前一亮。于是,他向市里推荐了俞孔坚。

  多年以后,俞孔坚回忆自己给台州市的建议:“把可能被洪水淹掉的地方做成公园、绿地和湿地,甚至可以做成稻田、荷塘。河漫滩下设计的浅滩深滩,鱼和青蛙可以在这里产卵,牛可以下去喝水,人可以在这里行走。”

  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位致力于推动“海绵城市”建设的学者指出:“植物有弹性,就像人的血管一样。然而现在许多大江大河都被钢筋水泥捆住了,这会毁掉水的生态系统,以及自然的自我调节功能。河床不断抬高,一旦失守,后果更严重。何况,生态治水能保护生物多样性,还有审美、休闲等多种价值。”

  记者在公园随机采访了20多位黄岩市民,他们的共识是:永宁公园不仅为人们提供了一个休憩散步的去处,还明显提升了城市生活品质。

  让洪水慢点走

  对待自然的水系统、自然的河道、自然的湿地系统,我们应只做最少的干预,尽可能回归它的自然状态,还江河自然之美。”

  俞孔坚的理念看上去不错,但设计方案落地却没那么简单。按行业惯例,光滑坚固的混凝土河堤才是可靠的保证。当时有人提出异议,黄岩已经是城市了,还搞河漫滩,跟农村有啥两样?

  最有力的质疑是,浙东多台风暴雨,“三面光”河堤,河道里光溜溜的,有利于快速行洪。

  俞孔坚却秉持“与洪水为友,与洪水共舞”,要让洪水慢点走,让自然系统把水留下来,让植物吸收到水里的营养,声称“既能起到防洪的作用,同时又是个可以参观、可以游憩的景观。”

  他甚至提出,“可以把淹掉的地方做成公园、绿地和湿地,甚至可以做成稻田、荷塘,为什么要花两个亿来做防洪堤呢?”

  非常规的方案,出了问题怎么办?“以前没有考虑什么景观设计,做水泥挡墙拦住洪水就可以了。俞教授的理念造成了非常大的冲击。一些老水工担心安全性。”黄岩区水利局局长牟建文说。

  质疑者指出,若由垂直的“三面光”设计改成生态斜坡,河道横断面变小,会影响过水量,很可能给防洪带来风险。

  据郑钢回忆,方案层层上报,最后省里的水利专家建议,如果要坚持俞孔坚的“生态治水”方案,不仅要将斜坡改为断面面积更大的阶梯,更得将江面拓宽。

  滨江的土地寸土寸金,拓宽河道,相应地就要减少滨江的土地使用面积。今天永宁公园对岸的江景房是黄岩房价高地。

  “往北岸拓宽了50米,3公里长,如果用来建江景房,得值多少钱!”回忆起这段往事,郑钢和魏志宏都佩服黄岩区党委政府的决心和魄力。

  俞孔坚的方案能否经得起洪水的考验?2004年一开园,考验就来了。

  当年8月12日,台风来袭,造成全市2个县城受淹,一度被洪水围困的村庄573个、受灾人口416.2万。

  当时全台州降雨量最大的地方,是位于永宁江上游的黄岩区上垟乡,“但江水自始至终没有淹过永宁公园的步道,内河湿地滞洪功能还没用上。”郑钢回忆道。

  用新理念应对洪涝灾害

  永宁公园的实践,证明“与洪水为友”的可行性,获得了专业人士和普通市民的双重口碑。牟建文透露,黄岩当地正在修缮环绕老城的官河古道,将把亲水性坚持到底。

  然而,关于俞孔坚治水理念的争议,却从未停息。

  在位于北大科技园的办公室,俞孔坚对记者说:“传统的中国是个农业国,今天很多人进了城。所以,我们能给水留出更多的空间。”

  他还说:“我反对无休止、无克制地滥修大坝。今天的中国,有能力在人与水的关系上,提供生态文明的样板。”

  每年汛期,俞孔坚“与洪水为友”的演讲视频都会被网友重新转发。俞孔坚的解释是,“这说明越来越多人认识到,解决洪涝灾害,需要引入新的理念。”

  10月8日,俞孔坚从北大校长郝平手中接过了2020年杰弗里·杰里科爵士奖的获奖证书。这个以英国著名景观设计师命名的奖项,由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IFLA)颁发,被认为是世界人居环境建设和风景园林领域的最高终身成就奖。

  颁奖典礼上,俞孔坚以“我的治愈地球之旅”为题,作了全英文主题演讲。他说道:“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更加促使我们反省人与自然的关系,思考实现人与自然全面和谐的途径。”(记者李坤晟)

【纠错】 责任编辑: 邱丽芳
加载更多
天山脚下稻花香
天山脚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673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