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Html
安倍挑战“国难”只是幌子
 
2017年12月28日 07:51:51 | 责任编辑: 刘梦姣 | 来源: 文汇报   

  每年12月12日,日本都会通过民众投票选出一个汉字来作为反映一年世相民情的缩影。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这次选择“挑”字作为自己的年度汉字,并称面对少子老龄化和朝鲜威胁的“国难”,“今年(2017年)是直面‘国难’而挑战众议院选举的一年。”但2017年安倍挑战的又是怎样的“国难”呢?

  所谓“国难”只是又一次的政治操作

  自2012年12月带领自民党从原民主党手中夺回政权并第二次担任首相以来,截至今年的12月26日,安倍第二次执政已满五年。五年来,以经济和外交安保作为执政的“两轮”,通过不断炒作政治、经济、外交等议题,安倍凭借坚挺的内阁支持率为后盾,构建起了首相官邸主导的“独大”体制,成功打造了号称手段强硬的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也未能实现的政治局面。

  在此期间,安倍无视在野党的反对意见,连续强行主导并通过了“特定秘密保护法”、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安全保障相关法”和“共谋罪”等一系列颇具争议的法案,成为了日本战后最有权力的首相。同时,在安倍的暗中授意下,自民党在今年3月还专门为安倍量身定做修订了党章,使其可以在党总裁的选举中实现三连任,进而有望将日本历史上任期最长首相的纪录收入囊中,可以说,到今年上半年为止,安倍的风光真是一时无两。

  然而,有句古话叫“水满则溢,月盈则亏”。在日本媒体今年3月相继爆出安倍夫妇卷入森友学园“低价购地门”和加计学园“亲友办学门”等一系列丑闻后,自认掌控局面的安倍面对国会和舆论的质疑,在国会质询中依然采取傲慢与无视民意的姿态,强硬否认自身干预的同时又无法自圆其说,最终随着上述丑闻的持续发酵引发了日本民意的强烈反弹。先是他领导的自民党在7月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大败,其后安倍政权的支持率在短短一个月内出现断崖式下跌,最低甚至降到了29%,其苦心打造的“安倍一强”神话面临崩溃的困境。

  面对执政危机并避免在9月底召开的临时国会上被在野党“二次过堂”,安倍在临时国会9月28日召开当日突然宣布解散众议院并举行大选,还将选举命名为“突破国难”的选举,谋求通过渲染危机气氛以呼吁选民支持自己“强力执政”。而安倍所谓的国难,一个是朝鲜核导威胁,另一个是少子老龄化及其所导致的严重社会问题。当时就有日本学者指出,“国难”作为专有词汇,特指国家已经到了危机存亡的时刻,如遇到外国侵略、特大自然灾害等,而安倍一方面不断炒作自己的执政成绩,描绘其治下的日本处处欣欣向荣,一方面又玩弄起“国难”概念,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无法认同。朝鲜持续进行核与导弹开发确实对包括日本在内的东亚地区和平构成威胁,但朝鲜拥核并未表明对日侵略意图,因此其对日威胁远未达到“国难”程度。至于少子老龄化问题,虽困扰日本已久,但实为世界范围内的普遍问题,让安倍突然上升到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着实有点草木皆兵。可见,安倍2017年挑战的“国难”只是其摆脱执政危机的幌子,是又一次的政治操作和赌博。

  “安倍一强”格局小心被动摇根基

  不过,10月日本众议院大选的结果表明安倍的政治赌博又大获成功。尽管在选后的舆论调查中,78.8%的日本民众依然表示无法接受安倍政权在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等问题上到目前为止的解释,但由于在野党的分裂和无法获得选民信任,安倍领导自民党再次获得了选举胜利。对此,日本东京一桥大学社会学部教授中北浩尔就表示,安倍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依然获得选举胜利,这再次凸显了当前日本选民维持现状的无可奈何,特别是在野党的沉沦导致选民缺乏选择,只能倾向于被动地认可执政党自民党进而认可安倍政权。

  而对于安倍今后的执政,有日本舆论于近日发文指出,客观地讲,安倍第二次执政改变了日本自小泉前首相长期执政后多年“一年一相”的政治动荡,维持了政治和社会的稳定。经济上,截至今年10月已连续59个月出现扩大,实现了战后第二长的增长,日经平均指数创出1992年1月泡沫期以来的新高,同时企业有效招聘倍率在日本各个地方都超过一倍,日本经济终于不断迈向复苏态势,这可以说是安倍政权得以长期维持高支持率的基础,并推动形成了“安倍一强”的局面。但与此同时也催生了安倍执政的傲慢与懈怠,2017年安倍政权在高开低走中虽最终有惊无险,也可谓敲响了警钟。日本各大媒体近期公布的舆论调查结果显示,目前安倍政权的支持率仅维持在四成左右,与不支持率大体持平,远未恢复到以前的支持率高位,这说明日本选民对安倍政权的审视目光依然严厉。

  然而,通过大选重新稳定了执政地位的安倍近期却又开始在修宪问题上做文章,其在19日的演讲中再次呼吁朝野政党“深化对 《宪法》 的讨论,大力探讨国家的形态和应有状态”。有分析人士就警告称,尽管安倍一直将修宪当作自己的政治夙愿,但目前的情况是朝野政党并未就是否修宪形成共识,日本国民对于匆忙的修宪讨论也大多持否定态度,因此安倍明年与其在修宪上耗费精力,不如继续专心在日本经济重建方面取得成绩,以重新赢得日本国民的信赖。如果安倍今后仍不断执着于修宪问题,并试图凭借自民党等修宪势力的席位优势强行在国会推动修宪程序,很可能导致对安倍政权的批判卷土重来,并再次招致国民舆论的强烈反感,从而动摇执政根基,届时安倍若再想通过营造“国难”来做政治赌博可能就不灵了。(丛云峰)

 
0100200306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7771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