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崖边报告》作者:城市化并非只有"消灭"农民这一种路径

2015年12月25日 16:51:29 来源: 新华网

  2015年,一本反映乡村生活的非虚构作品《崖边报告》,以其真实有力的笔触引起广泛关注,将农村问题再次带进公众的视野。在城市化浪潮之下,中国乡土到底发生了什么?奢婚、打工潮、空巢老人、乡村留守者……乡土生态以及秩序在悄然发生着裂变。到底何处才能还乡,乡愁如何安放,乡土终归走向哪里?青年阎海军试图通过文字和镜头,全景式呈现中国西部名为“崖边”的村庄变迁史,记录数十年来崖边人的命运史,打开乡愁之结,探讨和寻找还乡之途。

   “我们今天讲乡土的裂变、故乡的沦陷,除了经济方面,最核心的是文化方面的变化。阎海军说。在他看来,所谓的城市化并非只有“消灭”农民这一种路径,城市化即是现代化,在农村也可以实现对现代化的追求。一方面要让进城打工的人能在城市落得住脚,另一方面也要在农村当地实现农民生活品质的提升。阎海军来,“守住乡土”并不反对城市化趋势,只是反对盲目或者急速地推动城市化,提倡城市和乡村建设两翼齐飞。

  

  对人:阎海军,一九八二年出生于甘肃通渭。媒体人,独立纪录片导演,青年学者。现供职于电视台。长期从事“三农”问题调查。

  乡村建设的根本应该是促进农村互助合作 

  问:目前很多学者做乡土研究你认为推动乡村实践解决实际问题层面能有什么帮助

  阎海军十年前我了解到温铁军老师在做乡建实验,包括早期的梁漱溟先生也做过乡建试验,乡村建设的根本应该是促进农村互助合作,更好地形成基层社会治理。我们今天讲乡土的裂变、故乡的沦陷,除了经济方面,最核心的是文化方面的变化。比如我们村里有一个叫“伙子里”的互助组织,它是一种村庄内生的松散的合作互助机制。它发挥的作用很大,所有人都会融入那个组织,谁家如果出现什么事,大家都会不计报酬地去帮忙。通过这些年的变迁,现在的人更多讲究市场化和经济效益,之前的合作互助机制有很大弱化。 

  我们住在城里,人和人是陌生的,而农村有熟人社会的特征。人活在世上,应该是讲人情味的,人情味可以做成很多事。但是像城里面送桶水、送个快递多少钱,都是很直接的。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乡村一直有人情味在里面。随着城镇化的冲击,这些东西在慢慢弱化,比如很多人盖房子也变成赤裸裸的讨价还价。很多教授和学者的乡建试验,要真正落地生根,需要很好地组织农民。  

  村庄确实需要很多方面的建设,但主要还是要靠村庄自身。现在国家提出“新乡贤”概念,也是鼓励出去的人回乡,让年轻一代的农民看到希望,要不然天天倡导城市化,人人都想往城里面跑。如果一味强调城市化,认为只有那么一种路径的话,那可能真的就没希望了。有相关统计,2030年中国人口将达到16亿,就算中国届时达到发达国家70%的城市化水平,中国还有5亿人留在农村,你怎么可能把所有农民都用迁到城市的办法城市化?  

  中西部贫困地区发展滞后的主因是环境制约  

  问:东部的农村环境和你笔下的环境有很大差异。在不同区域,农村的发展方式是不是也应该不一样? 

  阎海军:应该说情况是多元化的解决农问题也需要因制宜美国学者戴蒙德写过一本书《枪炮、病菌与钢铁》,以前有人说为什么欧洲人征服了美洲,好像欧洲人种就强大,他认为不是这样的,环境对生物进化作用是很大的,我觉得这种历史观很好。比如中西部贫困地区,人的文化素质有一定根基,包括特别注重劳动,八十多岁的人都想到要劳动,那么辛苦都发展不起来,地理环境制约是很大的。

  这国家扶贫力度很大,最近中央提出,到2020年,中国要实现7000万贫困人口的脱贫。这里要“解决5000万左右贫困人口脱贫,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2000多万人口全部纳入农村低保制度覆盖范围,实行社保政策兜底脱贫。”国家重视扶贫,这是一个新的契机,我们应该抱有希望。

  比如我们甘肃省20122月开始就在全省组织开展以单位联系贫困村、干部联系特困户为主要内容的联村联户、为民富民行动。集中解决农村吃水、行路、住房、看病、上学等方面的一大批老大难问题,应当有效改善了贫困地区的发展条件和贫困群众的生活条件。甘肃还拓宽视野争取帮扶力量,目前已经有来自福建、广东、江苏、浙江、山东、四川等省份的103家企事业单位与甘肃省56个片区县结成帮扶对子,不仅带来了资金、项目和先进技术,带来了新的发展理念、工作思路和致富经验。 

  不盲目或急速推动城市化 农村也应有现代化的追求

  问:关于农村土地政策,基本上两种声音,一种是赞成土地私有、自由买卖,另一种反对土地自由买卖。关于农村土地所有制你怎么看? 

  阎海军:我觉得现在的关键不是农村土地私有化的问题,比如我们那儿白送土地都没人去,核心是一个“守住乡土”观念。面对城市化的趋势,我们要顺应它的自然规律,不要盲目或者急速地去推动。一方面让进入城市的人留得住,有医疗,有社保,真正成为市民。打工的时候在城市里窝棚住着,那也算城市化?

  守住乡土不是反对城市化,而是把乡村建设更重视一些,让城市和乡村建设两翼齐飞。过去我们重视建设城市要大过农村,但是近些年农村建设力度确实也很大,我去过一些地方,包括常住人口很少的,国家也掏钱给铺硬化路,我们国家农村量大面宽,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问:就你个人而言,你更喜欢城市还是乡村?以后是选择城市还是乡村?

  阎海军:我肯定还是会留在城里,好不容易从农村走出来。城市化是一个总的进程,谁也阻不了,全世界就是这么发展过来的。生在城市里面有很大优势,所以更多人喜欢生活在城市。但是像我们甘肃个别乡村,种苹果收入一年几十万,人家的房子修得跟小城市一样,开着小车,比城里住得舒坦,你让他进城他都不愿意。也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回村,应该是有序的一种城市化,进城要能立得住脚,那才叫真正的城市化。

  当然,现在的村庄在城市化外部冲击之下也在不断变化。我想,如果有一天,我跑不动、工作不动了,可能会选择回老家。现在路也修了,电也有了,水也有了,也挺好。就像我大伯,在城市生活一辈子,他晚年还要回去养老,最起码乡村没有雾霾

  我想城市化无非就是现代化,追求城市化就是追求现代化,为了生活品质的提升,农村也应当追求现代化。

【纠错】 [责任编辑: 张立红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481285677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