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高满堂:作品要上去,作家要下去

2016年12月29日 11:17:20 来源: 兰州晨报

编剧高满堂

该剧还用了不少国际演员

  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金牌编剧,高满堂至今编剧600余(部)集,涉及农村、年代、革命、励志、古装、伦理、家庭、历史等各种题材,不仅多次斩获国内外各类奖项,也成为各类影视剧收视、口碑的王牌保障。《家有九凤》、《闯关东》、《大河儿女》、《老农民》、《温州一家人》等这些经典之作都出自高满堂之手。

  此次高满堂再次执笔创作的战争大剧《最后一张签证》将于2017年1月1日登陆北京卫视,该剧讲述了二战时期中国驻奥地利外交官鲁怀山、签证官普济州无私帮助犹太人逃亡的历史故事。很多人说国剧创新乏力,但高满堂却每每满载而归。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强调了自己亲自采访、采撷一手资料的创作方式,“每写一部戏,我都要去一线进行深入采访。作品要上去,作家要下去。”

  PART 1

  创作:钟情重大历史事件,首次执笔二战题材

  不论是传递中国文化的《大河儿女》还是聚焦农村生活的《老农民》,抑或是展现山东人背井离乡的《闯关东》,细数高满堂以往的诸多经典作品,不难看出,他尤其喜欢重大历史题材,而《最后一张签证》同样也取材于重大历史事件。

  记者:从这些年您的作品来看,您对重大历史题材特别钟情?

  高满堂:对,我愿意抓重大题材,我的创作基本上会选择有重大影响的历史事件,比如《闯关东》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人口大迁移,《温州一家人》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通过做生意走向国际化,而《最后一张签证》则取材于70多年前的二战。

  记者:为什么会创作二战题材的作品?

  高满堂:这是一段真实的历史故事,1938年中国领事馆向4800个犹太人发放了签证,牵系着千万个家庭。欧洲很多文化学者和上年纪的人都了解这段历史,并评价我们中国人有情有义,但知道这段历史的中国人却很少,这让我感到特别遗憾,所以我要将这段尘封已久的历史故事还原出来,让大家知道中国人的伟大,也要让中国文化真正走向国际。

  记者:《最后一张签证》除了沉甸甸的历史厚重感,在剧情上好像也颇具传奇性?

  高满堂:有人会说传奇性就是狗血,比如外交官打入敌人内部窃取机密等桥段,实际上这都是娱乐化的表达。民国时期的外交官是有纪律的,绝不能胡来,每走一步都要很慎重,否则很有可能被驱逐,造成国际影响。所以我在创作的时候就必须拿捏好分寸,绝不能写得狗血,糟蹋了这个历史事件。

  PART 2

  拍摄:三次赴布拉格,深度了解创作背景

  艺术来源于生活,对于影视剧编剧创作来说,深度了解故事创作背景是极其重要的。“作品要上去,作家要下去”,这绝对算得上是高满堂能创作出诸多经典优秀作品的秘籍所在。

  记者:之前您编写的很多剧都会深入生活吗?

  高满堂:我每写一部戏,都要去一线进行深入采访,进行艺术上的沟通。作品要上去,作家要下去,包括我们编剧协会,我希望大家都下去深入一线,做一些采访。

  记者:据说为了《最后一张签证》,您远赴布拉格三次?

  高满堂:是的,这部戏的历史比较久远,为了更好地了解二战的历史,在创作期间我们先后三次远赴布拉格,亲自探访犹太人生活过的地方,比如集中营、大使馆、犹太人纪念馆、博物馆等,目的就是进行实地采访,了解当地生活。当我踏上那片土地,看到犹太人成千上万的公墓、十字架,看到远处黑白门的监狱、集中营以及当年焚烧用的大烟囱才能真正感受那份寂静,我觉得我的每根汗毛都能立起来,那种感觉特别恐怖,这是看资料所感受不到的。我就是到了那里才提炼出这部剧的一句话:我无限崇拜生命。

  PART 3

  合作:海外真实场景拍摄,与陈宝国四度合作默契再提升

  《最后一张签证》是中捷合作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影视作品,在投入上超过《碟中谍1》、《007皇家赌场》在捷克的投资,成为捷克电视剧史上投资最高的影视剧。 除了国际化的合作之外,该剧还邀请到老戏骨陈宝国出演鲁怀山一角,而这也是高满堂、陈宝国的第四次合作。

  记者:这部剧的投资据说是一个天文数字,也是捷克史上跟中国合作最大的一部影片?

  高满堂:在国内来说,我们不算是最大的投资,但在捷克来说是超过了《碟中谍1》,超过了《007皇家赌场》的投资,目前这个剧是捷克电视剧史上最大的投资,大概花费了将近3个亿克朗。

  记者:除了创作前期的实地考察、采访之外,《最后一张签证》还采用了全真实的场景拍摄?

  高满堂:我们这部戏99%的场景都是在国外拍摄,并且没有一个是搭建的场景,全都是真实的场景,我在设置场景的时候还是很有压力的,因为每写一个就要多花一笔钱,而且为了追求画面的质感,其中还有很多大场景的描写。捷克政府也是全力配合影片拍摄,除了封闭街道,还封闭火车站支持拍摄。这部片子完全是国际化的拍摄,其中包括一万多名来自波兰、奥地利、捷克、英国等地的群众演员,当地很多犹太组织自发免费参与拍摄,只为还原最真实的历史,而且我们制作团队的主创,除了编剧、导演、制片,其他各个部门都是国际化的合作。

  记者:该剧还邀请到老戏骨陈宝国出演领事馆的副总领事鲁怀山一角,而这也是你们俩继《钢铁年代》、《大河儿女》、《老农民》之后的第四次合作,为什么再次选择陈宝国出演?您觉得他身上有什么闪光点?

  高满堂:这个角色非他莫属,副总领事身上的气质和气魄只有他能驾驭得了。而且我们的合作比较顺手,第一,他敬业,特别敬业;第二,他对我的作品的尊重,别人想改,不行,他坚决看好作品的完整性,他认同我的作品,这是他对剧作的尊重;第三,他对作品的理解很到位;第四,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默契度再次提升。

  PART 4

  现象:收视造假就像足坛黑哨,高片酬的鲜肉剧不敢恭维

  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金牌编剧,对当下“小鲜肉满屏”、“收视为王”等现象进行了高屋建瓴的评价和批评。尤其是面对收视造假的发生,高满堂则使用了一个很贴切的比喻:“收视造假就像足坛黑哨。”

  记者:对于现在的小鲜肉动辄上千万的片酬,作为编剧您怎么看?您的剧会选择小鲜肉们吗?

  高满堂:一部剧投资1个亿,小鲜肉占5000万,更高的占7000万,剩下3000万包括导演、制作等各项费用,我想这部剧的拍片质量真是不敢恭维。在选角上面,我也纠结了很久。很多人都建议我使用小鲜肉级别的演员,但我可受不了女里女气的小鲜肉,我一定得选有实力的演员。

  记者:您认为改变这种现状的方式是什么?

  高满堂:除了靠行政命令,更重要的还需要市场调节,当观众、电视台对“小鲜肉”的热度降下来,片酬也就顺应恢复正常状态。

  记者:前段时间有媒体报道了关于收视造假的现象,对此您有何看法?

  高满堂:这潭水不干净,年年喊打,却年年没打着,就像当年中国足球的黑哨一样,如果能从足协主席到教练员再到裁判员都治理一下,我相信解决收视造假的问题,就不会遥远了。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4250911